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五百一十一章来自大草原的求援电话

王勇自从过年之后那是真忙起来了,每天早上吃完早饭就跑到位于山口外的半山分局的属于他的那间办公室,一待就是一整天。▲顶▲点▲小▲说,ww●w.2↖3wx.c√om一大早的就过去,不到天完全黑下来绝不会回家。

每天过来上访反映情况的的乡亲们都要把分局这里围得是水泄不通,以至于惹得很多来半山分局办事的人都埋怨王勇这事瞎胡闹。

你一个村长,或者是公安,对了还可能是一个军人,可就是没有别的行政职务,你凭什么公开接受群众上访啊?

这里面尤以他大伯反应最激烈,也不知道是不是上面有人找他谈过话了,让他负责劝说一下王勇不要再这么干了。

事实上,给王勇大伯打这个电话的根本不是什么上面本地的领导,而是王勇的小叔亲自给王大海打来电话,很严肃地说起王勇现在干的这种事已经过越过底线了。

说起来王勇也是好心,但是毕竟你不是地方政府部门的领导,你这么干,那可是严重的越界了!更何况他身上还有军职,军人干政那可是大忌,那要是不招人忌恨才怪了!

“王勇啊!你如今好歹也是咱们国家的高级将领了,这种落人口舌的事情还是别干了!再说你有什么权力这么干啊?”

王大海坐在王勇的办公桌前,苦口婆心的劝道。

此时的他全然忘了一开始他对于王勇干的这事那是举双手支持,心里高兴的不得了。

当时想着这小子总算是知道干点正事了,也不亏我这几年来耳提面命的天天教导啊!用说相声的老郭的说法那就是我很欣慰啊!

可当听到那个在中央工作的兄弟打来电话很是严肃的批评自己没有及时劝阻王勇,让他开了一个极为不好的先例,现在从中央到地方,要不是几个大佬联合压制,恐怕早就有人过来问责了。

听着弟弟语气严厉地跟自己把其中的厉害关系一一说明之后,王大海心里那叫一个后悔啊!恨自己当时怎么就没想到这一点啊!

要知道军队不干政这几乎是华夏政治的一条铁律。自己怎么就这么笨啊!亏自己白活了这么大岁数了,还举双手支持王勇这小子越过这条红线。

“你说你一个军队干部过问地方政务,这是什么年代才有的事情啊?你胆子怎么这么大啊?不知道现在连企业都已经政企分开了吗”

看到自己唠叨了这么多,王勇连脑袋都没抬一下,王大海的火气那是腾腾腾的往上冒啊。心说你小子怎么就这么不让人省心呢!

“你看看当初邮电部牛不?还不是被拆成了邮政和电信了吗?铁道部牛不?不也改成铁路总公司了吗?”

听着大伯口气不对,知道老爷子是真的火了,王勇赶紧抬头笑呵呵地准备安慰大伯不用太过担心。

实际上王勇早在这事干了一天之后,就经自己的妹夫,王倩的对象郝文杰的提醒,知道了自己到底干了怎么样一件惊天大事。

不过。王勇知道了不仅没改正,还一如既往地这么干了这么多天,自然是有自己的依仗的。

这个依仗可不是他自身的实力保证让他不惧任何人,而是来自上面的一个电话。

中央在王勇这么干的第一时间就收到了举报,并且开会讨论了王勇这么干的意图和一堆应对措施。会议刚结束之后,就有一位领导给他打来了电话。

电话里说了什么,除了几个大领导和王勇之外,没有任何人知道。但是之后,王勇干的这事就得到了几个大领导的力挺。

他们的理由也很简单。像是王勇这种具有名人效应的人站出来干这事更加具有说服力,同时对与改变我们政府的形象,工作作风和干群关系都有极大的好处。更何况他们还给王勇按了一个特殊身份——人大代表。

有了这么一个身份,就让王勇这么干在法理上说得通了。人大代表倾听群众意见。帮忙基层群众解决实际困难,谁也说不能说这么干不对了!

就这么王勇和身处中枢的几个大领导竟然顶着天大的压力把这事干了愣是有一个星期,才有中央派来的信访部门的领导过来接受这个事。

不过,经过这一个星期的忙碌等信访部门派来的接待组接手这项工作的时候。接待量开始明显的下滑,一整天下来也没有三五个人过来。

王勇这忙习惯了,刚一闲下来。还很不适应,于是满村子的找事干。这人一会儿跑到村委会找大伯要事干。结果越帮越乱,被人家轰了出来之后,又跑到电视台去指导工作。

一开始,他刚过来那是和在村委会一样受到了全体工作人员的热烈欢迎。可是没过半天,就被人家“押解”着给礼送出境了。

这人看见高峰在审核节目表,就嚷嚷着这事他来干。高峰手里的事多着呢,巴不得有人过来帮自己分担一下呢。

于是这一个星期的节目单就都交到了王勇手里,让他做到自己的位子上好好审核,然后他自己出了办公室忙活其他事去了。

等到中午快吃饭的时候,他才想起这事,于是赶忙到办公室找王勇,看他干的怎么样了,连带着叫他出来一起吃饭。

可等到办公室一看,好吗,这家伙儿,王勇就坐在自己那张舒服的老板椅上歪着脑袋盯着电脑,眼睛都不带眨的看电影呢!

等看到那几张被王勇涂抹的面目全非的节目表单,高峰更是气的火冒三丈,嘴唇直突突,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整个节目单被王勇弄得除了放电视剧,就是放电影,唯一一个其它的节目就是少儿节目。高峰估计这还是因为雯雯的缘故,让王勇不敢把这个节目给删了,而是增加了动画片的播放时间。

“你丫的每天早起和晚上一连播两个小时的动画片,还真疼你闺女!你怎么不学人家央视也开一个少儿台啊?”

高峰当即就怒了,直接冲着王勇就开喷了。

“哎呀!你这小同志的意见提得好!这个可以有!就这么办!这事就交给你了,三天内给我做出一份计划。咱们争取一个星期内就实现它。”

“我实现你个脑袋啊!你给我起来!起来!”

高峰气的直哆嗦,怪不得今天书记过来的时候,听自己说王勇在这里帮自己审核节目单的时候,他二话不说扭头就跑了。

你这哪是过来帮忙啊?分明是过来添乱啊!有钱你也不能这么任性好不好?

被高峰“强大”的气势所摄,王勇乖乖地站了起来,把屁股底下舒服的老板椅让了出来,脸上带着讨好的笑容,伸手帮着高峰抹了几下椅子,似乎是怕椅子上面有灰尘弄脏了高峰的裤子一般。

高峰看着王勇,都快哭了!尼玛这还是自己认识的那个二哥吗?难道二哥这是受了什么刺激。精神错乱了?

高峰一边这么想,一边不时的看一眼王勇。越看越像,越想越觉得二哥不对劲,想着想着就想入迷了,连王勇悄悄地蹑手蹑脚的出了门也不知道。

等到办公室的门被人从外面狠狠地推开,发出的“咣——”的一声巨响把高峰惊醒过来之后,他才发现二哥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

“高峰啊,高台长!我这活是真没法干了!”

高峰在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发现了怒气冲冲地闯进来的台里唯一一个专业人才,毕业于京城电影学院导演系的非着名导演。

对于这个专业人才。从大伯到高峰再到王倩,那都是给予了高度的关注和保护,这可是台里的宝贝疙瘩,真正在某个省级电视台里干了还几年娱乐节目导演的“牛人”啊!

“哎呦。老谢啊!你看看你这是怎么了?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把你气成这样啊?你跟我说,除了书记和我二哥之外,我保证一定好好教训他一顿,给你出气!”

高峰拍着自己的胸脯说道。心里却在纳闷。台里的人谁不知道老谢那可是台里唯一的专业人士,台里所有的自制栏目可都是人家挑大梁担纲导演的角色,绝对是电视台里不可或缺的人物。

加上老谢这人是有真本事的。为人又不保守,对下面的人那是悉心教导,全台上上下下的威望那比自己这可副台长都一点不低,谁敢让他这么生气啊?

高峰一边这么想着,一边把老谢让到会客区的沙发上坐下,又亲自给他沏了一杯茶,同时脑袋里还在快速转动着,想着到底是谁有这么大本事,让老谢发这么大火.

一个个人脸出现在高峰脑海里,但是很快就都被排除掉,最后实在是想不出,正准备问问老谢的时候,一个人脸突然的出现在他脑海里。

接下来不用说了,高峰伙同台里的几个大小头头脑脑的,连饭都没让王勇吃,就“押解”着他出了电视台,还直截了当地告诉王勇以后没事别来电视台了,他们这里庙小,搁不下王勇这尊大神。

王勇也生气了,这都什么事啊?你说自己好心好意地去指导一下他们的拍摄工作,你不领情也就算了,怎么还冲自己发火啊!

不过话说人家那专业的摄像机确实牛逼大了,比自己拿手机拍的视频清楚多了!

就是那个什么导演太小气了,不就是在你拍摄的时候玩了玩摄像机吗?有什么大不了的?你不给我玩,老子自己去买一台,不!买两台,一台自己用,一台备用,我气死你们。

“哼!还有高峰那小子也是,有什么大不了的,我帮你忙活了大半天连个饭都不管,真是太不懂事了!”

“你小子嘀嘀咕咕的说什么呢?”

王勇正嘀咕着呢,身边突然传来一个声音下了他一跳。扭头一看,顿时就没好气地瞪了那人一眼。

“我说你属鬼的啊?怎么走路连一点声音也没有呢?”

“哎呦喂,这还怪上我啦?不对,你小子刚才想什么呢想的这么入迷啊?是不是刚才又看了膏药国的爱情动作片啦?”

“高大伟同志!你要是再敢污蔑我这个党和国家的重要领导,我,你,你后果自负!”

大伟对于王勇的威胁一点都没在乎,还不屑地撇撇嘴,一扭头不搭理这个气急败坏的家伙儿。这些天王勇的表现可是让他这个发小刮目相看,在他的印象里,王勇这么勤快的时候可是非常的罕见啊?事出反常必有其妖啊!

“哎,说说呗,你咋想的?怎么竟干些不着四六的事啊?”

要不说还是从小一块长大的发小了王勇呢,别人都只是觉得王勇很不正常,只有大伟这个从小和他一块玩大的小伙伴知道王勇肯定是又憋着什么坏主意呢。

“你这话怎么说的啊?也就是在我这儿了,要是跟别人……”

“别废话了,赶紧的跟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伟一脸的好奇,凑到王勇跟前,还是伸着脑袋往四下打量了一番,确信四周没人才给了王勇一个你懂得的眼神,等着王勇的答复。

王勇一看这架势,知道瞒不住这个比父母亲人都了解自己的家伙儿,正准备把自己的打算说出来的时候,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我先接个电话。”

说完,王勇也不管大伟那幽怨的眼神,装模作样的接起了电话。

“谁呀?”

“哦,是巴特尔大叔啊?什么?你找我求援来了?你也太客气了,咱们什么关系啊,你有事直说,是不是受欺负了?别怕,我这就带人杀过去,待俺赶上前去,杀他个干干净净!”

“什么?你说什么?”

“好,好,知道啦,我这边准备一下,尽快赶过去。”

看着王勇挂断地电话,大伟用问询的眼光看过来。

“是巴特尔大叔,说是自治区政府找他了,希望让他帮着政府劝说我一下,想让我答应他们帮忙治理草原草场退化严重的问题。”(未完待续。。)

ps:缅甸那么个小屁地方竟然也敢派飞机越境,还投弹炸死了我国边民了?这让本人实在是无语了。咱国家看来是把爪牙收起来太久了,是时候亮亮爪子了,干死丫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