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四百五十八章拼酒

那天晚上,哥几个一直喝到了晚上一点多,除了王勇都喝大了。钻桌子的钻桌子,睡地板的睡地板,还有奇葩的张伟因为酒量最浅,直接就被大壮联合胖子在开喝没多久就给弄得当场就直接喷了。

还好关键时刻,刘晓光同志立功了。眼看张伟这家伙儿要吐,伸出双手,搬住张伟的脑袋就是一扭。

那一下子,看的王勇都感觉牙疼得慌。这丫的好像是部队一招制敌的招数好不好?你这也都喝大了,万一劲使大一点,把丫挺的脖子颈椎给拧断了?

好吧,王勇一想到这里就满脑袋的冷汗。这尼玛到时候该怎么说啊?意外吗?这个可是自己那个苦命的妹妹的才刚结婚没几天的老公啊?

从那以后,王勇也不敢大意了,神念展开笼罩在这一群家伙的身上,以便他们出了什么情况自己可以第一时间解救。

随后王勇就为自己的先见之明感到佩服自己了。

这不,胖子这家伙儿虽然经常的**一下,那酒场饭桌的没少经历。可以说一年下来,只要是上班时间,几乎中午就没有不喝酒的。不时别人请他就是他请别人。

可惜这次他碰到了真正地东北大汉,酒篓子——大壮这个瘪独子。人家大壮那可是喝六七十度的原浆酒才感觉有酒味的超级酒鬼。

这回他们喝的偏偏是三十八度的老窖,那到了大壮嘴里就跟喝水似的。结果第一次见面的胖子觉得自己得要招待好这位王勇的大学同学,于是那是左一个又一个的开始敬酒。

大壮来了半山村这么长时间了,其它的还好,可是就一点,没人陪他好好喝一顿酒啊!即使是喝,那也喝不痛快不是?

这回好了,总算是碰到一个敞亮人。这家伙儿那一下就火力全开了。

一开始还端着那种小酒盅一杯一杯的喝,可喝了没几杯大壮就不过瘾了,看到放在茶几上的茶杯,伸手就抄过来满上了。

“我就用这个和你喝,你一杯我一杯!”

大壮很是好心地对胖子说,可惜胖子不了解情况啊?他认为大壮这是瞧不起人,尤其是瞧不起他。

他胖子怎么说也是有身份证的人,怎么说那也大小是个国企经理吧?而且这应该算是他的主场啊?怎么能在这种情况下服软认输?

于是胖子伸手操起那个最多两钱的小酒盅一口闷了,然后一言不发的起身去了厨房。

没过十秒钟,胖子手里端了一个大碗出来了。这北方的大碗可是不一般。就是普通的小碗那到了南方都得叫大碗了,何况这种真正地大碗。

这么说吧,一瓶半斤装的白酒,胖子开了一瓶新的,直接往碗里倒,最后还没满,再倒点也还能装个一两二两。

“怎么着?”

胖子倒完酒就斜着眼睛看了一眼大壮,很是挑衅的还来了一句。

不作死就不会死!王勇心里突然冒出这句名言,真理啊!

知道大壮酒量的张伟。还有王勇,看到胖子敢这么干,对于他这种作死的节奏,是真心的不忍心看了。纷纷扭过脑袋或者捂住自己的双眼。

不过胖子这种叫号的做法倒是很合大壮的胃口,那嘴咧的跟河马都有一拼了。没想到这关里还有这么爷们的人啊?没说的,必须得喝好啊!

大壮也不说话,看了胖子两眼。又看了那个大碗一眼。他以前在家和朋友喝酒还就是用这种大碗或者是扎啤杯喝白酒的。

不过这次人家这哥们儿这么给力,自己怎么着也不能丢了东北人的面子啊?这必须得要涨脸啊!

想到这里,他也站了起来。扭头就进了厨房。就站在厨房门口往里看了一下,就伸手拿了一个东西翻了回来。

看到大壮手里的那个“酒杯”,不说别人,就是胖子也是费力的咽了一口吐沫。

实在是大壮这瘪犊子太凶残了!丫挺的手里拿的当然不是胖子那种大碗,而是大盆,那种饭店里做水煮鱼水煮肉片的大瓷盆!

这东西是王勇让小崽儿从他们酒店里给自己拿的,一共五个,是王勇用来盛炖鱼的。这一个大盆那要是倒满了还不得到个四五瓶啊!

果然,大壮就在大家呆傻地状态下,一瓶接一瓶的开始倒酒。因为酒不够,倒了两瓶多之后还跑到酒窖里直接抱了两件十二瓶出来。

一瓶,两瓶,三瓶……

那架势看的其他人就直发晕啊!这是什么节奏?这是要疯了吗?别人疯没疯不知道,反正胖子觉得自己是要疯了!

眼看着大壮一直倒了六瓶才把那个大盆倒得差不多满了,这才满意地看着大盆笑了一下,然后又冲着胖子笑了一下。

这一笑可是把胖子给弄傻了!这尼玛是要作死吗?还好接下来大壮的一句话让他感觉好受一点。

“怎么的,两开还是三开?”

嗯,还好,不是直接一口干了!胖子心里这么一想,顿时觉得好像没什么可怕的了。这丫的是不是故意这么诈自己啊?你丫怎么不说一口干啊?

胖子心里还琢磨着自己是不是直接跟丫的叫号一口干啊?反正自己这才一瓶,丫挺的那可是六瓶!怎么说自己也不吃亏啊?

不过接下来大壮的表现直接让胖子深深地为自己刚才没来得及说话感到万分的庆幸,幸亏自己没来得及开口,要不然今天没准就得“因公殉职”在这里了!

“来,胖子,今天虽然咱哥俩第一次喝酒,但是你对我的胃口,不像他们几个。和他们喝酒没劲儿,一个两个的还没喝呢就说自己不能喝,太滑头了!”

胖子看着大壮举起那个让人眼晕的大盆,十分的无语。尼玛这谁敢不滑头啊?照你这个样子喝,要是不滑头点,那还不得喝的胃穿孔啊?

“半开怎么样?我先来,看着!”

说完,这家伙就端着大盆往嘴边一凑。咕咚咕咚的就只看见那喉结一动一动的,大概能有半分钟,这禽兽才放下大盆,然后一抹嘴角的酒渍。

“爽啊!”

然后看了一眼胖子,冲着他扬扬脑袋,那意思我喝了,该你啦!

胖子看着那个下去了多半盆酒,只剩下不多的大盆,身体都开始发抖了。不过为了自己的面子,他也豁出去了。

两手端着大碗。也不敢在挑衅的换一个更大的容器了,就直接端起了碗,一闭眼直接就往嘴里倒。

刚咽了两口就感觉先是嗓子那个辣啊,接着就是肚子感觉火烧火燎的,似乎肚子里被点了一把火一样。

这么一来,他不得不停了一下,换了一口气,同时瞄了一眼自己大碗的酒,心不甘情不愿地继续一闭眼。就跟喝中药一般直接往嘴里倒。

用了半分钟,这家伙儿总算是把这一碗给干掉了。不过这身子也抖的更加厉害了,甚至王勇都发现这小子已经开始打晃了。

该!我让你逞能!活该你!敢跟这直接能干掉三两七十度以上的粉渣酒的酒鬼拼酒,你这就是纯粹的作死啊!

王勇看着胖子摇摇晃晃地瞪着大眼睛牙看着大壮又开了一瓶酒把自己的大碗给满上了。脸红了一阵立马就变黑了!

这尼玛还没完没了啊?胖子心里发苦,却啥也说不出口。这男子汉大老爷们活得不就是个面子吗?这要是让他认输服软,那还不如直接杀了他呢。

只是他一抬头看到自己左边老李,小崽儿两人一人一小酒盅的还得喝上两三回。就真心觉得自己是真的作死啊?

这个时候他都恨不得狠狠给自己一巴掌,你说你没事惹这么一个酒篓子干啥?你惹也就罢了,你事先也先打听一下人家的情况啊?

该呀!你这就是活该呀!

相比胖子心里的别扭和自怨自艾。大壮是真心的高兴啊!这都多久了没喝这么痛快了?十天还是一个月?不容易啊!

“来来,吃块肉先,这小鸡炖蘑菇虽然是俺们那疙瘩的名菜,但是要说做的好吃,我还真没吃过比王勇做的好吃的!”

听到大壮夸赞自己的手艺,那王勇怎么也得懂点礼貌,向人家表示一下自己的意思啊。

于是王勇就端着自己的小酒盅向大壮示意了一下,他本来的意思是对大壮对自己的夸赞表示自己知道了,谢谢他的夸奖。

可没想到大壮这犊子是真不知道还是假装不知道,这犊子表现的以为是王勇想自己敬酒呢!那家伙直接毫不犹豫地端起自己面前那个大盆,二话不说就一仰脖子。

咕咚咕咚几口下去,盆子再放下来的时候,就应经是点滴不剩了。更让大家傻眼的事,这家伙直接七瓶就下去还跟没事人一样一边冲王勇示意一下.

然后看着王勇也喝光了那一小酒盅的酒,一边还从脚底下提溜出一瓶酒,打开就开倒。

这绝对是禽兽啊!人哪有这么喝酒的?一时间所有人心里都冒出了这个一个念头。特别是胖子,这回是真服了!

不服高人有罪啊?再不服自己恐怕真的去医院急救洗胃或者动刀做手术了。跟这么一个不是人的家伙拼酒那就是给自己找不自在啊?

难道这丫的喝道肚里就不烧得慌吗?难道他喝得不时白酒而是水吗?丫不怕喝的胃穿孔外加酒精中毒吗?

咣咣咣——

一瓶接着一瓶的又是六瓶把那个大盆又倒满了。不过大壮还是看出来了,胖子肯定是不能再这么喝了,所以他干脆开始转移火力。

只是他这目光看向谁那谁都不自在了,慌里慌张地不敢跟他对视。这尼玛要是敬你酒你好意思拿着那个最多两钱的小酒盅和人家端着大盆碰杯喝酒吗?

“哎呀!总算是缓过劲来了,不行了,我算是服了!这碗归你啦!我可不能再这么喝了。”

这个时候,胖子总算是从干了一大碗白酒的那种烧心烧肺烧肠子的状态中缓了过来。看到大壮又开始准备找人拼酒,赶紧开口服软。

这尼玛要是再晚点,再跟自己来这么一下,那自己还活不活啊?

“成,你再缓缓,多吃点肉垫垫。”大壮倒是没强逼着胖子继续喝,很是豪气地端过胖子面前的那个大碗放到自己的大盆边上。

老李,刘晓光,张伟,看向一个,一个赶紧扭脸。开玩笑,这种喝法哪是喝酒吗?这和自杀有什么区别啊?

只有到了大伟那里,这个脸皮厚的家伙一声不吭地端起自己那个小酒盅干巴其脆的就干了。

喝完了,这个没皮没脸的家伙还很得瑟的把酒杯倒扣着冲大家展示了一下,让大家看看他可是真干了!

对与这种不要脸的家伙,大壮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好了。不过在他目光看到王勇脸上带着坏笑冲自己点头的时候,立刻就行动起来了。

先是一点不怵的端着刚从胖子那里端过来的大碗一饮而尽,接着就开始那敬酒词一个接着一个的开始给大伟敬酒灌酒。

酒是粮食做呀,不喝是罪过。

不喝那就是罪过了,那得喝啊!“咣——”的一碰杯,干了!

酒是粮食精,越喝越年轻。

喝!干了!

那边缓过劲儿来的胖子也对大伟这种无耻之徒怀恨在心,感觉就是这家伙让他丢人了一般,也加入战团和大壮一起你一杯我一杯的跟大伟拼起酒来。

没几轮,大伟就光荣地吐了,然后身子一歪就要钻了桌子底,被刘晓光和老李一人抬腿,一人抬脑袋的给扔到沙发上呼呼地打起了呼噜。(未完待续。。)

ps:感谢qiansa的起点币打赏,谢谢您的厚爱和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