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四百零五章大风降温

王勇只听到王亮喊了一声“紧急集合”电话就被挂断了,明白这是又有训练任务来了,也就无奈地收起手机看了老李一眼,继续开吃。

没过多长时间,大伟和刘晓光就被飞奔而来的家里人连抬带抱的给弄走了。当然少不了抱怨几句王勇和李建平不改让他们喝这么多。

王勇也没解释,这不是他干的。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是多余的,自己一开口肯定是让人家把怒火都发泄到自己身上。这种吸引火力的傻事可不干!

喝醉了酒的人可是非常难弄的,也不知道怎么就那么沉,死沉死沉的,累的帮忙的王勇和老李一头的汗。

回到屋里刚吃上十分钟,刘晓雅就杀了过来,对于自家老公灌倒了大伟和刘晓光,非常的气愤,特别是刘晓光。

因为俩人都姓刘,名字又就差一个字,那家伙儿,一见面没聊上几句呢,就开始张罗着要摆桌子,两人要磕头拜把子,义结金兰。

搞得老李一个头俩个大,不知道自己媳妇发什么疯了这是。虽然磕头拜把子的仪式没整成,但俩人还真就姐姐弟弟的叫上了。

那姐姐弟弟叫的一个亲热啊!就是亲姐弟也没有这么亲吧?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是多年没见面的亲姐弟呢!

老李把人家新认的弟弟给灌成那样,人家当姐姐的可是不让了。一得到消息就杀过来,拎着老李的耳朵就回家动用家法去了。至于是什么家法,那就不能为外人所知了。

王勇一人吃了一会儿就觉得很没意思,干脆就收拾了桌子,坐回屋里泡一壶茶水,静静地望着窗外的那几株郁郁葱葱的葡萄秧发起了呆。

脑袋里开始胡思乱想,不着边际。想着想着就想起了王亮,也不知道这小子在干吗?刚才喊了一句“紧急集合”。到底是发生什么情况了呢?

是只是普通的演习呢,还是真的的发生了什么意外事件了?王勇的脑海里立刻就浮现了好几个场景。

场景一;火灾现场。

那火大的呀,半边天都给映红了。火苗子一窜都有十几层楼高!呃!好吧,这个有点太夸张了。反正就是那火老大老大了。

一帮子穿着军装的年轻小伙子,从远处冲了过来,没有一点犹豫的一头扎进火海,然后没一会儿就又扶老携幼的窜了出来。

抱小孩子的,扛着家具的,还有抱着煤气罐的,拎着皮箱的。抬着保险柜,拎着电视电脑的,还有几个是扶老携幼的……

这帮人刚出来,火海之中又出现几个人影,眼瞅着就要出来了。

“咣——”

房子被烧塌了!里面的所有人和物都埋葬在了火海里。

“这个好像救火是人家消防武警的活,还轮不到他们军校的小学员们吧?算了,这个废了废了吧!”

王勇自言自语地说道。

场景二:搜捕逃犯。

“俩个逃犯从y市逃窜入我市,接到上级通知,我们学校将组织人员参与围捕。学院领导将这一任务交给我们系。同志们有没有信心完成任务?”

一个一身军装。肩膀上扛了俩颗星的中年军官一脸严肃地看着眼前的一张张年轻的脸,大声问道。

“能,能!能!”

“出发!”领导大手一挥,当先窜进一辆已经发动了越野车里。身后那帮荷枪实弹的小年轻的一个接着一个满脸兴奋地爬上大卡车。

这待遇差的也忒大了点吧!

得了,换场景吧,抓捕逃犯怎么着也不会让王亮他们这帮刚入校的小年轻吧?

再说省会那地方除了武警和军分区的部队之外,可是还驻扎着咱国家王牌军的一个防空旅还有一个高炮旅呢?

那领导一声令下。拉出来几个警卫连,警卫营的,肯定比这帮子刚入校的学员强得多吧?

场景四。算了,算了,不想了。

说不想,可是心里这担心却是越来越大,脑子里满满都是电影里的英雄人物最后时刻的场景,赶都赶不跑啊!

黄继光堵抢眼,邱少云咬紧牙关被火烧,小赖宁舍身救火,罗盛教跳入冰冷的水中救起落水的儿童——

算了还是亲自去看看吧,要不今天是别想睡觉了!

十几分钟之后,半山村上空突然间亮了一下,然后又恢复原样,丝毫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天刚刚黑下来,各家各户都亮起了灯,路两旁的路灯也都亮了起来,将半山村照的亮如白昼一般,但是往日里喧嚣的热闹景象今天却没有发生。

因为,起风了!

大风!

呼啸而至的西北风带来了一股冬天的寒冷气息。连半山村都被这股寒风给影响到了,气温直线下降了能有五六度,温度降到了十度左右,有些地方甚至降到了零度。

这个温度,大田里的作物已经都停止生长,甚至是死亡了。不过王勇早就准备,在去军校看了一眼正因为紧急集合没有完成好被惩罚的弟弟一眼之后,回到村里就出手布置了一番。

呼啸的大风刚刚把温度降下来,村里的温泉的温度就在瞬间上升了二十来度,原本的高温泉一度都变成了沸泉了!

高温水蒸气和随着西北风而来的冷空气一相遇,立刻就凝结了,变成了一滴滴的雨点砸下来,滋润着田地里那些瑟瑟发抖的禾苗。

同时被王勇命名为四季恒温大阵的阵法也开始发挥作用,一股股冷风在阵法的作用下,转变成了春风一般温柔,轻抚着半山村的一切。

被王勇自己改造的立在全村最外围各处的几十个路灯式加热器,也开始发威。

功率巨大(每个都是一万千瓦,而普通家用的电加热器一般都是一千瓦的),装有风扇能把热风均匀的吹向各个方向的电热器开始发威。

一股股热风被吹向各处,使得不在四季阵范围内的一些地方也变得温暖起来。这个方法恐怕除了半山村,其他任何地方也不会有人这么奢侈的。

村里的那台核聚变发电机,功率强大,就是用电量再增加百倍、千倍。那也用不完。

当然那些加热器也都是特制的加热器,能够完美的控制加热温度,不至于这玩意一开,就将周围的花花草草全都烤干了!

呼啸地风声渐渐地停下来了,半山村里马上就热闹了起来。家里的青壮年,还有那些不放心自家孩子的老人,都穿上厚衣服,急匆匆就往自家的地里赶。

刚才这一阵突然而至的大风降温,让很多人都害怕了。万一这要是上冻了,那地里的菜可就全完了!尤其是那些眼瞅着就能收的菜。那可是十几万啊!

大人喊,孩子叫,手电,灯笼,还有不知道是哪个奇葩的家伙,竟然打着火把,就奔了村里四周的菜地跑去了。

人影憧憧,灯火闪亮,不一会儿各处就想起了大家或高兴或担心的谈话。

“他大兄弟。你地里的那些芹菜和茄子怎么样?”

“芹菜有点蔫叶了,茄子看着还没啥。你地里的香葱和西红柿有事没?”

“我看着是没啥事,可刚才那阵子冷风,你是没见着啊。我家院子里感觉冷的瞬间的都能冻冰碴了都,你说这地里怎么也比家里要冷吧?”

“谁说不是呢,你们俩家好好点,我家里中的是生菜。小油菜还有香菜,我看着有些都冻黑了。”

“真的呀?”

“不是吧?走,走。去你那看看。”

“怎么样?还是我精吧!我就怕闹出今天这事,咱这茬菜中的全是大白菜,别的不好说,不怕冻啊!”

“你得了吧?就你那点小聪明还显摆啥呢?”

“你那大白菜冻很了也得烂地里!”

“就是,我这种的西红柿也没咋的啊?”

“你看人家王老大种的半山大葱,个顶个的高大上。人家一茬大葱卖的的钱顶你卖大白菜卖一年的了!”

“呵呵,你小子怎么不说你懒啊?”

“就是,别以为俺们不知道,你家里娘们那天晚上可是和你闹了一晚上。”

“哎呀,二哥,你怎么竟给我瞎报料呢?”

“哈哈哈哈,傻眼了吧?你家街篦子(邻居的意思,本地土语。)就搁跟前站着呢,你还敢瞎嘞嘞,你不是自找的吗?”

“你大白菜那还叫还抗冻啊?你看人家老三家里的种的那才叫抗冻呐!”

“是不是?什么玩意比大白菜还抗冻的?”

“真的假的?”

“老三家里种的啥?”

“对对,老三地里种啥了?”

“你猜?”

“我——”

“哎呦我的个腰啊!”

“哈哈哈哈”

“呵呵,呵呵呵。”

“好了,好了,别闹了,你看老九这腰都扭了。老三地里到底种的啥你赶紧说,别惹众怒啊我告诉你。”

“好好,我说还不行吗?你们可听好了?”

“啥?”

“种的啥?”

“大萝卜!”

“啊!”

“这玩意是比白菜抗冻啊!就这么一会儿,人家在地里头估计也受不到啥影响。”

“行啦,有事没事都这样了,别搁这闹了,走走,都去,咱去刘老三那喝几盅。”

“好,都去啊,我买单!我跟你们说,刚过来的刘老三家那小子那炒菜炒得好,尤其是那道过油肉,听说老张都叫好了!”

“真的假的?”

“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吗?“

“老九,你不是扭腰了吗?”

“扭腰也不耽误我吃肉喝酒啊?”

“别想美事了,今天中午那小子在王勇那吃饭让建平那小子给灌得钻桌子了,这会儿肯定还睡着呢!”

“那就让刘老三给咱做,他儿子都会的东西,他当老子的总不能不会吧?”

“对,对,赶紧的,别墨迹了,走,走。”

七八个老爷们看过菜地之后,也不在担心,有说有笑这奔着刘老三的饭店走去。(未完待续。。)

ps:非常感谢zheng22990的三百起点币的打赏,太感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