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四百二十六章付丽丽的身世

这个一身职业装的女孩,看起来虽然不是那种让人一看就感觉很漂亮的类型,但是很有气质,应该是读了不少书的缘故吧,就像那句诗说的一样,腹有诗书气自华。

经过张伟一番手忙脚乱的安慰,总算是让她止住了哭声。看到张伟瞪大了眼睛小心翼翼地看着自己的样子,这姑娘没来由地心里一动,然后俏脸上就泛起了一层红晕。

看着她脸上一红,然后就地下了头。张伟这个初哥更加不知道该干什么,记得直搓手,没一会儿,脑袋上就冒汗了。

“扑哧——”

一声轻笑声传来,张伟抬头一看,顿时惊呆了!

怪不得人家都说有形容美女的诗说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眼前这个女孩给他的感觉似乎就是这样。

她那带着一丝让人感到暖意的笑容,让张伟感觉到自己从来就没有这么放松过,一下心里的所有担忧,疑虑,所有的负面情绪全部一扫而光。

接下来,两个第一次见面的年轻人却让人大跌眼镜地正式进入了谈情说爱的阶段。两人的家庭背景,工作生活,亲戚朋友同事,那真是无所不谈。

如果王勇看到这个状态的张伟恐怕也得大吃一惊,这还是自己认识的那个整天闷着,跟谁都是什么话也没有的老同学吗?

通过这番谈话张伟知道了眼前的女孩叫付丽丽,今年刚刚二十四岁。在京城电视台做记者。只是他们家里如今只剩下了她一人,也就是说她是个孤儿。

她父亲是个警察,来自西南大山里,军官转业到了市局。在她十岁的时候因公牺牲了,留下他们孤儿寡母的在她父亲一帮同事的照料下平静地长大。

随着年龄的增大,她变得越来越文静,越来越漂亮,她的漂亮不是那种脸蛋好看的漂亮,而是一种文静的,很有气质的知性女人的那种。

都说红颜祸水。这话放在她身上那是一点也不假。

从高中的时候。班上几个仗着自己父辈势力胡作非为的纨绔就缠上了她。

因为在当地他们一群人的家族联合起来还是很有实力的,为此连累了不少为她出头的那些父亲生前的好友们。

这让心地善良的付丽丽很多时候被骚扰之后都是宁肯躲在被窝里偷偷哭泣,也不敢再告诉母亲还有那些关心她的叔叔伯伯们。

这种纠缠一直持续到了她上大学,也没有停止。甚至其中一个还利用关系也跟着她进入了传媒大学。还是同一个专业。都是播音与主持。

去年她母亲因为突发脑淤血去世后。正面临毕业找工作的她,在一个叔叔的介绍下,认识了京城电视台的副台长林雪。俩人只是聊了一会她的情况,她就顺利进入了京城电视台。

那位副台长还表示以后在台里有她照顾着,没人敢在欺负她。事后,她叔叔才告诉她,那位副台长的父亲曾经是她早就过世的父亲的领导。

因为一直纠缠她的那几个纨绔家里的势力也没有多大,而当时介绍她进入电视台的那位家里可是出过一位开国将军的,正宗的红三代。

虽然现在他们家里没什么人在台上,可也不是他们这些新冒出来的家族可以媲美的。

所以初到电视台工作的她倒是过了一段非常舒心,快乐的日子。只是那时候母亲的去世,还没有让她彻底从悲痛中缓过来,所以对于台里那些在她面前现殷勤的男人,她从来都没有一副冷冰冰的样子。

好日子在前些天突然结束了,他们中的一个家伙,家里亲戚不知道怎么的突然高升,成了京城市里的代理副市长,就只差一步报请人大批准了,可以说是板上钉钉了。

感觉自己背景强大了这帮纨绔立刻加紧了对这个一直不能让他们如愿以偿,一亲芳泽的高傲的女同学的关注,他们开始了更加频繁和过分的纠缠。

正好这两天,电视台的副台长带队去外地出差了,其他人也没人敢管这种闲事,谁叫人家背景强大呢?很多电视台的人甚至主动上前跟他们搭关系,帮着他们通报付丽丽的消息。

于是很快机会就来了,台里安排付丽丽来采访葡萄酒展销会的事。得到内奸通报之后,几个人很快就在一帮狐朋狗友的簇拥下把付丽丽堵在了主办方所在的酒店大厅里。

因为这群人的纠缠不休,也因为他们背后的家族在政商两界的背景深厚,从高中开始,从来都没有男生敢跟自己走的近一点,更不用说是说出张伟说的那番话了。

一下子,付丽丽这个早早就没了父亲,现在又没了母亲的女孩顿时感觉好像又有了主心骨,活着又有了盼头一般,情绪不由地就失控了!

知道了前因后果,看着眼前意中人一副眼泪巴巴,楚楚可怜的样子,刚刚重振雄风,发了一威的张伟同志顿时大怒着起身,要去找那几个混蛋的麻烦。

可等他从大厅一角的沙发上刚起身,立刻就发现了不对劲儿。

这个似乎,大概我刚进来的时候还不到中午吧?可是现在看太阳怎么都跑到西边那么远了呢?

想到这里眼睛掠过大厅的前台,那里应该是有钟表的。等他看到钟表上显示的时间之后,顿时焕然大悟。

都已经下午三点多快四点了,没想到两人这么一聊竟然时间过得这么快!刚想到这里,肚子里传来一阵声响,人家开始抗议了!

“哎呀!你看都这么晚了,走吧,咱们去找点吃的先垫点。饿坏了吧?都怪我忘了时间了!”

听着张伟在自己面前一个劲儿地埋怨自己忘了时间,让自己挨饿了。付丽丽仿佛又回到了童年时光。

每次妈妈上夜班回不来的时候。都是父亲给自己做饭吃。可是他的工作性质却让他总是回来的很晚,每次回来他也会埋怨自己,然后说一句饿坏了吧?

看着眼神开始飘忽的自己心目中的女神,张伟又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想要招呼她去吃饭,可又怕打扰她想事情,这心里那个纠结啊!

“张总,您好!有什么可以帮到您的吗?”

身后一阵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由远而近,然后一个很好听的女人的声音突然传来。

张伟看着被这个人的到来给惊醒的女神对着自己展颜一笑,那心里兴奋地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立刻转身和颜悦色地对着面前这个帮他解围的酒店大堂经理说道:

“餐厅还有人值班吗?给我们弄点吃的。”

“好的。没问题。我们餐厅是二十四小时都有人值班的,我带二位去我们餐厅吧!我们餐厅的大厨是师从官府菜大师杨大师的,谭家菜做的非常地道。”

这位经理语气里带着一股子骄傲,他们餐厅的大厨那在京城这个汇集了全世界各地美食的地方都是有着巨大的名气和声望的。虽然年轻。但是一身的本事去着实让人惊叹。

因为有着这位大厨坐镇。他们酒店的生意在这一片都是最好的,不少人专门过来就是为了能够尝一尝享誉海内外的谭家菜。

可惜,他遇到的是张伟!还是在半山村待了半年多的张伟!

“谭家菜?那不是老杨的拿手绝活吗?老杨到你们酒店了?不能啊?前几天我看到塔尔时候没听他说离开京城饭店了啊?”

付丽丽是听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可是这个大堂经理可是听明白了。

再一想到这位张总的身份,不用问也知道,人家肯定是认识谭家菜传承人杨忠师傅了。

那可是他们这里厨师长的师傅,这不是在鲁班面前班门弄斧吗?不过她也立刻意识到了,这可是和自己店的那个高傲的大厨打好关系的一个好机会啊!

想到这里,脸上没来由的一红,顿时就让原本姿色就不错的她更加的容光焕发,春情萌动。不用说,这位不是那位大厨的粉丝就是爱慕者。

领着张伟他们两人进了一间装饰非常豪华的包间,然后立刻就有服务员送来的净手的脸盆和毛巾,接着上了一壶好茶之后,大堂经理就带着服务员出去了。

一杯茶还没喝完,门外就传来的一阵脚步声。

一阵敲门声之后,在张伟“进来”的声音刚出口,门就被推开了。一个带着高高的白色厨师帽的很年轻的厨师当先走了进来,身后跟着那位眼睛里只剩下这位厨师的大堂经理。

“您好,请问您怎么称呼?”

“张伟。”

“您认识我师父?”

“我哪知道你师父是谁啊?”

“不是,这个,那个?”

这位大厨看来也不是个能说会道的主,被张伟这么以挑刺,顿时就急的结巴起来。

还好他身后的那位开口提他接了围,说话的时候还毫不顾忌地等了一眼这个调戏自己意中人的“大人物”。

“他师父就是谭家菜的传承人杨忠先生。”

张伟被这个目光犀利,很是护犊子的女人那道目光给弄得也很不好意。身边的付丽丽又伸手拽拽他的衣袖,似乎也不喜欢他这个样子。

女神的意思那是不能违背的,注定了要患“气管炎”的张伟立刻正经起来,不在开玩笑了。

“哦,那就没错了,我跟老杨吃过几次饭,每次都是他吃菜我吃肉,然后临走还得从我合理顺走两瓶好酒。”

屋子里两个女人听得目瞪口呆,不知道他说的这个人是不是真的是谭家菜的传承人杨大师。别是同名同姓的,或者是个骗子吧?

杨大师能跟他抢菜吃?而且还专门抢蔬菜?这可能吗?

这可能!

李立伟,也就是眼前的这个大厨,他一听完就知道肯定没错了。因为昨天他去看他师父的时候,听他说过这事,还跟自己特意显摆了一下他“顺”来的那两瓶陶土瓶子装的老茅台酒。

据说那是赖家酒坊民国的时候埋下去的,到现在都有上百年的历史了!据说全世界也只有三缸,他这个是赖茅酒重新开张的时候,特意挖出来一缸作为镇厂之宝灌装的一批。

陶制瓶子也是仿制的当时茅台获得国际博览会金奖那款酒的酒瓶。

老师宝贝的不得了,连碰都不让自己碰一下。

自己只不过偷偷摸了一下,被发现后,老师说自己别想打这两瓶酒的主意,然后就被毫不留情地赶出门去了。

确认了张伟的确认识师傅,他马上就掏出手机给老师打了过去。

当天那顿饭,吃的张伟事后很是感激老杨师徒俩把自己给灌醉了。

以至于后来老杨再到半山村去看望张叔的时候,每次张伟都是热情款待,从心底里感谢他这个大媒人。(未完待续。。)

ps:哎,啥也不说了,今天这章写的还是没感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