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三百四十五章王勇怒了!

一晚上时间,一车的花生和毛豆就全部卖光了,又着急又高兴的小崽儿慌忙一大早的五点钟就给王勇打来电话,让他帮忙再给收购一批,有多少要多少。

废话,这丫的忒黑!一盘煮花生要价一百二,统共也没二两东西。毛豆便宜一点,一盘也要一百块块。

这绝对是卖出去就是五倍以上的高利润,而且是供不应求,他当然是多多益善了!

没想到这个电话一打过去,却被王勇给骂了个狗血淋头。

村里人的自留地都不多,最多也就一亩多点,不到两亩的样子。大部分都要用来种植超级蔬菜,因此能用来种植花生和毛豆这些当季吃食的地就更加少了。

不过山区的人们习惯性的都会开一些山上的荒地,别管到时候能有多少收成,它不需要多少成本不是?居家过日子,可不就得一点一滴地这么省出来吗?

要不是因为小崽儿和王勇的关系,以及这一段时间以来和村民们因为超级蔬菜打过不少交道混熟了,根本不可能收走哪怕是一丁半点。

村里人不缺钱,种点东西那是习惯使然,能自己种的就绝对不会花钱买。就那么点东西,要不是他一个劲儿的哀求,没有人会把自家都不够吃的东西卖给他。

这混蛋现在不仅打扰自己睡觉,竟然还添着脸让自己帮他收购?王勇可是觉得自己没有那么大的脸面,自己脸皮薄的很,可没脸跟大伙儿说这事。

一通数落加上破口大骂之后,王勇是舒服了,小崽儿却郁闷了。

他也没想那么多,他那里知道村民们普遍都种的不多,除了有限的几家之外,大部分人家那也就是吃几顿的事。

如果是两年以前。那他办这事绝对是得被村民感激不已的,可是现在吗,那就不一样了。现在村里人种的这些花生毛豆,大部分可不是为了卖钱。

可是因为自己,据王勇那个混蛋说甚至有的人家因为把花生和毛豆全部卖给了自己,闹得家里都没得吃,都闹起了家庭矛盾。

昨天晚上,大伯突然杀到他家里,把王勇好一通数落。当然,还有自己也肯定逃不过去。下次去村里肯定的挨上一顿好训。

把小崽儿臭骂了一顿,王勇心情大爽,当然主要是因为这次骂的他是哑口无言,只能受着,完全无法张口跟自己反驳。

心情大好的王勇睡意全无,很少见的起了一个大早,精神抖擞的跑到三叔的早点店里饱餐了一顿,然后带着小跟班雯雯一起先去给二爷二奶送饭,再带着早饭回了家里。

等他们回到家的时候。其他人还没起来呢。雯雯挨个的拍打着房门把媛媛,干妈,干爹一一叫了起来。

王勇今天竟然起这么早,还勤快地给大家买了早饭?这一反常现象。看的大家都是惊非常讶,不知道他这是发什么神经了。

在早点铺子吃早饭的时候,三叔还特意问他是不是和媛媛闹别扭了,被赶出家门了?昨晚在哪睡的?

王勇心情好。白了他一眼,没跟他一般见识。

干妈倒是对王勇的表现非常高兴,正想问问儿子今天有什么高兴地事得时候。却突然看到了儿媳妇一边照顾着雯雯吃饭,一边偷偷的抿着嘴偷笑。

这是什么情况?刚想问问,王勇的手机却响起来。她也只能暂时放下心里的疑惑,等儿子先打完电话再说。

“什么?反了天了他还!等着,我这就过去,还不信了,我还治不了他了!”

放下电话王勇站起身就想往外走,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的干妈,赶紧拦住他问发生了什么事情。

王勇只是大略的说了一句“王悦来村里被那狗日的一家堵在村口那了”,就头也不回的急匆匆地跑出去了。

干妈也一脸怒气的跟着跑了出去,还有干爹和拉着雯雯的媛媛也紧随其后。只是等他们出了院子,上到干妈开出来的汽车时,王勇早就不见了踪影。

刚刚王勇接到的电话是大伯打来的,说了一件让所有半山村人都感觉丢脸的事。

村里有一户人家,说起来也是老王家一个祖宗的,只是和王勇这支关系很远,都出了五服了。好几代的单传到这一代,就传到了王建华这里。

结果,国家开始实行计划生育,就是在农村也最多只能生两胎,再多就要叫高额的罚款。

当然,想要交罚款你也得要有机会。一个不好就得被强制去做人流。

就跟黄宏的超生游击队里说的一样,那是的要和计生人员斗智斗勇,热血战斗取得胜利之后才有去交罚款的机会。毕竟孩子都生下来了,你总不能再塞回肚子里吧?

王建华家里第一胎就生了个闺女,一家人拉着脸过了两年多,他媳妇终于又怀上了第二胎。结果满心欢喜等来的却又是一个丫头。

这对于一个原本生活就不太好的却执意要个孙子家庭来说是不可能接受的。

于是,绞尽脑汁之后,王建华想出了一个好主意,把大女儿送到她大姨家里先养着。

至于二女儿则刚出生没几天就托人送给了邻县一户无法生育的中年夫妇,从此就再也没有了任何消息。

他们的苦心最终换来了第三胎的男孩,又是差不多两年之后,他们一家的宝贝儿子王洋的出生。

沉浸在儿子出生的喜悦之中的这一家人很快就遗忘了自己的大女儿和二女儿。

直到儿子都开始上小学的时候,大女儿王悦才哭哭啼啼不情愿地被接回家里。至于连名字都没起的二女儿,据说那家人搬家了,没有了任何消息。

也许是处于对女儿的愧疚,王建华和媳妇儿一开始对于大女儿很是关心,可这却让一直以来都是家里绝对中心的王洋不愿意了。

这个从小就被家里人宠的无法无天的家伙儿,总是想着法子的去折磨刁难他大姐。

也许是女性的天性使然,也许是年纪大了,意识到这个对自己总是没有好脸色。总是为难自己的弟弟对于这个家的重要性,王悦一直都很是迁就他。

可是这个混蛋并没有因此而有所收敛,反而变本加厉。正应证了那句老话:姑息就等于纵容。

王洋慢慢地从一个被宠坏的小孩子,变成了村里人见人厌的二流子,村里所有家庭教育孩子的反面教材。

所有父母再教育孩子的时候都会这么说,你再这样下去就变得和王洋一样了。

这个时候被训斥的孩子则总会反驳一句,不可能,汪洋那是奇葩,几百年也才能出一个。

这句话是王勇说的,被所有人认为是经典。是对王洋最权威的评价。尽管那时的王洋才八岁,而王勇也才不过十四岁。

村里老人都说,活了这么大岁数也没见过这么不懂事的孩子,从半山村立村到现在估计也就出过这么一个。

王洋的大姐王悦和王勇同岁,回到村里之后,就和王勇在一所学校,就在一个班级上学。

对于这个还依稀有些印象的小妹妹(她比王勇小两个月),知道她家里那个混世魔王是个什么脾气的家伙儿,王勇觉得应该帮一帮这个妹妹。

因为正义感爆棚的王勇的出现。很快,王悦就发现弟弟对自己似乎变得好了一些,不再对自己动不动得就打骂发脾气了,但也仅此而已。

两人很少说话。王洋总是躲着王悦,甚至连吃饭都不和她在一张桌子上吃。这种冷战的情况一直持续到王勇上大学之后,离开了半山村为止。

王悦成绩一直很好,考上了省内唯一的一所本科师范院校。却因为家里困难和汪洋的强烈反对,而不得不遗憾的准备放弃自己的大学梦想。

可是,王洋对此还不满足。竟然干出了一个让全村人包括他的父母都目瞪口呆的事情。

他把他的亲大姐,王悦给嫁了出去,不,应该说是卖给镇里的开批发部发了财的刘大虎的瘸子儿子刘光远。甚至他已经和人家谈过了两次,还收了人家一万块的礼金。

因为家里的困难,眼看着越来越大的儿子,将来上学,娶妻生子,都需要一大笔对于这个家庭来说相当于天文数字一般钱。

钱,让这对原本因为愧疚,把女儿接回来的夫妻面对那厚厚的一落百元大钞的时候心动了。

然后就在全村人的白眼和唾弃之中,他们迅速地和瘸子女婿见了一面,敲定了这桩婚事,唯一的要求就是要十万彩礼。

十万,在那个时候的半山村,几乎就是天文数字一般。王悦的哭泣哀求在十摞百元大钞面前,显得是那么的不值一提。

婚礼被定在了王悦高考完之后的两个月之后的十一。为了怕夜长梦多,这也是王洋提议的,为此他还多和瘸子姐夫家里多要了一万块。

村里人为此机会家家都上他家里劝过,大伯甚至说以后可以帮着负担王悦的学费,可无一例外都被财迷心窍的一家人给气了出来。

还好,最后关键时刻,王悦大姨一家出现了。从很早,两家就没了来往了。也是任谁摊上这么奇葩的一家亲戚,那都是到了八辈子霉了。

从他们一家执意把王悦接回去,却经常虐待孩子之后,两家人就闹掰了。

大姨一家想要把王悦重新接回去,可是王建华一家人竟然要跟人家要三万块钱?

这是要卖孩子吗?

大姨把王建华一家特别是王洋他妈狠狠地骂了一顿之后,在村委会的帮助或者说是威胁下,把只带了一小包行李的王悦接回了自己家里,并且送因为错过了报道时间的王悦去学校复读了一年。

从那以后,王悦再也没有回半山村,回那个让她伤透了心的家。

第二年,王悦作为当年的文科状元,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京城大学。她在成为了学校和大姨一家的骄傲的同时,也成了他父母永远的悔恨。

不过虽然王悦已经和父母断了联系,但是半山村的相亲却没有忘了她,总是想着法子的帮一把这个苦命的孩子。

比如,她上大学学费几乎都是半山村的相亲们给凑的。当然这些事情她是不知道的,这是趁她不在的时候,大伯和当时的村主任兼书记一块送过去的。

可惜等醒悟过来的王建华夫妻俩如何的道歉悔过,也挽不回已经被他们伤透了心的女儿和大姐一家的心。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一句话,代表了很多很多。

没有说原谅,也没有说不原谅,但他们却以实际行动表明了他们的决心和对于这一家三口的怨恨——从来不让他们进家门。

王建华一家因为王悦的事,在村里彻底的被孤立了。没有人愿意和他们打交道,就连在村里小卖部买点咸盐,国庆叔也要多收他三五毛的,而且从来不允许赊欠。

没办法再待下去的一家,在不得不再把彩礼退给瘸子刘之后,没过一年,就离开村子去了市里打工。

没想到之后没过两年,这一家人就在市里收垃圾发了财了。很快就开起了垃圾回收站,在市里买了楼房,把户口也签出了村子,把村里的地也卖给了村里的老九叔。

不过后来,那块地被村里出钱赎了出来,大家一致决定这些地以后都留给王悦和那个连名字都没有的王家二丫头。

就是这么一家人,今天又惹出事来了!

因为已经参加工作的王悦带着妹妹李菲回半山村了!

而不知道从哪听到消息的王建华夫妻和王洋匆匆开车赶回来,他们的目的竟然是要钱!

因为他们被人告知被他们抛弃的二女儿竟然华丽变身,成为了来港城投资的大老板!身价亿万!

在村口等了一夜的王建华一家拦住了一大早就从大姨家里赶到村里的王悦和她的亲妹妹李菲。

原本想给王勇一个惊喜的王悦没怎么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幸好昨天就得到消息的大伯特意和村口岗哨交待过她们姐妹要来的事。

于是,岗哨再派人保护她们的同时,也第一时间就通知了大伯。

得知消息的王勇怒了!

一边快速跑向村口,一边拨打了基地作战值班室的电话,让村口岗哨先过去把人给扣住了,好等他过去亲自好好收拾他们。(未完待续。。)

ps:昨天发现了一本好书《渔夫传奇》,相当好看,有兴趣的朋友一定不要错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