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62章 死而复生?

听了林飞的话,手术室里的人都认为他也嚣张了点,简直是给脸不要脸,竟然敢让庄教授滚,这话就连院长也不敢说啊。

“不敢,我保证绝不会有第二次了。”

庄国盛笑着保证,那脸上的表情满是敬畏,还有一丝讨好的意思,他的反应让手术室里的人都目瞪口呆。

尤其是庄雅惠,她可是非常熟悉自己的爷爷究竟是一位什么样的人,平时只有他让人滚的份,这江城内,还有谁敢让他滚?

甚至都没几个敢给他脸色看。

庄国盛的反应落在了庄雅惠的眼里,这让她对林飞产生了巨大的好奇心,这林飞究竟做了什么,竟然让自己的爷爷,对他如此敬畏。

对林飞露出讨好敬畏的笑容,可不代表庄国盛会给别人脸色看,冷着脸对赵四海他们说道:“怎么,你们还想赖着不走?难不成要我亲自请你们出去?”

“不敢!不敢!”

赵四海连忙退出了手术室,同时离开的还有其他人,庄国盛的态度并没有让赵四海对林飞产生害怕,反而对林飞的怨恨又增添了几分。

“赵主任,我们还要不要报警?”刚才那个被赵四海称为老刘的中年医生,站在一边小心地问着。

他也不知道刚才赵四海对杨院长动了手脚,否则现在也不会如此淡定。

“报警?当然要报警了,要不是这个林飞胡乱用银针医治人,病患或许就不会不治身亡,人命关天的大事,必须要报警!”赵四海铁了心把林飞往死里整,谁让那个林飞当众扇他巴掌,落了他的面子。

不狠狠报复林飞一次,晚上赵四海估计都会难受的睡不着。

“可是庄教授他……”

这刘医生也不是傻子,连庄教授都要那么客气对待的人,他才没必要为了赵四海把人给得罪死,支支吾吾的犹豫样子,顿时让赵四海明白了。

“没用的东西,给我滚。”

赵四海顿时不满地大吼一声,那刘医生连忙脚下抹油走人,留下阴沉着脸的赵四海,连忙拿手机报了警。

而在手术室里。

拿着手术刀的林飞神情突然变得冰冷,眼中没有任何感情。

林飞拿着手术刀躲开伤口,在杨院长心脏部位轻轻一划,伤口划开后却没有一滴血渗出来,让边上打下手的庄国盛眼睛一亮,不可思议的看着林飞那超水准的刀法,被传说中的六针逆阴阳所折服。

庄雅惠走近,准备着时刻给林飞擦汗,看了林飞用手术刀割开一道口子,却不见有血流出,眼睛一下子惊得瞪圆了,要不是刚才庄国盛再三叮嘱她千万别出声。

就这一眼,差点没把她惊得大声呼叫。

一刀下去之后,林飞迅速建立剥离面露出心脏,看见这一幕的庄国盛立马屏住呼吸,他知道最关键的时刻到了。

六针逆阴阳,八针定生死!

逆阴还阳,以针还魂,死而复生!

看着林飞将一根银针刺入病人的心脏,要是一般人他早一巴掌扇过去了,心脏那可是人生命最重要的器官,损伤一点都不行。

用细长的银针刺入心脏,那可要死人的。

而林飞的银针刺入杨院长的心脏后,银针随着林飞的手势开始微微震颤起来,震颤的速度是越来越快,也越来越明显。

扑通!

杨院长静止的心脏猛地跳动了一下,又完全静止了。

看到这里庄国盛心里一震,他终于敢确认自己孙女口中的林飞,究竟是什么人,忍不住自嘲的笑了笑,可笑的自己还想收人家为弟子。

六针逆阴阳,八针定生死!这本事,自己做林飞的弟子,恐怕都没有资格。

五六分钟过去了,庄国盛迟迟不见林飞拿出第八根银针,忍不住轻声试探问道:“林前辈,这第八针你打算何时出手啊?”

八针定生死,这第八针才是最关键,也算最逆天的一针。

林飞眉头一皱,目光中顿时透出一股杀意,让多嘴的庄国盛瞬间面色苍白,随着林飞的目光挪开,那一眼,庄国盛仿佛自己在地狱里走了一遭。

仅一眼,他已经浑身被冷汗给湿透了。

“第七针,足以!”

随着林飞那自信的话声落下,杨院长静止的心脏开始微弱的跳动起来,心电仪也开始滴滴响了起来。

见状,富有经验的庄国盛急忙说道:“雅惠快!连接心脏复苏机。”

震惊的庄雅惠在庄国盛的急切声中反应过来,急忙把心脏复苏极连接上,这时的林飞连忙将银针拔出,几个呼吸的时间便完美地缝合了伤口。

不过这次的手术并没有因此而结束,重伤的杨院长,身上还有几处致命伤等于处理,都是能让众多外科专家医生小心翼翼的致命伤,可对林飞而言,都是举手就能解决的小伤而已。

二十分钟后,杨院长被林飞从鬼门关救了回来,已经完全脱离的生命危险,一场医学奇迹足以让整个医学界震惊,可惜见证这场奇迹的人只有一老一少。

而且林飞也不会允许他们把刚才的事情,传扬出去。

林飞将手术刀放好,取下了杨院长身上那最关重要的银针,冷冷看着庄国盛开口:“庄雅惠你先出去,我有点事要跟你爷爷聊聊,还有刚才的事情,出去不准透露半个字,否则别怪我不讲情面。”

此时的林飞,完全看不到他平时嘻嘻哈哈的样子,无论是脸上的表情还是整个人的气势,只有一个字可以形容,那就是冷!

如地狱寒风般刺骨冻魂般的冷!

庄雅惠被吓得小脸苍白如纸,眼前的林飞仿佛是地狱中的恶魔,让她由心的产生恐惧害怕,只能躲在庄国盛身后才勉强有了一丝的安全感。

“雅惠,你听话先出去,记住刚才的事绝不能说出去半个字,否则爷爷就不认你这个孙女,把你赶出家门……”

庄雅惠吓得连连点头,转身快步跑着逃离了手术室。

“你怎么知道我还有第八针?”林飞浑身透着杀气冷冷的说着,自从庄国盛说了第八针后,他便已经对庄国盛产生了杀心。

“六针逆阴阳,八针定生死!药可愈万病,气可掌乾坤!无常勾魂谁能躲,唯有世界活阎王!”

“活阎王?呵呵!”

林飞听了不屑的笑了笑,抬眼望着手术室的天花板,眼神中透露出一丝自嘲:“无常勾魂谁能躲,唯有世界活阎王?这话连狗屁都不如。”

庄国盛没敢插嘴说话,他知道,今天的鬼门关他是逃过了一截,否则林飞杀意不消,他绝无可能看见明天的太阳。

林飞低头看着庄国盛,说道:“老家伙说他年轻时遇见过一个死皮赖脸的混蛋,纠缠之下就随手教了他一些本事,那个死皮赖脸的人,该不会就是你吧?”

林飞这话,让都快进棺材的庄国盛不由得老脸一红,有些不好意思,又有点兴奋:“老师,他还记得我?他老人家现在人在哪?身体还好吗?”

“死了!”

“死了?老师怎么可能会死?他不可能死的!”听了林飞的话,庄国盛顿时失态了。

“生老病死,谁能不死?!老家伙都一百多岁了,死了也很正常,行了,节哀吧,既然你也算那老家伙的半个弟子,那就帮我个忙吧,别把我的身份说出去!”林飞说道。

庄国盛毕竟也是一把年纪,经过大风大浪的人,很快就从失态中恢复了正常,他有些不解:“为什么?”

庄国盛不明白,以林飞的医术,还有活阎王亲传弟子的身份,为何还要隐藏?只要他点头,国医学院那群老家伙,都会求着他去当院长。

权利!地位!名誉!金钱!这些人人梦寐以求的东西,到时候都会唾手而得,林飞为什么要拒绝?

这一点庄国盛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只好开口试探着询问林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