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120章 该死的敲门声

“哎呦!”

林飞也没想到都肯让自己抱着睡的林雅萱,竟然说动手就动手,这女人翻脸简直跟翻书一样,无奈的林飞没有反抗,仍由自己一屁股摔在了地上。

一声吃痛的惨叫,林飞故作眉头皱起,脸上的表情也很吃痛的样子,可怜兮兮的看着林雅萱,很委屈的说道:“雅萱,我只是开个玩笑缓解一下气氛而已,不用直接往死里下手吧。”

林飞从地上爬起来,趴在床上。一脸吃痛的揉着屁股,还龇牙咧嘴,让看见这一幕的林雅萱有点于心不忍。

“那个,刚才谁让你的手乱摸。”林雅萱红着脸说着。见林飞还一脸很痛的仰仗,忍不住问了句:“你真的很疼吗?对不起啦!”

林飞扭头幽怨的看了林雅萱一眼,把屁股一撅说着:“你要真觉得对不起我,就替你揉揉屁股吧。”

林雅萱愣了一下。看着林飞那撅起的屁股,强忍着在他屁股上再踹一脚的冲动,没好气的娇嗔道:“你想得美,滚一边去。”

“雅萱!屁股真的很疼,你不知道刚才你那一脚,我摔在地上有多疼!”林飞夸大其词的形容着,希望能得到林雅萱的同情。

虽然林雅萱不知道林飞这货是否真的屁股疼,但是她才不愿意去替林飞揉屁股,更何况有些怀疑林飞这货在耍诈,想趁机占自己的便宜。

所以,她直接白了林飞一眼,说:“自己不是在揉嘛,自己接着再揉一会就好了,不然你就一直疼着吧!”

“你太狠心了。”林飞露出一副苦瓜脸,发挥了自己精湛的演技。

林雅萱轻轻一哼道:“女人不狠,江山不稳!所以不对你狠一点,你以后都不会老实。”

林飞白了林雅萱一眼,嘀咕了句:“说的自己好像女王一样,再说了,我都睡了你两次,两次都没把你那个啥掉,像我这样老实的男人,世界上还有第二个吗?”

听到这里,林雅萱‘狠’温柔的一笑。对着林飞笑着说道:“林飞你知道我现在想干什么?”

“想干什么?”这句话林飞没经过大脑,脱口而出。

林雅萱随手抓起床上一个抱枕,回过头来,就狠狠地劈在林飞的头上,大声教训道:“我现在想狠狠的揍你一顿!你想对我干啥?我让你整天没事尽想着一些肮脏龌蹉的事情,看我不打死你这个臭流氓,大混蛋。”

林飞抱头鼠窜,在卧室里跑了起来。林雅萱攥着抱枕就猛追。

林飞没想到林雅萱此时这么彪悍,仿佛全身充满了力量,那战斗力高的都快爆表了。

跑着!跑着!

林飞和林雅萱都快忘了自己在哪了,甚至连躺在地上的夏颖梦几乎都给无视了。于是乎,追逐中,一心想用枕头狠狠揍林飞的林雅萱,一不小心被地毯上的夏颖梦绊了一下,身体顿时失去了平衡。

“哎呀!”

林雅萱向前扑去,眼看着脑袋就要磕到床沿,这时眼疾手快的林飞一把拉住了她,用力一拉,将即将摔倒的林雅萱给拉进了自己怀里。

被拉进怀里的林雅萱,一回身,顿时与林飞两个人四目相对,两个人的鼻尖也仅有一指之隔。

“你……没事吧!”

林飞说话的同时,发现林雅萱红着脸直勾勾的盯着他看,那诱人的红唇近在咫尺,人比花娇,媚如妖!

顿时。他一时失控,搂在林雅萱柳腰上的手一用力,将林雅萱直接搂着贴近胸膛,对着那红润的嘴唇突然贴了上去,吓得林雅萱瞪大了双眼。

“嗯嗯……”

365bet网址谁有林雅萱想说话,却因为被堵住了嘴,只能发出支支吾吾的声音,而这声音仿佛在挑逗林飞一样。让他不顾一切的吻了起来,吻得林雅萱有些喘不过气,紧接着她的身体也被林飞摁倒在了床上,随后并对她展开了疯狂的攻击。

面对林飞突如其来的攻击。林雅萱有些招架不住,她的阵地仿佛也在沦陷,眼看着林飞就要进行更猛烈的攻势。

这时!就在林飞准备动手脱下林雅萱身上的障碍物时,突然--

“咚咚咚!”

卧室的房门被敲响了。随后卧室门外响起了夏秀芸的声音:“颖梦!雅萱!你们两个不睡觉,大半夜在卧室里又喊又跑干什么啊?赶紧开门!”

一瞬间,林飞的所有攻势戛然而止,不仅如此,性致勃勃的他此刻的脸都快绿了。

他现在的感觉就好像那些玩英雄联盟的人,眼看着三路尽破,即将攻占对方高地的时候,偏偏突然断电了。

那感觉让林飞郁闷的心里。愤愤喊着--草泥马个逼!

突如其来的敲门声,还有夏秀芸的声音,也惊醒了逐渐沉醉其中,甚至有些开始享受林飞猛烈攻势的林雅萱。她赶紧推开了压在身上的林飞。

嘴里喘着沉重的粗气,她简直不敢相信林飞会在这时候强吻她,而且自己偏偏还有了感觉,要不是这夏秀芸的突然出现。估计再有一下就会被这个混蛋给得逞了。

“你个混蛋!”

林雅萱红透着脸,双手用力捶打着林飞,林飞刚想说话,卧室门外的催命声又响了起来。

“你们在干嘛。赶紧开门。”

林雅萱瞪着林飞,娇怒道:“你还不快走!”

无奈的林飞连忙将夏颖梦抱上床,迅速闪身出了阳台,林雅萱连忙整理了一下被林飞弄乱的睡衣,才去开了门。

门一开,一脸疑惑的夏秀芸便走了进来,发现卧室里并没有什么异样,自己的女儿也在床上呼呼大睡,便问道:“雅萱!你刚才在屋里干嘛呢?你脸怎么这红?”

林雅萱尴尬的笑了笑,编着瞎话说道:“那个芸姨,刚才我发现有只老鼠从阳台跑进来,我刚才在卧室打老鼠呢。”

她将林飞那个混蛋,给比喻成了老鼠。

“打老鼠?”

夏秀芸听了浑身一颤,女人的天性让她对鼠虫蛇之类的都比较害怕,疑惑的目光打量着林雅萱,感觉怎么看。眼前这位,也不像有打老鼠那种战斗力的人。

“打老鼠有必要喊叫?老鼠呢?”夏秀芸带着疑惑问道,她有点不相信林雅萱的话。

说了谎的林雅萱,到了这一步。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说谎话,“喊叫,那不是给自己壮胆嘛,老鼠已经被我给吓得又从阳台跑了。”

夏秀芸将信将疑,走到阳台看了一遍,也没发现有任何奇怪的地方,心想:难不成真是自己想多了?

一无所获的夏秀芸只能交代了几句,让林雅萱早点休息,将阳台门关好别让老鼠再逃进来的话,之后便离开了卧室。

咔嚓!

关上卧室门,反锁后,心里紧张到不行的林雅萱这次敢大口喘气,一转身,发现刚才从阳台逃走的林飞,突然出现在她的身后,被吓了一跳。

“你怎么还没走?”

林雅萱小声问着,见林飞靠的自己有点近,感觉浑身不自在,不知道为什么,她此刻有些害怕林飞会靠近自己,不由得将身体紧贴卧室门。

“这大晚上的你让我去哪?”林飞一脸无辜,还用手指了指身下,厚颜无耻的说道:“这火刚被你撩起来,不熄灭它,我憋着难受啊。”

“难受就自己撸去,你再敢乱来,我就用剪刀阉了你,这次绝不开玩笑。”林雅萱尴尬而又羞愤的威胁道。

“好吧!”

林飞从林雅萱的紧张看出她还没做好准备,刚才要是不被人打搅的话,或许捅破了那层纸,一切就能水到渠成了。

林雅萱坐在床沿,看着林飞从阳台再次消失的身影,她发现自己额脸颊火辣辣的滚烫,她不知道下次,再遇见这种事情,结局又会如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