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89章 喷了

当林飞一路骑着那辆电动三轮小毛驴回到花店时,刚卖出一束花的林雨,狠狠瞪了林飞一眼。%d7%cf%d3%c4%b8%f3

“让你送一束花都要两个小时,林飞,你这个工作态度也太不积极了,照这样下去,你卖出去的花还不够支付你工钱,难不成还想我赔钱养你?”

林雨气呼呼的指责道,要不是孙旭风有交代,将林飞留在花店。找机会好好观察,顺便试探下林飞,快气得不行的林雨,都恨不得分分钟撵走这货。

从花店去南湖,就算走路来回一个小时都够了,更何况还骑着车?

林飞一听,立马委屈的解释起来:“老板,这事它不能怪我啊,我送花的事情遇见了一群街头流氓,结果就去了趟派出所。”

“一群街头流氓?”林雨上下打量了几眼林飞。心里一惊,难不成队长想要调查的这个林飞,还真是一个高手?

心里有些吃惊的她,嘴上却说着:“遇见一群街头混混,你还能一点事都没有?谁信!”

“不信你可要打电话给南湖派出所,这事就是在哪处理的。”林飞说道。

“赶紧把店里的卫生打扫一下,我现在就去打电话问问。”说着,林雨便走到了一边,给孙旭飞电话,她可是奉命试探林飞一些情况,这么重要的情况。她当然要汇报给孙旭风。

柜台中,正在小心折纸花的辰月,目光闪烁,然后起身蹦跳到正在扫地的林飞身边,轻轻拍了一下林飞的后背。

“林飞哥。你刚才送花真遇见街头混混啦?看你没事的样子,一定是打赢了吧,能跟人家说说嘛?人家最崇拜像你这样厉害的人呢。”

辰月双手托着下巴,瞪大圆圆的双眼,眼神里闪烁这一丝崇拜的光芒,加上清纯漂亮的脸蛋,足以满足任何一个男人的虚荣心。

林飞把手里的扫把一放,差点口飞唾沫的说着:“小月月,不是哥跟你吹,当时十几个街头混混,都没有一个能进哥的身,我是左勾拳,有踢腿,一下一个都不带喘气的。”

“吹牛!”辰月小嘴一嘟,小嘴里朝林飞吐了几下粉红的小舌头,一脸人家不相信的表情。

“吹牛?”

林飞两眼一瞪,左手一拍胸前,“你说我吹牛?小月月哥说出来怕吓死你,想当年,哥是拳打江城停尸间。脚踢城西火葬场,凡是不喘气的都放倒,太平间上跺一脚,没有一个敢起来跟我叼!”

哈哈哈!

瞬间辰月捂着肚子就乐了,指着林飞哈哈笑着:“不喘气的那都是死人,要是真起来跟你叼,估计能把你吓尿了。”

“哼,哥只是告诉你,跟哥作对的敌人都死了,是你理解错误而已。”林飞似乎不满辰月当面揭穿自己。连哼了好几声,弯腰低头,捡起掉落在地上的一枝花。

这时,挂着胸前玉佩露了出来,正好被辰月给看见了,她瞪大好奇的眼睛,伸手就想去摸林飞胸前那露出的玉佩。

就在她的小手即将触碰在玉佩的一刹那,林飞瞬间起身带着疑惑的目光看向辰月,问道:“你想干什么?”

“人家只是想看看你胸前的玉佩嘛,看样子好值钱的样子。凶什么凶,哼!”辰月小嘴一撅,瞪大的双眼立马水雾泛起,似乎真的被林飞给欺负了一样,都快吓哭了。

“早说嘛。不就摸下玉嘛,来随便你摸!”

林飞抓住辰月的小手往自己胸前一放,任由她触摸自己胸前的玉佩同时,嘿嘿坏笑道:“小月月,哥的胸膛可是很结实的,你要不要摸摸看啊。”

辰月摸了摸林飞胸前的玉佩好一会,才松开,嗔了一眼林飞:“我呸,大流氓!”

这时,打完电话回来的林雨正巧听见了这话。顺便问了句:“辰月,说谁大流氓呢?”

“除了林飞哥还有谁,人家好奇想摸摸他胸前的玉佩,那就趁机调戏人家,叫人家摸他的胸,不是流氓是什么?”辰月小脸一红,跺了跺脚,“人家去趟洗手间!”

说完就跑。

而刚才还嘿嘿坏笑的林飞,那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了,目光冷冷的看着那看似清纯可爱的辰月背影,心里冷冷自言着:“步伐轻盈,脉络强劲,这不是一个普通女人该有的,纵然你掩饰的再好,终结还在跟一般人有着微妙的差距。

林飞对这个来路不明的辰月产生了怀疑,一个长得如此清纯可爱的女生,就算爱卖萌撒娇,但至少也会有女生的矜持。

刚才辰月忍不住想摸他胸前的玉佩时,让本来戒备心就挺重的林飞,瞬间产生了怀疑,他的直觉很准,当他故意抓住辰月的手,触碰胸前玉佩时。

虽然接触的时间很短暂,可医术高超,熟知人体经脉骨骼,还有气息的林飞,便察觉到了辰月筋脉的微妙不同处。

似乎有气在流窜,当被她刻意压制着,可惜还是瞒不过林飞这位活阎王的亲传弟子。

但是林飞先走还不清楚,这个辰月来这里。是为了接近自己的妹妹林雨,还是为了他而来,背后还有没有人?

这一切都必须查清楚,同时林飞也非常庆幸,刚才那三个电话没白打。只要等那三个兔崽子来江城,自己也就不用这么心烦了。

林飞本来不想说的,但是因为过于担心自己妹妹林雨的安危,见辰月走了,连忙轻声提醒了一句:“老板,我感觉这个辰月不像个好人,你可要防着她一点。”

林飞好心提醒,可谁知,林雨不但不领情,还怒瞪了林飞一眼。道:“我呸,我看你才不像个好人,上班第一天就跟街头混混打架,一来店里就调戏女员工,再过几天。我看你连我都敢调戏了。”

林飞的脸瞬间垮了,他第一次不知道该跟一个人去如何解释,只能无奈在心里叹息一声,看样子只能多注意点了。

“林飞,我警告你,以后给我注意点,否则就给我滚蛋。”

林雨大声给了林飞一些警告,这时还好有几位客人上门替林飞解困。

时间匆匆,本应该晚上在花店继续上班的林飞,奈何跟夏颖梦事先有约。而且还是夏颖梦亲自来接他,不去都不行。

他也只能跟林雨请假,提前下班去了夏颖梦家。

被迫得到命令的林雨,就算心里对林飞恨得直咬牙,也只能忍着。

到了夏颖梦的家,林飞刚走进客厅就闻见满屋子的香味,抬眼望去,一桌子的丰盛佳肴,尤其是桌中心那一口砂锅。

屋子里的香气就是从砂锅里飘出来的。

这时,夏秀芸亲自端着一盘菜从厨房出来。看见林飞来了便热情招待:“林飞啊,赶紧坐下来吃,尤其是砂锅里的汤,那可是芸姨特意为你熬得。”

说着,夏秀芸还亲自拿了碗替林飞盛了一大碗,用嘴吹了吹才放在林飞面前:“来你尝尝味道如何?”

林飞也不客气,因为知道要到夏颖梦家吃饭,他刚才在花店可什么都没有吃,饿坏了,连忙喝了一大口。这汤得味道还真不错。

“好喝,芸姨亲手熬得汤就是好喝!”林飞毫不吝啬的夸奖道。

“好喝你就多喝一点,厨房还有一盘菜,我去端出来。”说完,夏秀芸就转身走向了厨房。

而这时,闻着香味胃口大开的夏颖梦也忍不住了,自己给自己盛了一大碗汤喝了起来,心里还有些不满,这么好喝的汤,自己老妈竟然只给林飞这混蛋盛,都忘了自己这个亲生女儿了。

这时,从厨房端菜出来的夏秀芸看见正在大口喝汤的女儿,大叫一声:“颖梦,谁让你喝汤的,这汤可我特意给林飞熬得,你不能喝。”

“凭什么他能喝我就不能?不行,这汤我偏要喝。”非常不满的夏颖梦说着,端起碗把剩下的汤一口气全灌进嘴里。

结果夏秀芸来了句:“这是牛鞭鹿茸加上一些特殊调料熬得汤,壮阳用的,晚上我还指望靠这汤让林飞跟你多打几枪……”

这话一出口,正在喝汤的两个人,瞬间全喷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