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四百二十章点拨张伟

其实对于张伟父亲的想法,王勇能够理解,很多农村人也能够理解。像老人家那种一辈子要强,由不得自己比别人家差的心思,还有不能让村里人自己说闲话的想法,很多人内心深处都是有共鸣的。

以前的时候,他家和村里人的差别还不是很大,但是至从国家加大对三农的投入和政策扶持力度之后,在农村也开始出现了贫富两极分化的趋势。

有本事,有关系或者胆子大敢干的人,一小部分变得穷困潦倒,举债度日。

但是这些人中的大部分却变得越来越富有,渐渐地就与普通村民们拉大了距离。

不少人都给自家的孩子在城里买了楼,虽然自己也许不愿意去过城里人的日子,但是他们却希望自己的儿女,乃至孙辈们能有一个不一样的起点。

而且现在的人们都很现实,金钱物质横行的年代,就像以前结婚要有三大件,三转一响之类的,现在你想要结婚娶媳妇儿,哪得要升级到有车有房。

车是小汽车,房必须是城里的楼房。没有这两样,你想要找个媳妇儿那是难上加难。

这年头像以前那种夹个小包就跟着你过日子的女人几乎已经绝迹了。现在流行的是宁肯坐在宝马车里哭,也不远坐在自行车上笑!

如今,虽然现在年轻人也有裸婚这一说,可是他们的结局却大都不是太好!

真正的两个人能够忍受住来自亲朋好友,还有社会上的不断袭来的刁难,冷嘲热讽,加上生活中遇到的其它种种难题,还能始终如一的保持者结婚时的誓言的有几对?

以前张伟那真是要工作没工作,要钱没钱,要长相也就是勉强及格。这样的条件,不要说在城市。就是在农村想要找个对象那也是难上加难的。

更何况他总是长年在外,一年最多也就回一次家,工资还不多,哪里有姑娘愿意嫁给他,跟着他享受一起吃苦的快乐啊?

看着和大儿子同龄的人都一个个陆续结婚生子,和自己年龄差不多的人的大孙子都长大抱不动了,而自己儿子却还连媳妇没有着落,这让一个一辈要强的老人如何能忍受的了啊!

于是,两位老人又重新站出来开始安排原本已经长大成人,早就独立的儿子的工作生活。

无论是非要让他回老家找工作。还是托人托关系安排他进入酒厂学一门技术,都是想要努力的提高自家孩子的社会地位,让他在这个竞争越来越激烈的社会里能够有一个更好的生活。

只是,张伟那种无欲无求,随遇而安的性格,让他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努力,只要生活过得去,那就绝对不会奢求其它。

野心这种东西绝对不会出现在他的身上,如果遇到有赏识他的老板。能够知人善用,那种他这种人还能够安安稳稳的过完一辈子。

但是这得需要运气,这恰恰就是张伟所缺少的。

眼看着张伟的年龄越来越大,老两口已经急的不知道该怎么好了。

他们那个年代的人没有几个是受过多少教育的。对于这种情况也没人告诉他们该怎么和孩子沟通,该怎么更好的解决问题。

他们只会拼了老脸不要的一次次的去求人帮忙给儿子找一个好工作,然后又一次次的失望的唉声叹气。

张伟是个知恩图报孝顺的人,看到家里年纪越来越大的父母为了自己。还在田间地头不停地忙碌,还在一个汗珠子摔八瓣的干着一些现在农村人都不愿意干的辛苦农活,他也很是着急。

他也想过自己有一天出人头地了。可以在城里买一所大房子,甚至是买一所别墅,把造了一辈子罪的父母接过来一起享福。

可惜,残酷的现实一次次的把他从幻想中惊醒,他自己都记不得有多少次在深夜,从睡梦中惊醒过来,突然间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泪流满面。

曾经痛恨过自己的没本事,也幻想过自己有那么一天衣锦还乡,还下定决心要努力打拼过上人上人的生活,可是这一切都被无情的现实给打击的支离破碎。

如今,借着王勇的关系,他算是有了一个足以让大多数人羡慕的好工作了,房子,车子也都有了。

但是对于不知道该如何和女人相处的他来说,找一个能够跟他结婚生子过一辈子的女人就成了他现在最大的难题。

因为性格的关系,甚至于这么多年了,从来没有谈过恋爱的他一直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在哪里他可以尽情的享受自由的乐趣,可以干自己愿意做的任何事情。

但是一旦离开那里,他却发现似乎他还缺少很多关于生活所必须的技能需要掌握。

被生活逼着从自己的世界里走出来的他,发现性格懦弱的自己在现实中没有了任何的优势,处处碰壁,遭白眼,被瞧不起,让他原本就内向的性格让他变得更加的孤僻了。

就算是离着王勇这么近,从他进厂到现在,来王勇家里的次数都少的可怜,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而且每次过来都是因为有公事要商量。

在这种懦弱、自闭,还自卑的性格的主导下的恋爱,让他总是有一种低人一等的感觉,生怕人家会嫌弃自己。但是他骨子里的那股子要强和不屈又让他没有办法忍受这种事情。

所以,见一个黄一个,见了十来个,他也只能在梦里幻想一下与心仪的对象结婚生子过上快乐美好的生活,就像小时候看过的童话。

“童话里都是骗人的!清醒过来吧。”

看着泪流满面地张伟,王勇知道这个老同学是个不会轻易表露内心的人,能有如此表现,完全是被逼的走投无路了。

看着听到自己的话一副茫然无措地样子的张伟,王勇很是有些恨铁不成钢。

别的不说,就凭着他和自己的关系,这要是在相亲的时候多说一嘴,爆点料什么的。恐怕也会有无数的女孩子上杆子嫁过来。

他的问题只是他自己无法过的了自己那一关罢了。他是个有着爱情洁癖的人,他想要的是不掺杂任何其它东西的纯粹的爱情。

可惜,想法很好,但是现实中去很难遇到。这种几率几乎比得上彩票中大奖一般的难,因为这里面有太多的不确定性,太多的艰难险阻要他克服,去攻坚。

“别瞎想了!就你那智商啊!哎呦我的老天爷爷呀!”

王勇抱着脑袋仰躺在沙发里,一想起他的这个事他就跟着头疼。真是挺聪明的一个人怎么到这个事情上面就这么迟钝,这么钻牛角尖呢?

“从今天起,我那辆路虎就归你开了!”

张伟看着一脸认真地看着自己的王勇。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来了这么没头没脑的一句。

自己在厂里也是有配车的啊?虽然比不上那辆定制版的路虎,可那也是奥迪好不好?

“不明白吧?我跟你说,从今天起,你就跟着我一段时间,我还就不信了,我扳不过来你!”

“我厂里还有不少活呢,怎么能成天跟着你瞎逛游啊?”

“哎呦我的个老天爷爷啊!你怎么不一个雷劈死他算了!”王勇拍着额头,做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哎!你说啥胡话呢?我又没招你惹你?”

张伟很是不满地对着王勇怒目而视,嘴里开始有了反击。这话一说完就让王勇眼前一亮。这还不算无药可救啊!

“对了,就这样!你说说你干嘛总是一副受欺负的衰样啊?你比别人差啥了?干嘛不挺直腰杆做人?你不比别人低一等,甚至你比这个世界上的大多数人要高的多的多的多!”

王勇很有气势的一挥手,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可是。我这啥也没有,你让我怎么挺直腰杆,怎么高人一等啊?你以为我是你啊?我凭什么呀?”

张伟的嗓门开始高了起来,压抑在内心这么多年的苦闷。似乎已经到了要爆发的顶点了,也许下一刻就会如火山爆发一般喷涌而出。

“你凭什么?就凭你是我高中同学,而且还是唯一的一个在我手底下工作的高中同学!就凭这一点。你就应该骄傲,应该自豪,应该猖狂!对,就是猖狂!”

王勇嗓门也高了起来,就这还不算完,没等张伟开口,又借着嚷嚷道:“你小子自己说说,就凭这一点你能不能挺胸抬头的做人?”

“你是你,我是我好不好?”

“哎呦我的妈呀!你真是都不着地啊哦说你啥好了!”

被这小子这话气得差点岔气的王勇真是不知道该哭该笑了。

“你就是个棒槌!大棒槌!你他娘的就不会想想啊?有老子罩着你,就算是把天捅了个窟窿,老子大不了也能学女娲大神给它补上!你怕个屁啊!”

张伟愣了!呆愣愣地一动不动。他不是真傻,只是一时间没有想明白罢了。被王勇那话一点,马上就明白了。

是啊!就凭借着自己和王勇现在的关系,和他对自己的关心照顾,自己怕什么啊?什么二代啊,什么地痞流氓,什么大老板大土豪,全都不值一提!

可是自己究竟是怕什么呢?

“明白了吧?这话原本我不能说,除了这个院子我也不承认了,但是你可以干!出了啥事有我给你兜着呢,你怕个屁啊!”

张伟这个家伙就是因为从小失去亲生父亲,后爸和他亲妈又是一直忙着地里家里的活,根本就没想过这孩子因为丧失父亲所造成的心理阴影不及时疏导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

结果就是这小子越来越孤僻,越来越内向,把自己完全封闭了起来。家里人也就是觉得这孩子越来越老实听话,其它的和别人家的孩子没啥两样。

可张伟总是感觉自己别不上别人,感觉比别人低一等。与人相处从来不敢大声地发表自己的看法,不敢维护自己的利益。有了矛盾,总是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怎么息事宁人,哪怕自己受委屈。

可实际上呢?他并不别人差?就他那个脑袋的智商,加上他老实本分的性格,要是早就想通这一点,多多与人沟通,多多与人交流,他早就发达了,还用等着王勇帮他啊?

“以后说话就大声点,想干啥就干啥,想说啥就说啥,别管别人怎么说,你自己过的你自己的日子,管那么多干吗?”

“行,以后我惹出事来你可得给我兜着啊?不能烦我?”

“去死!你又不是我儿子?”

“你想当我爹这辈子是没指望了,多干点好事,也许下辈子真有可能!”

“滚,滚,滚。”

“滚什么滚啊?我大侄女可是还给我做好菜呢?对了,把你藏得好酒给我拎几瓶出来出来。”

“就你小子那酒量?”

“我喝不完带走孝敬我家老爷子不行啊?”

看着张伟理直气壮地样子,王勇觉得自己是不是有点作茧自缚啊?这又是一个胖子啊!以后还不整天跑自己这儿来“打土豪”啊?

“要不你也去上一次《我们来约会吧》?”

“啊?”(未完待续。。)

ps:今天是冬至了,大家要记得吃饺子啊!为了提醒大家,所以今天这章房子特意提前上传了,够意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