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三七一章劝服

王勇总算是逃出了老姑父的魔爪,拉着媛媛,添油加醋的给他说着自己的委屈,同时眼角余光不停地打量着离着他们俩不远的干妈和老姑父。

两人不知道说了什么,不时地回头看王勇一眼,然后就见到老姑父满脸气愤地伸手指着那位淡定的一心一意地仍然在转着爆花机的小伙子,开始声讨。

“你说说,这孩子到底是怎么了?好好的书不念,非要自己去工地打工!他爸给他搅黄了,这小子还就犟上了,不知道从哪里划拉了一个这破玩意,天天走村窜户的还干上瘾了?”

“行了,行了,姐夫,你也别太生气了。现在的孩子你以为还跟咱们那是一样啊?别说他了,你就说村里的明明还有雯雯这么小点的孩子,那个不是一肚子的鬼主意,那主意正着呢!”

老姑父听了这话,叹了一口气,伸手在衣兜里掏出一个软盒的白沙,四块钱一包,不算贵,可对于农村人来说也不算便宜了。

这也就是老姑父是个退休教师,每月都有退休金。如果是一般土里刨食的农民,那还舍不得抽这么“贵“的烟呢!

老姑父刚要从烟盒了抽一根,就看到了王勇正拿着一盒黄色盒子的烟给周围一圈村里人散烟,这火就又冒出来了。

这小子,自己还不清楚吗?他手里就没有什么便宜货!不用说,看那包装,再看看那一根比火柴棍粗不了多少的白色的烟,不用说也知道绝对是好烟啊!

这小兔崽儿子有了好烟不给自己敬一颗不说,还当着自己的面给别人发烟不先给自己,这是要干嘛?给自己脸色吗?

翻了天了他还!

“王勇,你个小兔崽子,给我滚过来!”

正在另一边给村里的一帮年轻人散烟的王勇听到老姑父的召唤,立马屁颠屁颠地跑过来。显摆的在烟盒上一磕,磕出一根烟,递了过去。

“老姑父,你尝尝这个。雨花石,五十多一盒。”

老姑父想都没想有一把从王勇手里连烟盒都抢了过去,抽出一根那种女士烟一般的小细棍一般的香烟叼在嘴里,然后一点不客气地就把剩下的烟揣自己兜里了。

王勇也不在意,还殷勤地掏出火机,一手扣着火机打着火,一手护着给老姑父点着了烟。然后乖乖地站到一边看着老姑父吸了一口。等着他的评价。

从小到大,王勇和老姑父都一直就是这样,两人也早就都习惯了。老姑父是真的把王勇当自己孩子一般照顾,教导,王勇也知道老姑父的心思,他是希望自己不要走了歪路,将来能够有点出息。

按老姑的说法就是他儿子赵春旭小的时候,因为忙于工作,他根本就没带过几天。把心思全放学生们身上了。

结果,儿子跟他不亲不说,还一直跟他对着干。打他,人家小小年纪就一声不吭的硬扛着。说软话吧,人家还不搭理你,可是把老姑父给气坏了。

小时候,有很长一段时间。他儿子都是不认他的,连一声爸爸都不叫!也不知道怎么那么大的怨气。

长大后更是变本加厉,高考报志愿的时候。他让人家考师范类的而学校,出来就能替他的班,可人家偏不!连填志愿都没跟他商量一下,娘俩就给报上去了。

这么大的事情,作为一家之主,都没有一点的发言权,可是让老姑父郁闷了很长时间。

要不是慢慢地父子俩关系正常化了,后来慢慢地老姑父就把心思分了一大半放到了他亲儿子身上,要不王勇绝对比现在的待遇还惨。

“别以为一盒烟,不对,半盒烟就能让我放过你,你说怎么办吧?”

“那您说怎么办?”

王勇应付老姑父也是有经验了,知道今天不让他老人家气顺了,自己估计是要倒霉了,赶紧拍着胸脯来了一句。

老姑父没看王勇,抽了一口烟,慢慢地享受地了一下,才吐出烟圈,然后指着蹦爆米花的那小子说道:

“把他给我搞定了,让他回去上学,我就当今天啥事也没发生。”

就知道是这样,王勇翻了翻白眼。结果看到老姑父又抬起了大巴掌,赶紧躲到一边。

“没问题,您就瞧好吧!”

说完也不等老姑父回应,就来到那个蹦爆米花的小伙子身边。

“让一让,都让一让,蹦着了别怪我啊!”

人家正好这一锅爆米花要出炉了,一把提起爆米花机,嘴里吆喝着也不理王勇就往麻袋那里去了。

呦呵,这小子还挺有个性啊!

王勇笑呵呵地看着这人,回头问老姑父。

“老姑父,这小子叫啥?哪的啊?”

“刘建,镇上的。”

王勇听了,也不说话就静静地看着刘建很不熟练地把爆米花机塞进麻袋里,然后一脚踩着爆米花机,一手拿着一个铁棍准备开盖。

看他的样子手艺还不赖吗?挺熟练的啊!

“躲远点,开啦!”

“嘣——”

随着一股白烟,白花花的爆米花喷射而出。

这一锅爆米花是大米的,白花花的一大堆的爆米花大部分都喷进了麻袋里,还有一部分因为这小子没放好爆米花机,给反弹到了外面。

就看这一点,在以前那会儿,估计人家连钱都不会给他了。这也太浪费了,还想要钱?做你的晴天白日梦去吧!

把锅里的爆米花倒干净之后,加过下份的蹦爆米花的原料,一股脑的倒了进去。合盖,上紧,又拎回来加到了火上。

“哎,我说刘建,跟我说说,你咋想的?”

王勇还真的想知道这小子是怎么想的,既然家里不缺他上学的钱,看老姑父的样子这小子学习成绩也差不了。真要差的话,老姑父也不会这么卖力了,在他眼里那可是一切唯成绩论。

成绩不好的差生。他可是没空搭理他,跟别提这么卖力气了!

至于这小子说的什么找出来早挣钱,上学没用什么的,王勇听听听就算了,那玩意根本就算不上啥理由,就是这小子自己给自己硬找的一个还说的过去的理由罢了。

这年头没有谁傻到有大学不念而去工地吃苦受累干小工搬砖的,那得傻到什么程度的人才能干出这事来?

年轻人,干点啥不来钱呐?

所以王勇知道,这小子一定没说实话,肯定是有什么不为人知的**让他毅然地做出了这么个决定。

心病还须心药医。解铃还须系铃人。只要知道他不愿意上学的真实的原因,那其他的就好说了。

刘建显然也知道王勇的身份了,似乎挣扎了一下,这才下定了决心,开始开口说出了一段让王勇都不知道是哭好,还是笑好了。

这小子从同学那里看了一本励志类的书籍,上面写了几个大学生退学创办自己的公司,而后功成名就,名利双收的故事。

于是结合他看到的身边发生的。听到的一些情况,就想当然的也要去创业!他认为别人能成功,自己也比他们差,肯定也能成功。他们又不是比自己多个脑袋?

“你小子牛啊!有志气!不过我问问你,这崩爆花几天了?”

“二十来天吧,怎么了?”

“那你一共挣了多少钱?最多的时候一天挣多少?”

听到王勇问这个问题,刘建一下子就眼前一亮。眉飞色舞地说道:“嘿嘿,我最多的一天挣了六十八块!最低的一天挣了十六。”

那个臭屁劲,王勇好悬没忍住给他一巴掌。不过还是忍住了。继续接着问道。

“那你一天干多长时间?”

“没准吧,平均的话能有十来个小时吧?”

听到这里,王勇盯着刘建的双眼,一字一句地说道:

“你小子知道咱们县里的最低保障工资是多少吗?”

“最低保障工资?还有这个?没听说过啊?”

“别管听没听过,你说你猜一下?”

“我哪知道啊?爱说就说,不说拉倒,不要妨碍我做生意了。”

“小子听好了,咱县里全日制工的最低工资是1260元,单位是人民的币。而临时工是按小时候算的,每小时不得低于十块钱!”

“切,当我啥都不知道啊?那就是做做样子罢了,有谁认真执行了!”

“那你不会去问问啊?别的而不说,你们村里打工给人家葡萄地里打腕(葡萄样新长出枝杈)一天能挣多少?”

“一般是六七十,忙的时候能有一百块吧!”

说着话的时候,他的语气里没有了先前的那么坚持。看来达已经明白了自己想要说什么,到底是上过学,脑光还挺灵光的吗?

“比你挣得多吧?”

“那又怎么了?我还比他们轻松自由呢?”

“那如果你考上一所好大学呢?现在虽然一直在扩招,可是你也知道名牌大学的含金量还是挺高的,毕业后找一个好工作还是不难的。”

这下,王建不说话了。

“这个年头,没有谁是傻子,你以为就你聪明啊?那么多人就你知道去创业,去发财?别人就没想到过?社会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的。你小子还是先去大学历练一下再说吧。”

王建低下脑袋,不知道在想写什么,连转动爆花机的动作都满了下来,害的这锅爆米花的主人急的想嚷又不敢。

老姑父可是就在边上虎视眈眈地看着呢!

“明白了吧,还是乖乖回去上大学吧,等到了大学你还认为你自己是对的话,那你在退休也不迟吧。”

其实这小子的毛病很多人都有,在没有进入社会,历经风雨之前,感觉什么都很容易,似乎成功那是轻而易举,是必然的。

可惜,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等到碰的头破血流之后,才会明白自己是如何的可笑,可悲,可怜!(未完待续。。)

ps:哎!没人打赏,没人给票的日子很难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