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四百六十四章边防钢七连

王勇一个电话把正准备返航的直升机空中巡逻队给叫了过来。黑鹰直升机在街道上密密麻麻的行人注目下缓缓降落。

在王勇和特种兵小队的护卫下,两位老人一起上了直升机,王勇甚至连道别都没来得及和大伟,小崽儿他们说一声,就陪着两位老人乘坐飞机飞回了半山基地。

飞机降落在基地,所有在家的基地领导的都到了机场迎候,两位老人随后在大礼堂给基地官兵讲述了当年他们在战场上经历的种种让人无法想象的苦难和立下的不世功勋。

这两位老人分别是当时任副连长的何正昌,一排二班班长陈长虹。他们所属的部队是当时的边防十五团七连。

当年,在我军收复老山的战役前,他们所在连队奉命在八里山东山潜伏。当时那位老排长刚提了连里的副连长了,另一位老人也当上了班长。

按照师里的部署,他们所在的七连要在老山战役开始前就潜伏到八里山东山据敌人阵地前沿,离敌人最近的地方只有一百三十多米。

而攻打老山的战役打了三天三夜,他们就在敌人眼皮子底下潜伏了三天三夜。而按照事先部署,攻打这里则是在七天之后。

这么做就是为了达成攻击的突然性,减少部队的伤亡。只是,因为老山那边一开打,这边的敌人必然要加强戒备,那时再想潜伏到敌人前沿,无疑会困难很多。

所以,一个连,一百多号官兵不得不提前进入潜伏阵地,一待就要待上十天十夜。那时整整十天啊!更不用说还是中越边境那种亚热带雨林的湿热糟糕透顶的环境中。

当时没人相信他们真的能不惊动敌人安全的潜伏十天,即使是战士们自己也不相信。因为这是再战场,任何意外情况都有可能发生。

也许是一个敌人不经意地发现,或者突然间一发偏离目标的炮弹。将潜伏战士炸上天空,或者是有战士忍受不了那里湿热和无穷无尽的各种大大小小虫子的骚扰,发出了哪怕一丁点的呻吟。

因此上级告诉他们的命令是什么时候被发现就什么时候开打。

同时,上级不得不这么做还是考虑到,在我军攻打老山的时候,敌人可能会通过位于左翼的这个缺口渗透到我军后方包围我军。

七连潜伏在这里,第一任务就是要保证我攻打老山部队的侧翼安全。但是直到我军攻下老山,敌人也没有从这里派兵增援。

据战后分析,一是当时敌人兵力已经严重不足,所以没有多少兵力来执行这么一个增援任务。二是我军攻击迅速。敌人来不及反应,老山已经被我军攻克。

为了长期坚守阵地,七连的战士留下背包,雨衣等,尽可能多的携带弹药和干粮。他们马不停蹄地摸黑在山路上行军12个小时,终于在第二天上午五点到达目的地。

当然,第一天白天他们只能潜伏在离敌人阵地比较远的地方以防暴露。当天夜晚,他们就摸上与敌人占领的1019高地只隔着一道山梁的草丛里,离越南鬼子最近的地方只有130多米。

为了不被敌人发现。他们都是白天一动不动的潜伏,甚至怕睡着了翻身或者在梦中无意识的动作引起敌人注意,连睡觉都不允许。

在夜晚降临之后,他们就利用我军攻打老山枪声和炮声的掩护。小心翼翼的挖掘和修整工事。

为了不惊动近在咫尺的敌人,他们只能用工兵锹在地面一点点的刮,或者干脆用手抠。因为在敌人眼皮子底下潜伏,一切都要小心再小心!

经过几个晚上的连续不断的努力。七连的官兵愣是在越军眼皮子底下修整出了二十多个掩蔽部,三十多个单人掩体和猫耳洞。

正因为这些掩体的存在,他们才能够坚持这么长时间的潜伏。因为有了这些掩蔽部、单人掩体和猫耳洞之后。至少他们还可以在有限的空间里活动一下手脚什么的。

否则的话,要是在草丛里一动不动的趴上十天,只怕到时候连站都站不起来了,还打什么冲锋?还怎么和越南鬼子拼杀?

在工事没做好之前,他们只能靠携带的干粮充饥。这也是考虑到潜伏任务需要,在没有工事的时候,动作稍微大一点就有可能被敌人发现,当然更不能生火或者让后方的人送饭。

即使是工事修好后,饮食方面的补给也没能有太大的改善:两天,一顿冷饭,一壶水。

之所以是冷饭,那是因为离着敌人太近了,大家担心热饭的香味会飘散到越南鬼子的阵地上,引起他们的警觉。因为当时这些鬼子也很难吃到一顿热饭,所以对于饭香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敏感。

就这样,七连的官兵就在敌人眼皮子底下小心翼翼的潜伏了下来。

白天虽然不用构筑工事,但是因为敌人活动频繁和之前说过的理由,是不能睡觉的。

晚上睡觉那也是睡不踏实的,别的不说,就是那些无处不在的蚊虫叮咬就让你想好好睡一觉都不可能。

甚至睡觉最大的问题就是如果打呼噜了怎么办?如果说梦话了怎么办?睡梦中无意识的拍打叮咬自己的蚊虫怎么办?

所以,这样的环境下,潜伏没几天,七连的战士各个都不成人样了。被蚊虫叮咬的满头满脸的大包,还有被露水,雨水泡的烂裆也都是普遍现象。

这些还都不算什么,这里白天和夜晚温差很大,再加上下了好几场雨,这使得七连大部分官兵在潜伏过程中都有得病的经历。

作为七连七的副连长,老爷子在上阵地第二天就开始拉肚子,只是工事没构筑好的时候,只能拉在裤子里。

作为当时二班长的另一位老爷子更惨,他患上了支气管炎。可以想象,如果他咳嗽一声恐怕七连就不得不提前结束潜伏在没有做好攻击准备的情况下向敌人发起攻击了。

为了不让自己咳出声来,他就用帽子或者是毛巾捂着嘴,把脸埋在土里轻轻咳几声。每次都是憋得脸上青筋直跳。

至于发高烧什么的那更是常见病了,白天还好,如果是晴天还能晒晒太阳,一到晚上就冷的直发抖。尤其是下雨天里,那只能躲在猫耳洞或者掩体里打着哆嗦咬牙苦忍。

我们不知道当时的领导是在什么情况下下了这么一个命令,他们怎么就相信有人甚至是一个连队的人能在这种条件下坚持潜伏十天呢?

难道就没人考虑过这么做的风险太大吗?

但是,当时的领导们就是下达了命令并且制定了这个潜伏计划。也不知道是他们在瞎指挥,还是对于自己的部下的战斗意志有着坚定的信心。

事实上上级也考虑到了战士们恐怕坚持不了十天,所以在战士们潜伏到位之后,攻打八里山东山的准备工作就在积极进行。

只是这个准备工作并不顺利。一方面为了应对敌人对老山阵地的反扑,不得不把工作重心转移到老山这边,首要的就是在老山囤积足够的弹药。

然而在当时那种环境下,补给完全靠人力,上山一趟就要十几个小时,下山还要十几个小时,中间再休息几个小时,那么这一趟就需要两天时间。

直到七连战士们潜伏的第八天,他们整整在这里潜伏了七天七夜之后。情况突然出现了意外的变化。

365bet网址谁有这七天七夜连里,全连的战士没洗过一次脸,没换过一次衣服,没好好吃过一顿热饭。没有美美地睡过一个好觉,人人都变成了泥人,眼里全是血丝,身上到处都是蚊虫叮咬的疙瘩。以至于连战友之间竟然都认不出对方了。

当时好多人心里的想法就是什么时候才能赶紧对敌人发起进攻啊?打完了鬼子就一定要好好洗个澡,然后吃上一顿,别的不吃。就吃饺子,一定要肉馅的,然后好好睡上一觉,睡他个三天三夜。

不知道是不是有冥冥之中的神灵听到了战士们的心声,第八天的时候,1019阵地上的越军突然有了动静。

何正昌发现越军阵地上忽然冒出来十几个鬼子,正在忙着架起几门六零炮和八二炮(六十毫米迫击炮和八十二毫米迫击炮)。

他立刻就判断出这是敌人发现了我军的重要目标,否则不会冒着生命危险在这个时候使用迫击炮。

因为他们肯定知道只要他们一开炮,我军的炮弹马上就会打过来,将它们全部炸成碎片,死无全尸。

事后证明他的这个判断是正确的,敌人是发现了我军正在运输弹药的一队军车。

越军特工发现了这对运输军火的特工后,因为我军的严密封锁,没有找到机会下手,所以想出了用迫击炮在公路上制造一起连环爆炸,从而暂时中断公路运输,继而影响我军的后勤补给。

发现鬼子的动作的何正昌立刻就打开报话机报告了上级,之后战斗提前打响了。

越南鬼子的迫击炮刚架好,调整完射击诸元,我军的炮弹就呼啸着铺天盖地地落下来了。第一轮二十多发炮弹就覆盖了这个炮兵阵地。

敌人炮兵被顺利摧毁了,可是七连的麻烦就来了。要知道越军是在高地反斜面上架设炮兵阵地,这么快就被发现,那么不用说也自己附近有潜伏的我军炮兵观察员了。

于是,越军很快就派出了一支十来个人组成的搜索队来搜索我军的“炮兵观察员”。

当他们离七连潜伏的地方越来越近,眼看着都到了几米距离了的时候,七连长知道不打不行了。

“杀——”

一连串的枪声将惊呆了的越军搜索队全部打成了筛子。之后,后方的掩护炮火立刻就开始了对越军阵地的猛烈的轰炸,只来得及打了一轮之后炮火就开始延伸,战士们紧跟着炮弹的炸点就冲了上去。

七连的战士在敌人还没有从防炮洞或者坑道里出来的出来的时候,就冲上了阵地。

十几分钟之后,这场战斗就结束了。七连只付出五人伤亡的代价就拿下了这个这个对于我军意义重大的阵地,消灭几十个越南鬼子缴获了大批敌人储存在这里的军事物资。

战后,为了表彰七连官兵所立下的功勋,上级给七连记集体一等功一次。同时,中央军委也发布命令,授予边防十五团七连“边防钢七连”荣誉称号。(未完待续。。)

ps:这一章是房子看了远征大大的《越战的血》这本书的一个章节有感写下来的,因为扭了腰,几乎不能动弹的缘故,房子是用一指禅一个字一个字敲出来的,很不容易啊!

感谢书友qiansa的二百八十八起点币打赏,感谢天茂书友的月票打赏,谢谢啦!

腰疼,别的就不多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