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100章 看你还能赖多久

还有更起劲的?

夏颖梦愣了一下,她很清楚,一个人狂笑的时候,久了肚子就会疼,那种疼几乎没人能忍受得住。

当她看到林飞用银针使胡政狂笑不止时,心里便咯噔了一下,不好的预感席卷全身,她知道这次跟林飞的赌约,或许自己又要输了。

但她心里其实还对赌赢林飞还抱有一点希望,只不过这一点点的希望,随着林飞那句话淡然无存了。

她知道自己输了,不过更想知道。林飞究竟还有什么更厉害的招数。

“哈哈…你想…干…哎呦,我的肚子……疼死了……哈哈!”

笑了才不到一分钟,胡政就感觉自己的肚子越来越疼,本能的想双手去捂住肚子减少一点疼痛。可四肢却无法听从大脑的指挥。

“现在说还来得及,何必呢,反正你迟早都会说的,现在干嘛要忍受折磨?早点说早点解脱。”

林飞本来打算再给这胡政一个机会。可这货依然狂笑忍着疼痛,也不愿意吐露半个字,无奈的林飞只能卷起胡政的衣袖,露出了长得茂盛的腋毛。

嘿嘿!

林飞笑着伸手抓住胡政腋下那长长的腋毛。然后很用力的猛扯,疼得胡政整个身体都在微颤,一直狂笑不止的他,第一次发出了笑以外的声音。

“啊!呜呜……哈哈…痛…哈好痛……”

一大撮腋毛被猛然拔掉。疼得胡政直叫唤,本想喊疼的他,到了嘴边却变成了笑声,眼眶里都是眼泪,也不知道是疼的直掉眼泪,还是笑得。

“怎么样,感觉是不是很爽?让我们继续一路爽翻天吧,直到你考虑清楚回答我的问题。”

说完林飞继续不停的狂拔毛,扒光了胡政腋下的毛,又将他腿上的长毛都给扒了,别说当事人胡政了,就连一边的夏颖梦都快看不下去了。

虽说林飞没有使用暴力,可这样的审讯方式,比暴力让人更加不寒而栗,疼痛不能喊出来,也无法制止。却还要不停的笑。

让夏颖梦想想,都觉得林飞这个办法,有那么一点点的残忍。

三分钟后,这三分钟对于林飞和夏颖梦只是一瞬间,可对胡政而言,每一秒都是漫长而又痛苦的折磨。

啪啪啪!

看着笑到疼得不行的胡政能坚持三分钟,有点意外的林飞忍不住鼓了鼓掌,顺手拔掉胡政笑穴上的银针。

“说实话。我都有点佩服你了,如果你能在挺两分钟,我保证从今以后绝不追究你偷车的事情。”

终于不用再笑的胡政,感觉短短三分钟后,自己这辈子应该都不会再笑了,仿佛应对了那句话,笑口常开,笑死活该。

气还没喘两口的胡政。一听林飞这话,吓得整个人脸色都变了,连忙求饶:“大哥,我求求你。我真的没有偷你的车,别让我再笑了,会把我笑死的。”

胡政想逃,可惜四肢动弹不得。只能干瞪眼。

林飞没有理会他,而是将目光转移到了一脸不忍的夏颖梦身上,嘿嘿一笑道:“颖梦,这大腿和腋下的毛都扒光了,除了头发也就只剩那里了,你确定还要继续看?”

说完,林飞抬起右手顺着目光指向了胡政的裤裆,那儿可是有着非常茂盛丛林。在那‘拔草拔树’可不是一般的爽。

胡政见状,吓得脸都绿了,他没想到林飞会如此卑鄙无耻,夏颖梦的脸快黑了,嘴里叫骂了一句:“流氓!”

喊完夏颖梦就连忙转过身,接下去的东西对她而言太恶心了,不过她的那两个字倒是让林飞的脸尴尬了。

流氓?跟谁耍流氓呢?

林飞那个心塞啊,要是为了问出林雅萱那妞的车子。自己也不会出此下策啊。

“妈的,你小子有种,老子接下去两分钟,保证让你比刚才的三分钟,爽上一倍!”

林飞叫骂着就准备动手,那个脸绿的胡政连忙叫停:“停!我说,大哥这事我也是被逼的。”

林飞立马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冷笑着问道:“那车呢?”

365bet网址谁有“我不知道你说的是哪辆车。不过这几天警察封锁了江城各个道路,盘查的非常严格,偷盗来的很多车虽然被我们换了车牌,不过都是套牌仔细点就能查出来。他们把车藏在了东郊的废弃自来水厂里。”胡政一股脑把该说不该说的全交代了。

刚才那分钟对他而言简直跟噩梦一样,一听接下去的两分钟会爽上一倍,那酸爽他根本就不敢想。

可他的话林飞有些质疑,东郊那座废弃的自来水厂他去过一次,那里位置偏僻,而且没什么监控的确很合适藏匿盗窃来的车子。

那儿也是他跟林雨初次见面的地方,为了救下危在旦夕的妹妹林雨,他还为此杀了六个,不知为何潜入江城的岛国忍者。

林飞还在想着,夏颖梦就迫不及待的拿出手机准备给局里打电话,林飞看了眼连忙制止。

“颖梦,现在还不能完全确定车子是否藏在那里。这样吧,我们把这个胡政带上,一起去看看,万一车真在哪里,你再打电话也不迟啊。”

夏颖梦想了想觉得林飞的话挺有道理,万一胡政为了逃避林飞‘折磨’胡编乱造,自己通知局里出动警力,岂不是浪费人力物力?

她想着,对方也就一伙盗车贼而已,以自己和林飞的身手两个人联手起来,就算遇见了也能对付,再不济也能全身而退。

“那行。你带上胡政,我们现在就去东郊的废弃自来水厂。”夏颖梦点头同意。

这时的林飞突然咧嘴坏笑起来,对着夏颖梦说道:“颖梦,我们刚才可是打了赌,五分钟这伙开口,你就让我亲一下,现在是不是该兑现赌约了啊…嘿嘿!”

看着林飞一副急不可耐的搓着手,以及脸上那坏笑的样子。夏颖梦连忙挣扎辩解道:“刚才你也说了,车子还不知道是不是藏在东郊废弃的自来水厂,等找到车子再说。”

后悔跟林飞打赌的夏颖梦连忙逃走,心里竟然期盼着。被盗的车子千万别藏在东郊的废弃自来水厂,否则……

她可真要被林飞给亲了。

林飞看了看时间,如果车真藏着那里,来回的时间刚好赶得上party,连忙收回胡政身上的银针。

胡政心里当然不愿意去,不过奈何不了林飞的他,只能被强行带到了东郊的废弃自来水厂。

刚从车上下来,夏颖梦就把随身携带的枪拔了出来,林飞见状愣了一下,疑惑地问道:“你没事掏枪干什么?”

夏颖梦白了一眼,担心的说道:“最近江城不太平,谁敢肯定这伙盗车贼有没有枪,就算对方手中没有,而我拿着枪对他们也是一种威慑力。”

林飞顿时一阵无语,废弃的自来水厂这么大,威慑个毛啊,盗车贼看见你拿着枪,傻子都知道你是警察,早跑了,谁还会等着你去威慑?

“那行,你拿着枪慢慢威慑吧,胡政赶紧给我带路……等会,有点不对!”

话刚说了一半的林飞,忽然鼻子一动,一股淡淡的血腥味,从空气中慢慢飘荡进他的鼻子中,一下子触及到了他那敏感的神经。

这……这是人血?!

警觉起来的林飞眉头一下子紧皱起来,他距离厂房还有一定距离,能在这么远的距离问道血腥味,除了他的嗅觉敏感外,还有就是--

厂房里死的人,绝不是一个。

顿时林飞心中腾升一种不太好的预感,察觉到林飞脸色不对劲的夏颖梦好奇的问道:“不对?哪不对了?”

夏颖梦还特意左右四周都观察了一些,除了天色有点黑,没别的不对劲啊。

...

下一篇:第101章 撞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