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四百零六章不差钱

村里的老少爷们一帮人看完了地里的情况,发现地里的那些蔬菜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受损严重,心中的担心总算是放下了。

于是乎呼朋唤友的叫上三五好友,七八个关系亲近的人就奔了村口刘老三的饭馆。准备小酌几杯,以慰藉自己受了惊吓的大脑。

发起人自然就是因为胡乱显摆闹得老九扭了腰的王家老二,村里人称呼二哥的王大庆。其中尤以感觉受伤最重的老九最积极了。

别人都没啥事,就自己扭了腰,虽然不严重,甚至可以说是屁事没有,不过能用这个理由讹一顿酒食那也是不错不是?

七八个半山村的老一辈说说笑笑,不时的爆一下某某年轻时,甚至是童年的猛料,一来吸引大家的注意,二来也显得亲近不是。

大家都是同村的,年龄也上下差不了几岁,从小一块穿着开裆裤,一块尿尿活泥巴,一块打闹,一块上学,先后走入社会,之后就慢慢地变了味道,那股子童年开始结下的友谊似乎不在了。

都是为了生活啊!

为了能多挣几个钱,为了能生活更好一点,为了结婚的时候更气派一点,为了儿女能吃好点,穿好点,大家慢慢地也有了矛盾,有了争执。

可能因为你家占了他家的一点地,他家孩子把你家孩子给弄哭了,或者是俩家媳妇因为什么话没说对付,闹了起来。

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却让这些一块长大的的发小们变得关系不在那么亲密,甚至是见面就怒目而视,老死不相往来。

但是今天。就因为突如其来的这么一阵大风降温,一个契机,让很多人又想起了曾经那些经历过,却被深埋在脑海深处的儿时记忆。

我们曾经都是两小无猜的伙伴啊!

曾经一起去溪边钓鱼,去山上割草,捡野果子,一起上学。一起和外村的那帮不服气的小子们干仗,一起哭一起笑,一起走过了十几年无忧无虑的时光的小伙伴啊!

今天。三叔的饭店这里因为突然刮起的那阵大风,让很多人以为要下雪了,所以当时店里的客人都纷纷结账走人了。

本来三叔也是准备要提前打烊,关门歇业了。这个帮人正好赶在三叔要关门的时候。过来了。

“我说刘老三。赶紧的,给哥几个整几个硬菜,上几瓶好酒,在咱哥们可不差钱!”

老九一开口就让三叔提前歇业的打算落空了,要是是工地的那帮工人,或者是村里的小年轻,那刘老三肯定是不伺候了。

可眼前这七八个人可都是自己的老伙计,说起来那还有好几个是自己的小学同学。有的甚至是儿时就认识的发小或者八竿子都打不着的亲戚。

两个村子本来离着就没多远,三扯两扯的总能扯上一点关系。亲近的就是我爸是你舅舅。你妈是我大姨之类的。

远一点的就是没法说了,什么舅妈的外甥,婶子的叔伯哥哥的媳妇家的侄子。

农村里本来就是这样,住得近了,见面的次数多了,那么关系远一点也没什么关系,哪怕是七拐八拐的才拉伤的亲戚关系也同样的亲近。

过年的时候,大家在哪家亲戚那里碰上一次,吃上一顿饭,喝上一顿酒,立刻亲如一家。

如果能够在俩家亲戚请客的时候做到一张桌子上,那绝对是亲的跟家里人一样,拍着胸脯的来一句有事你说话!

365bet网址谁有一句话就把村里北方汉子的豪爽表现的淋淋尽致,虽然之后可能就因为自己的这一句承诺付出极大地代价,但是下次聚会坐到一起的时候,人家一说,在旁人崇拜的目光中,一切的付出和委屈,都会烟消云散,只剩下满满的骄傲和自豪。

“我说这大冷天的你们这是作啥呀?”

“你哪那么多废话?我说刘老三,你别以为我不知道那次你们村堵我们几个就是你给他们通的风,报的信!”

“你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赶紧的给整菜去,我们要喝酒!”

“要吃肉!”

“要那啥!”

“神经病吧你们?”

嘴上这么说,刘老三还是回到柜台那里,先是弄了几个下酒的小凉菜的用托盘给他们端上来,让他们先喝着。

“喝什么酒?”

“你这不废话吗?刚才不是说了吗?要好酒!”

“就是,你听不懂中国话吗?”

老九因为自己受了伤,说话那是底气十足啊!

“我说老九你是吃枪药了还是让你媳妇给挠了?再他娘的在老子的地方嚷嚷,信不信老子不伺候了!”

为了能吃上菜喝上酒,立刻有几个人站出来打圆场。

“哎,老三,你别跟他一般见识,这人今天受伤了,自觉有功于人民,底气足,当然嗓门大了。”

“行了,行啦,老三你还不知道老九这人吗?就这绉性(绉zhou,读四声,那个字不是本地土话,字典里没这个字,用这个代表一下)。

“就是,怎么着,哥几个到你这来,你还不招待顿饭啊?”

“就是,老三,你当年可没少祸害我们村里的东西。”

“俺们家的柿子就没少被你带**害。”

“还有我们家的枣。”

“嗯,我们家的山里红也没少被他们偷。”

“停,停,合着你们把这事都安我脑袋上啦?”

三叔刚刚平息下来的怒气又上来了,这是可忍孰不可忍,这帮混蛋玩意也太过分了吧?不就是带人截你们一回吗?事后你们不也一帮人截住我,把我好一顿胖揍吗?

可其他的那些事。你们总不能都安我身上吧?那也不是我一人那么干啊?你们这帮老东西当年也没少祸害我们村的好东西啊?

“老九你个混蛋玩意,你还好意思说,我们家的核桃。那年是谁带人还没熟呢,就给我们家给打了?打了你倒是吃了也行,还故意都留下来,你就是故意祸害我们家啊!”

“不是吧?老九,你还干过这缺德带冒烟的事?”

“怪不得当年你没能生出个儿子呢?”

“你老东西也别打岔,那事也有你的一份。别以为你们干的神不知鬼不觉的,第二天。大丫头就告诉我了。”

“你这是污蔑!”

“对,**裸的污蔑!”

“就是有人告诉你,也不可能是大丫头!”

“我就说嘛。当年大丫头对刘老三有意思,你们还不信?”

“滚一边去!”

“二哥,你回家问问我嫂子是不是有这么回事?”

“对,二哥。你现在就把我二嫂子给叫过来。咱们跟刘老三他当面对质!反了天了他还!”

“没错,当面对质!”

“打电话,赶紧打电话!”

真是看热闹的不闲事大,一帮年纪最小的也五十大几的老家伙顿时就闹哄起来,起哄的让王大庆把他媳妇大丫头给叫过来当面对质。

“爷爷,你们吵什么呢?雯雯都看不好喜洋洋了!”

这边的吵闹,很显然是声音大了,估计是刘老三媳妇还有儿子儿媳不好意思出来。把雯雯这个全村的宝贝嘎达给派出来了。

别说,雯雯的地位那还真不是吹的。小丫头一露面,饭店里立刻就变得夜深人静一般,一根针落到地上都能听得见了。

一帮当爷爷的,哪好意思在小辈面前说一些老辈人的糗事啊!那要是被雯雯这个精灵鬼给传出去,哪还有脸在村里露面啊?

“哦,没事,没事,俺们正和你爷爷说我们小时候的事呢。吵着你啦?爷爷们都小点声,你赶快去看动画片吧?要不,一会儿该演完了!”

“对对,雯雯最乖了,大人的事你不懂,赶紧去看动画片吧!”

“过来,过来,你九爷这里还有一个大苹果,明明和我要,我都没给他,就给你留着呢!快过来,要不一会儿就让你二爷给抢跑了。!”

“才不会呢,是不是二爷爷?”

雯雯可不那么好糊弄,抱着大苹果瞧着王大庆,小眼珠提溜乱转,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那是,二爷怎么着也不能抢最乖最懂事的雯雯的苹果啊!”

雯雯出来一趟,抱着一个又大又红的苹果回去了。她刚一走,一帮都是爷爷辈的老家伙儿们又开始吹胡子瞪眼睛了。

刘老三下厨,给他们抄了几个热菜,都是简单省事的,他们也不在乎。这一年来的,半山村的家家户户什么好东西没吃过啊?

他们过来就不是为了吃吃喝喝,而是为了回忆,为了纪念。纪念他们曾经的青春年少,曾经的热血年华,曾经的欢乐时光。

“这一年多的日子,真是想都不敢想啊?”

“谁说不是呢?搁两三年前,我赶集吃两根油条,喝一碗豆腐脑都得好好寻思寻思。兜里没钱,家里还老的老少的少,真是恨不得一分钱都掰八瓣花啊!”

“大前年,我带小孙子去赶集。小孙子想要我给他买串糖葫芦,可我这手里的钱那都家里那口子预算好的,是有数的啊?哪有那个闲钱给他卖糖葫芦啊?”

“那小子没跟你闹?”

“怎么不闹?又哭又闹的,躺地上打滚不起来。最后实在没办法了,一狠心在那小子屁股上狠狠地来了两巴掌。事后,那小子一个多月没搭理我。”

“是啊,以前谁家里不都是那样?攒俩钱都不容易,能不花就不花呗!”

“哎,那你现在有钱了,没补偿补偿你孙子?”

“怎么没补偿?去年过年时候,我学王勇那小子,连人家卖糖葫芦的垛子都给买下来了。我直接扛了一堆的糖葫芦,往我孙子跟前一放。”

“怎么着了?”

那老人听了,没急着回答,先是喝了一口酒,有抹抹嘴巴,才继续说道。

“我就说啊,爷爷知道你喜欢吃糖葫芦,看看,都是爷爷给你买的,使劲吃,不够爷爷再买去!”

“你老东西也忒胡闹了!”

“就是,哪有你这样的?”

“用现在小年轻的话,你就是个暴发户,土豪啊!”

“暴发户怎么啦?土豪怎么啦?我能给孙子买一堆的的糖葫芦,就为了这,我愿意当土豪,我愿意当暴发户!怎么啦?”

老爷子脸红脖子粗的争辩着,眼圈都红了。

俗话都说隔辈亲,有那个当爷爷的不喜欢自己的孙子?可是那又怎么样?

自己手里没钱,孙子年纪小,不懂事,闹得厉害?那还不是狠狠地给了他两巴掌吗?

可是现在我就是土豪,就是暴发户了!我有钱!我孙子想要啥我就给他买啥?而且是要一个我给他买两个,买三个!

用赵本山的话说,咱就不差钱!(未完待续。。)

ps:农村的关系在以前真的很亲近,拿房子自己来说,除了亲舅舅之外,就还有过年总能在哪家请亲戚时一起吃顿饭的舅舅五六个,都是老妈儿时的哥哥弟弟什么的,按辈分就的叫舅舅。

现在大家生活好了,过年请亲戚吃饭的却几乎没有了,都嫌麻烦,不愿意这么做啦!

好怀念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