《村长的后院》

第122章 不是病

“站在,今天潘教授在这间病房里亲自问诊,闲杂人等一律不准进入,快点走,否则我们就让安保请你走了!”

两个站在门口的年轻医生,将林飞和陈彪给挡住了病房门外。

虽然看似在阻拦劝解林飞和陈彪不准随意闯入,可说话的语气却显得有些嚣张,让林飞心里有些不舒服的同时,还有些好奇。

这凌霄玩的是什么套路?别说林飞了,潘浩博的意外出现,就连陈彪他自己都傻眼了?

陈彪心里都忍不住破口大骂了:尼玛,这什么鬼,计划中没有环节吧?

“什么狗屁教授,这么牛?连病人家属都不让进了?”

有些蒙圈的陈彪,也只能继续演戏下去。故意放大说话的声音,其实他心里更想给凌霄打个电话问下,这都是什么安排,连临江市第一人民医院的医生都成看门的保安了,而且还这么嚣张。连门都不让进。

妈的,不让进门,计划还怎么执行?

甚至还开口威胁他快点走,否则就叫安保人员‘请’他们走。

“小子,你说话注意点分寸。这里是医院可不是你家,你敢闹事,小心我们报警抓你。”

刚才说话的年轻医生,一听陈彪的话,顿时怒不可揭。

潘浩博是谁?那可是国医学院的专家教授,连本院的院长都不敢在他面前都不敢大声喘气,眼前这个都不知道从那个角落冒出的小子,竟敢大言不惭。

这……这简直是可忍孰不可忍啊!要不是那个年轻医生穿着一身白大褂,就凭陈彪刚才这句话,估计都会上去跟他拼命。

任谁见自己一直尊敬的偶像,医学界的泰山北斗被人说成狗屁专家,估计心里都想抽他丫几个大嘴巴子。

“你妈的让谁注意点呢?我爸躺在病房生死不明,你让我注意点分寸?还不让我进去,什么时候医院变得这么霸道了?”陈彪扯着嗓子大吼着。

陈彪和门口医生的争吵声,惊动了病房里的几个人。

尤其是赵嘉华,一听自己请来的潘教授被人侮辱,都恨不得挽起袖子出去跟他干一架,连忙转身想要出看看,究竟是谁,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既然是病人家属,那就让他们进来吧,自己的孩子身患重病,心急狂躁也是能理解的嘛!”

这时听到病房外动静的潘浩博,眉头一皱,随即摆了摆手。

赵毅华一听,连忙转身走到门口,冷冷看了陈彪和林飞一眼说道:“算你小子今天走远,潘教授不愿跟你这种小辈计较,否则有你好看,待会进去赶紧道个歉。还有,病房里请保持必要的安静,别影响了病人。”

赵嘉华在警告之后,才让门口的医生让开,让林飞和陈彪进来。

一进病房,正在病房的庄雅惠整个人都看傻了!

“林…林飞?真的是你?你怎么突然来医院了?”

“林飞?”

潘浩博跟着念叨,他从庄雅惠这位老友的孙女,那一脸惊讶的表情,以及林飞的名字,便断定眼前这位年轻人。就是庄国盛在他面前赞不绝口的林飞。

“你就是老庄口中的林飞?比我想象中的年轻,不过年轻人才是未来的希望嘛,多学多问,中国未来的医学界靠就靠你们这些年轻人来继承。”

潘浩博语气中带着傲气,以他的身体。遇见一般有傲气,表现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也实属正常,可惜他遇见的是林飞。

林飞淡淡一笑,不卑不亢的回答道:“我的确就是庄老口子的林飞,不过我对未来成为医学界的继承人没兴趣,今天来这,只是承诺了朋友,替他的亲人治病,仅此而已!”

“哦?”

潘浩博听了林飞的话顿时就觉得好笑,急性肾衰竭,而且病人随时都会出现休克,出现生命危机,除了换肾还有治疗办法?

潘浩博将目光转向陈彪,很认真的开口,“想必你就是这位病人的家属吧,你父亲的病我看了,唉,除了马上换肾,没有别的选择!你可不要听信别人的一己之言,害了你父亲的生命啊。”

陈彪直接给了潘浩博一白眼。心里想着,病床上那个老家伙只不是凌霄安排的‘托’,死不死管他屁事,再说了,他不被林飞‘医治’死,下面的计划又怎么进行?

“我不管你是什么专家教授,你们治不好我爸的病,那是你们没本事,别在这里碍事,拦着有本事的人。”

陈彪连忙推开挡在他前面的赵嘉华。将林飞给请到了病床边,客气的说道:“飞哥,别管他们瞎逼逼,你看你的病,谁要是有意见。我保证揍得他们亲妈都认不出来。”

被陈彪推开的赵佳华闻言,脸色微变,顿时波燃德。

“你是什么人?连我潘教授都束手无策的疾病,你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也能治好?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

赵嘉华冷言怒斥林飞。还抬手指了指躺在病床上的老人,扭头狠狠鄙视了陈彪一眼:“你知道你爸得了什么病吗?知道急性肾衰竭的病原吗?”

边上的几个医生听了,都觉得不禁有些好笑。

陈彪的话在他们眼中看来,简直就像是一个杀了一辈子猪的屠夫,突然跑过来跟他们说,他也懂医生。

都是一样不知道天高地厚,没有脑子的家伙!

“小伙子,有些病是急不来的,不过你放心,我们医院一定会竭力为你的父亲寻找肾源。”

一位年纪较大。经验丰富的医生看了林飞几眼,一点都不相信眼前这个年轻人,担心陈彪被林飞给骗了,一时不忍开口劝说。

一边的潘浩博连忙微笑着摆了摆手,道:“行了。老庄没少在我面前夸赞这位林飞,能被老庄夸赞的年轻人可不多,想必也是身怀绝技,就让他试试,有我在无妨。”

见潘浩博开口。周围的人也不再多言,而林飞更是将他们直接无视,右手搭着老人的脉搏上,许久,又翻开老人紧闭的眼皮。还有检查了其他部位。

林飞的眉头越来越紧皱起来,他心中非常好奇和疑惑,病床上这位老人得到根本不是病,而是一种苗疆蛊虫。

凌霄找了一个身中苗疆蛊虫的人自己治,究竟用意何在?仅仅为了嫁祸,没必要这么大费周章吧?

而且凌霄跟陈彪的电话中,根本就未提及苗疆蛊虫的事情,难不成这背后还另有隐情?

林飞在心中思考想着,而见他眉头紧锁的潘浩博,面露微笑的拍了拍林飞的肩膀:“行了,治不好也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我也年轻过,知道什么叫年少轻狂!年轻人嘛,多经历几次挫折就行。”

“他得不是病!”

林飞的话让潘浩博一愣,正想开口指责林飞胡说八道,却见林飞不经过他的同意,便擅自将一枚药丸塞进病人的口中。

并且在所有人反应过来前,将六根银针刺入病人身体六个不同的部位。

“混蛋,谁允许你乱给病人服药的?别告诉我你单凭几根银针就能治好他的病,笑话。我看庄国盛简直是老眼昏花才会选中……”

潘浩博话说一半,那病床上的病人忽然整个人震颤起来,顿时吸引住了所有人的目光,足足一分钟,老人突然张开。从嘴里喷出一滩黑血。

“行了,病人休息几天就没事情了,我先走了!”

见状的林飞,也懒得解释,转身就走。

“胡乱医治完,见病人出来意外情况,就打算逃了?给我站住!”

潘浩博大声呵斥,不过林飞依旧我行我素的走出了病房,将潘浩博气得脸都发青了,指着赵嘉华吼道:“你们还愣着干嘛,还不快跟我一起把人拦住?万一病人出了事,谁负责?”

说完,潘浩博第一个冲了出去,见状病房里的人都追了出去,担心林飞出事的庄雅惠一边跟了出去,一边给自己的爷爷打了电话。

谁也没有注意,就在所有人追着林飞出了病房后,一直伺机等待的赵四海,偷偷的溜进了病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