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三百零七章那不应忘却的记忆

王勇和巴特尔大叔进了蒙古包里,分宾主坐下来之后,巴特尔大叔就给王勇到了一杯茶。

大概是因为在外面当过兵的缘故,这次的茶到不是蒙古特色的奶茶了,让王勇悬着的心总算是落下来了。

琪琪格没用多长时间就和王勇熟悉起来,坐在王勇怀里,吃着这个新叔叔喂给自己的好好吃的葡萄还有大西瓜。

王勇和巴特尔大叔聊着聊着就聊到了那场上个世纪末的那场边境自卫反击战。

巴特尔大叔所在部队是在反击战的第一波参战的,当时是巴特尔大叔刚刚提升为排长不久。

一九七九年二月十七日凌晨四点半,全排四十九个兄弟跟着全连,全营,全团的兄弟们一起在铺天盖地的炮火掩护中,度过红河。

巴特尔大叔所在的七连奉命利用黑暗的掩护急行军,同兄弟部队一起,包围并彻底歼灭了坝洒之敌。

之后没过多久,巴特尔大叔就从所在连队被选出,加入新组建的侦查兵大队,除了期间在军校培训了一段时间之外,一直在前线待到了两山轮战结束。

因为由于事先对于越南的地里环境不熟悉,造成了很多的不必要的损失。

加之当时缺乏必要的科技侦查手段,所以只能成立一支专门的侦察兵部队,也可以说是特种部队的前身吧!

“巴特尔大叔,当时您刚上去的时候,害怕吗?”

“怕呀!怎么不怕?”

巴特尔大叔没有丝毫的而犹豫,就这么回答道。

“不怕才有鬼呢!只是我是排长,不好说出口罢了!”

接着巴特尔大叔就给王勇讲了一个年仅十六岁的小战士的故事。

小战士姓张,大家都喊他小张。家里是当时军区大院的。他父亲是军区直属特务营的营长,因为这小子不好好上学,整天的东游西逛的没个正事干。他父亲干脆就找关系把他给扔到了部队里。

没想到当兵第一年就赶上了这场战争,糊里糊涂的就跟着上了前线,那还是个孩子啊!巴特尔大叔说到这里的时候很是激动。

当时第一场仗,小张就跟在自己身旁,端着和他个头差不多的五六半自动步枪,一脸兴奋地就跟着大部队冲了上去。

打顺风仗那是一点问题都没有,可是等他们开始执行守备任务,和那些为了重新夺回阵地不顾生死的小鬼子干的时候,小张就变成了另一个样子。

战斗刚一开始,就进入了白热化阶段。双方你来我往。大炮,小炮,子弹,手榴弹,火箭弹,那是漫天纷飞,弹片和钢珠飞的密密麻麻,声音是真正的震耳欲聋,很多人的耳朵都被震的流血。

原本小张是被安排到炮班当供弹手的。就是给一门八二迫击炮的炮手递炮弹。

可是那一场战斗打的太激烈了。

刚一开战,敌军至少一个营就不惜代价,不顾生死的在密集的如雨点一般的炮火的掩护下发起了决死冲锋。

临时加强的炮班的迫击炮连续不断的提供火力支援,很快就超过了规定的五百发的安全发射基数。(迫击炮一般发射五百发。炮管就打红了,这是听一个哥哥说的,他的亲哥哥就是小张的原型。)

当小张扛着一箱炮弹刚从隐蔽在地下的弹药库里钻出来的时候,一枚刚放进炮管的八十二毫米迫击炮弹在炮管里就炸开了。

整个炮位一片血雾升起。残肢断臂,各种造型的尸体和内脏一下子就把小张给吓傻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还是另一门炮的供弹手牺牲了。炮位没炮弹了,招呼了小张好几遍,他才回过神来。跌跌撞撞地把一箱炮弹送到炮位上。

让他又一次震惊地事情发生了!

打开箱子,第一枚炮弹扔进炮管。竟然没响?炮弹没有击发!

臭弹!

炮长连想都没想,大喊一声:疏散隐蔽!

接着想到没想,就拨出连接炮管和底座还有支架的插销,双手抱起滚烫的炮管,炮口一掉个,一颗炮弹就从炮筒子里面滑了出来。

接着他就冒着随时可能被炸成碎片的危险,捡起那颗炮弹狠狠地扔向了远方!

“轰——“

还没等那可炮弹落地,就炸开了!

很快,炮弹就被打光了!炮班的战士都抄起枪,成了步兵,就上了一线。

小张趴在战壕里,听着头顶的子弹呼啸着飞过时,发出的“嗖嗖”的响声。

浑身都吓得直哆嗦,两只手紧紧地捂着脑袋,蜷缩着身子,一动都不敢动!

就在这时,一发对面飞过来的流弹,击中了平时对小张关爱有加的炮兵班长。

子弹击穿了没戴钢盔的班长的脑袋,一颗7.62毫米的步枪弹,将班长的脑瓜盖给掀开了,白色的脑浆混着红色的鲜血喷了小张满头满身。

小张偷偷抬头看了一眼!

班长那死不瞑目的怒目而视的样子,立刻就让小张红了眼睛。端着自己的五六半看都不看就对着阵地前的敌人就疯狂的扣动扳机。

从那一刻之后,小张就成了一个真正的战士了。而且因为年纪小,又是从小在军区大院长大的,十分的机灵和顽皮,经常地搞出来一些让人苦笑不得的事。

一天夜里,安排他值班警戒的时候,这个混小子竟然偷偷地溜出掩体,来到里对面越军阵地不足百米的地方悄悄潜伏起来。

潜伏的地点是他早就看好的,他的目标就是一个简易的厕所。

最绝的是这个混蛋小子,对于进厕所的是一枪不放。可是只要出来一个,他就毙了一个。他选的位置很好,便于隐蔽和防炮击,等回到自己这边的阵地上的时候,愣是屁事没有。

就为了心里的恶趣味,这小子愣是在接下来的三天里,每天都这么干。让对面的越军不得不重新在阵地后面重新挖了一个厕所。

巴特尔大叔似乎不愿意过多的提起那些伤感的话题,接下来,只是与时俱进的说了一些比较热血,比较好玩的事情。

“迫击炮都能打的炮管红了!这又不是机枪机关炮之类的速射武器,怎么可能呢?”

“迫击炮算个屁啊!据说所知,当时炮兵师的130加农炮都被打红过好多次。听说是发生过炸膛事故的。只是我和他们不是一个系统,接触不多。”

“那这种大口径炮的炮管打多少发炮管会红啊?”

“没记错的话,应该是连续发射一千二百发吧!”

“我靠!听你这意思,这一门炮就连续打了一千二百发的炮弹?那还不得打个一天一夜啊?”

“很新奇吗?”

“那炮管打完不得废了吗?”

“差不多吧!为了安全肯定得换新的了。”

王勇很是有些不相信,一场战斗一门大口径加农炮就打了一千多发炮弹。这也太科幻了吧!绝对是吹牛不上税的节奏啊!

为了求证巴特尔大叔所说的是不是真实,王勇很快就驶出自己的杀手锏——小光,让小光给自己搜一下关于那场战争的情况细节。

结果很快就有了,虽然没说一场战斗打了一千多发炮弹,但是当时秉承着苏联大炮兵主义建立起来的华夏炮兵,那绝对是轻而易举地就孽杀了越军的炮兵,然后就全力支援一线的部队作战。

130加农炮仰角发射榴弹的射程在三十公里以上,可以在远离战场的后方为一线的战士提供及时有效的火力支援,是当时部队火力支援的主力之一。

当时的每一次战斗。几乎都是炮兵首先发言。以猛烈的地毯式炮击将对方的阵地掀的天翻地覆。

那气势!绝对是地动山摇,趴在战壕里都感觉整个山都在炮击中摇晃,似乎下一秒,整座山就会儿被轰击的垮塌一样。

华夏炮火猛烈到什么程度。如今,在越南北部的许多山上,当年被我们的炮兵轰成秃山之后,依旧还是一片光秃秃的。二三十年的寸草不生。足以见的我军的炮火之威。

一三零加甚至一五二加榴炮还不是最猛的,最猛的是一二二火箭炮。那家伙儿一次装填四十发大口径火箭弹,巴特尔大叔说他见过的最多的一次是一个火箭炮营的齐射。

那场面真的是瞬间就映红了半边天。火箭弹拖着长长地火焰,如同流星雨一般,一头砸向大地。

杀爆弹,燃烧弹,榴散弹,一个营齐射就将一个面积不小,草木茂盛的小山给剃了头了。

甚至于,有时候还能看到火箭弹和火箭弹在空中相撞爆炸的场面,可见火力密度是如何的密集。

365bet网址谁有还有就是为了能就近支援部队作战,除了给部队配备了大量的八二无后座力炮和四零火之外,炮兵同志们更是克服总总难题,将大口径的身管火炮还有五七,三七口径的高射炮推到敌人地堡几百米甚至一百米距离内平射,玩大炮拼刺刀!

这么做的结局大多都是同归于尽,可是却有效的减少了我攻击部队的伤亡。

可是就是在这样的炮火支援下,我们却付出的伤亡代价仍然可以说是惨重的。

据统计仅仅在第一次反击作战中,不算后面的两山轮战,我军的伤亡人数就达到了两万七千多人,其中阵亡的就有六千多人。

巴特尔大叔所在的排里,一场阻击战打下来,全排四十多人,活着的只剩下九个人还,勉强凑够一个班。

等到一次巴特尔大叔执行护送战友转移到后方医院医治的行动,在医院见到了浑身被包裹的跟个木乃伊一样的小张时,自己那个排就只剩下了他和小张两个人了。

而他们所在的那个连刚从国内出发的时候有一百多号将近两百人,也仅仅只剩下了九个还胳膊腿齐全的。

他们营上战场的时候有七百多人,可是一场战斗下来就几乎减员一半,最后回来的时候还不到二百人。就这还包括那些负伤,致残的。

也正是那场战争让国家高层开始意识到了十年动乱给军队带来的巨大危机,于是一系列的军事变革开始和改革开放的基本国策一样大张旗鼓的搞了起来。(未完待续。。)

ps:真的是不该忘却的记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