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四百九十八章奇葩的酒驾

365bet网址谁有王勇顶风冒雪的开车拉着雯雯和付丽丽回到村里,立马路就变得好走多了,漫天的大雪也变成了穿成线的雨丝,洒落在大地上,顺着良好的排水沟排掉,路面上一丝积水也没有。`顶`点`-小说`www`23Wx`com

王勇开着车来到家门口,没急着下车,还拦住想要下车的雯雯,按了两下车喇叭。没一会儿,他媳妇儿媛媛手里撑着一把伞,另一只手还拿着一把伞,从大门里走出来。

“赶紧的,雯雯,丽丽,你们下来吧,快点!王勇,你再去趟市里,把我爸妈接过来,让他们今年过年来家里过。”

“行,我这就去一趟。”说完下意识地看了一下表,“哎呦都这个点了,我们在市里吃了饭再回来,中午吃饭你们不用等我们了,你们自己吃吧。”

媛媛挥挥手,表示自己知道了。

王勇看着雯雯和付丽丽下了车和自己媳妇儿一块打着伞进了家门,就一打方向盘,掉头往村外行去。这趟车是要去市里,这大雪漫天的,可是不好走。

不过王勇却一点不担心,常开车的人都知道下雪时这路还可以走,一旦路上结冰那才算是真正的危险。

更何况王勇这车可不一般,别的不说,这车里的高科技那就不是现在普通人可以想象的到的。什么磁悬浮,什么反重力系统,什么自动驾驶那都是小意思。

车子开到村外,王勇就启动了磁悬浮系统。车轮虽然没有收回去,但是仔细看,明显感觉到车轮与地面有了一层间隙。

这是由车载智能系统的自动控制的,不论地形变化成什么样,车轮总是与地面保持三四厘米的间隙。

车子的驾驶也是在输入目的地之后,王勇就把汽车的控制交给了智脑,他只不过是双手放在方向盘上装装样子罢了。

自动驾驶系统控制着车子以最安全的车速。跟着前车,不时的还会超过前车,快速的向着市里行去,与平时好天气相比,车速并不低。

仅仅过了一个多小时,王勇的车就停到了老丈人家的楼下。老丈人已经在楼下不知道等了多少时间了,打着伞从楼梯口过来接王勇。

看到王勇就穿了一个件厚外套,里面只穿了一件t血衫,忍不住地说了他几句:“你这孩子,怎么不多穿点啊?你看看这天。这雪下的,给你冻着了怎么办?不得打针吃药啊?”

“没事,车里暖和,也就这一点道,到家里,暖气烧的好,您在家里不也是就一身秋衣吗?在家里您还能穿着棉衣、羽绒服的啊?”

和老丈人王勇可是不认生,直接就反问过去。

“就你小子话多,赶紧的吧!赶紧去屋里暖和暖和。东西都收拾好了,等你暖和一会儿咱就走。”

“不用了,上楼把东西拿了咱先去吃饭,吃完午饭咱就走。明天就大年了。咱么一家子在一起过一个好年。”

“行,行,这都大中午的了,咱们吃完饭在走。我跟你妈早就定好了饭店了,一会儿咱们就去吃饭。”

到了楼上,跟丈母娘寒暄一会儿。三人提着行李就下了楼,上了车,也不耽搁径直在老丈人的指点下,往他们早就定好的饭店开过去。

饭店离着这里不远,开了没过十分钟,就到了这家名为蜀乡人家的饭店。这家饭店倒是不小,二层楼,装修也挺豪华。

走进大厅,大略一看,单单大厅的面积就有近两百多平米的面积。

老丈人如今家里也不缺钱,加上王勇时不时的还孝敬点。而且老俩口也想开了,花在吃喝玩乐上的钱可一点都不省。几年老俩口还去了一趟南疆,体验了一把亚热带的丛林冒险。

如今,市里只要是上点层次的领导都知道他是王勇的老丈人,逢年过节的,只要能拉上一点关系,都要带点东西来拜访一下。

所以附近这一片的人,特别是这些消息灵通的商人,哪个不认识他?

所以在市里商界,可是说只要是上点档次的人都知道或者是认识他,定个包房吃饭这种事,就是没有那也是想方设法的得给他腾出来啊!

这不,今天上午,他这电话一打,还没等他说啥呢,人家就先给他拜年,说了一大通的好说。等到他说出来意,人家忙不迭的答应一定把饭店里最好的包房给他留着。

这不,三人刚进店,这家饭店的大堂经理,一个打扮的很是妖异时尚的女人就嗲声嗲气地摇晃着那堪堪一握的小细腰,踩着高跟鞋迎过来了。

“田叔,刘姨,你们来啦!包房都给你们留好了,我这就带你们上去。我们老板今天特意打电话过来告诉我说是你们二位要过来请人吃饭,让我无论如何也要招待好你二位贵客。”

王勇丈母娘看着这个年纪最多也就二十五六的一脸风尘像的女人,扭过头,背着她不屑地撇撇嘴。

“行了,我们就三个人吃点便饭罢了,你忙你的吧,让个服务员带我们过去就行了。”

田宇凡倒是没有任何的不适,这么多年,这种人见多了,一点也不见怪。这年头,在社会上打拼,背井离乡的,谁也不容易不是?都是为了混碗饭吃罢了,各人有各人的活法!

只要是凭自己的本事吃饭,不偷不抢,不贪不占,不祸害别人,那就不应该受到别人的歧视。毕竟但凡有那么一点可能,谁也不可能愿意这么干不是?

还好,这个大堂经理还是很有眼色的,看到了王勇丈母娘的脸色不对,把三个人领到了包房,帮他们点了菜,还通知厨房这桌客人的菜一定要第一时间送上来之后,就自觉的离开了。

“王勇啊,你以后可要里这种女人远远的,一看就不是啥好人,狐狸精一个!”

王勇无言以对,他自己以前就是干的这种服务行业,对于这种行业的事情可以说是非常清楚的了。对于此类人,并没有什么歧视的想法。相反,倒是很是同情或者说亲切。

他当初就是因为受不了这种伺候人的工作的折磨,才下定决心离开了这个行业,宁愿回老家,受人白眼,被人看不起,也毫不在乎地一门心思的回来了。

能在这一行干下去,并且干出个模样来,那怎么也算是个精英啊!特别是和人打交道这种事情,一般行业的人还真没法和他们比。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这句老话道出了这种事情的真谛,只要你真能踏下心来,干哪行工作都照样可以出人头地,衣锦还乡。

别的不说,如今的网络社会,就是一个不起眼的小行业,那照样能干出大名堂来。像是网上新闻上报道的那些致富的例子多不可数,就是种地的农民,卖肉的屠户照样也能发家致富。享受人们的敬仰,尊敬。

“你丫的不给我面子是不是?”

“给你面子?你的面子值几毛啊?”

“就是,敢跟我大哥讲面子?你算个**毛啊?”

“别废话,赶紧把这活给我让出来。要不然,可别怪我们哥们翻脸不认人!”

“就你!喝瓶酒都他妈的跑三趟厕所,吐两回的主,你丫的要不是靠上了老陈。你算个屁啊!”

“就是,我们老板在市里混的的时候你小子还不知道在哪里玩泥巴呢?”

“高川啊,作为一个道上的老人。我的说一句。你小子最近是有点嚣张了啊!你得知道,你可不是半山村的王勇,你的本事差远了!”

“就是,右哥说得对,这小子就是‘独’!什么好事都得参一股,还得是大股东,也不怕哪天把自己给撑死了!”

“叫你一声老陈,那是老子看的起你,你还倚老卖老起来啊?右哥,你也看到了,不是兄弟不给你面子,是这事真的没得谈了!今天麻烦右哥了,回头我在孟老板那里订一桌,给您赔罪,今天兄弟就先撤了啊!”

这边,王勇刚吃上,隔壁包房就传来了一阵的喧哗,因为这包房的隔音效果实在是差的可以,就是王勇他们想要不听都不行。

呦呵?这是道上大哥在摆酒划道谈判吗?看那意思这事谈崩了啊?别待会儿再干起来了?那要是让自己想吃个安稳饭都吃不成了,可别怪我了。

王勇这么想,很显然低估了这家饭店的老板的背景,隔壁那边又传来的人喊声,让王勇放下担心,准备安稳的享用这次的美食。

“咱们走,右哥,这次兄弟对不住了!”

“高川,你小子要是干这么除了这个门,可别怪老子——”

“怎么着?谈不拢就跟老子耍狠啊!你个老东西也不大打听打听,我高川怕过谁?你想怎么的,老子都接着了!咱们走!”

接着,隔壁就传来开门声,让后就是一群人走出来,脚踩大理石地面发出的嘈杂的声响渐渐远去。

“右哥,你说说,高川这小子如今是不是太嚣张了?”

“那你有什么办法?谁让人家姐夫成了咱们这里的代市长啊?”

“嘿嘿,右哥,跟我你还装傻糊涂啊?他姐夫这个市长能不能把那个代字去了,还得看人家半山村的那位同意不同意?就高川如今这个嚣张的傻逼样,早晚也得出事。”

“我就知道你小子心眼多,你这是故意的给别人看你和高川闹翻了啊?我说呢,这一个一百万出头的工程你怎么这么不依不饶的呢?”

“嘿嘿,别告诉我你老哥哥没看出来?他张学敏看起来是省里有人,可是到了咱港城,那就是中央有人,那要是惹到了王勇这尊大神,那也屁事不顶!”

“不说了,反正以后他们出事了跟咱哥俩屁关系没有,咱还照样喝咱的酒,吃咱的肉,你管他那么多干吗?凭你和李副书记的关系,他就是这次转正了,那也不敢跟你真的赶紧杀绝。”

“这倒是,真的把我逼急了,他们也落不了好!”

“行了,不说了,喝酒,喝酒!”

“得了吧,喝啥呀,赶紧撤吧,明儿就过年了,咱哥俩的关系,用不着你跟我客气,走吧,该干啥干啥去。”

“嘿嘿,你老哥不会是想去你那个小妖精那里吧?”

“嘿嘿,没办法,明天得在家陪家里老太婆和孩子们,今天要是不在她那里交足公粮,那可就打翻了醋坛子了!”

“你那个小妖精说起来可是真让人羡慕呢?你老哥没少在她身上花钱吧?”

“小钱,都是小钱。”

“那行,今天就到这了,咱哥俩有的是时候聚,我就不打扰的好事了。”

接着隔壁就传来了一阵淫笑,听的王勇一阵皱眉。

“行了,不吃了,咱们也走吧!”

丈母娘气的呼呼直喘气,满脸不悦地放下筷子。他老丈人也是很不高兴,本来特意定了这里这家还算不错的饭店,想和女婿吃顿饭,可谁想到还遇到了这种倒胃口的事了。

三个人满脸不高兴的除了包房门,王勇到大厅结账的时候,那个长相妖艳的女人又热情的过来打招呼。

可惜这次,就连王勇也没给她好脸色。结帐的时候甚至没要他们打折,直接付了全款,然后三人上了车径直扬长而去。

这个时候,正是对于交通安全最重视的时候,特别是今天还下了大雪,路上各个路口都可以看到交警执勤的身影。

再要出市区的那个检查岗,王勇慢慢停下车,看着前面停车收监的三辆车,其中一辆车里他听里面一个的声音,立刻就想到了刚吃饭先走的那一拨人。

“我跟你说,后面那辆路虎,看到没?就拿辆军车后面那辆,他喝酒了,绝对是酒驾,你们赶紧去查他!扣他驾照,扣他车!”

“同志!请出示驾照!”

谁知道人家交警看都不看,径直管他的司机要驾照。王勇也听人说过交警执法,如果怀疑司机酒驾或者是醉驾,那么并不是一上来就让司机吐气做测试,而是先把驾照行车本拿到手。

这样,就算是司机闯关逃跑,或者是找人疏通,可惜,只要他们从手里的终端系统上一上报,那什么都晚了。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都跟你说了,他们是酒驾,你怎么这么死心眼啊?你知道老子是谁吗?敢要我的司机的驾照和行车本?你小子胆子不小啊?”

“同志,请出示驾照,行车本!”

王勇看不过去了,虽然他开的车是军车,地方交警没权力检查,也没人过来拦他的车,不过王勇还是决定管一管这个闲事。

后座上他丈母娘也是气坏了,嚷嚷着让王勇打电话找人治一治这帮无法无天的家伙儿。老丈人也是满脸的不高兴,听了丈母娘的话虽然没说话赞同,但是也没有反对。

王勇对这帮人本来就没啥好印象,直接一个电话打到港城市市委书记的保密电话上,低声说了几句。没过几分钟,那位交警的手机就响了。

电话还没接完,那位交警就扭头向着身后的几个黑枪实弹的公安特警和武警一挥手。六七个武警和公安特警一拥而上,黑洞洞的枪口直直指向车里的人。

看到这里,王勇重新挂档,车子缓缓地离开原地,慢慢绕过前面的车子,在另一个交警的指挥下径直通关,扬长而去。(未完待续。。)

ps:感谢老朋友qiansa的两次起点币打赏,谢谢您的支持!

今天帮家里打玉米,七千多近啊!累死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