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二百九十六章王勇的决定

一顿饭王勇和书记聊了很多,聊过去,聊现在,也聊未来。大部分时候都是书记一个人絮絮叨叨地述说着村子从建国以来的苦楚和无奈。

对于目前村子的贫困面貌,肯定是不能仅仅只是搞一俩次捐助就能解决的。

要想彻底改变这里贫困落后的面貌,古语有云: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如果不能让这里的人们掌握一想能够让他们吃饱饭,生活的更好的本事或者说产业,捐助再多的钱也没什么意义。

王勇想了很久,结合本地实际,实在是找不到什么好的项目。一个缺水就让大多数的项目夭折了。

弄出一些抗旱的植物是没什么问题的,可是这对于解决本地缺水的问题却并没有什么打得帮助,只是改善一下当地环境罢了。

也许自己应该先想办法给他们解决生活生产用水的问题,这个问题解决了,那其它的问题就能够很轻易地解决了。

可是该怎么解决当地缺水的状况呢?

修水库?这玩意从长远来说倒是可以。可是远水不解近渴啊!修一个大一点的水库,在怎么也要一年时间吧?至于什么时候能把水库的水蓄满,那只有天知道了!

修水渠,从其他地方引水?这倒是个好办法,可是这个方法涉及到的人和物那就大了去了,根本就不是个人能干的事,那要国家,起码也要省一级政府统筹安排才行。

王勇很头疼,正在该想什么办法帮一帮这些贫困的地区的同胞们的时候,门外传来了一阵狗叫声,紧接着一个声音就传了进来。

“家里有人没?”

“呀!这不是张乡长的声音吗?”

已经喝得有点迷糊的书记一听到这个声音,惊声喊了一句,立刻就酒醒了大半。站起来,跳下坑,趿拉着鞋就跑了出去。

没过多久,就领着俩个人一块走进来。

“王勇啊,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们乡的刘书记,张乡长。”

“哎呀!你就是王先生吧,真是不好意思,王先生来到我们这里,都没能好好招待,真是抱歉啊!”

刘书记上前握住王勇的手。很是热情,开口就道歉。

王勇先是愣了一下,然后马上就明白了。肯定是那个小学校长张世平把自己给卖了,要不然也不会这么快就惊动了这两位地头蛇。

不过这种事情也怪不得人家,好不容易有人来这里扶贫帮困,这要是不告诉这二位,估计等王勇来过这里的消息传开了,那张校长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没事的,我们上级在我们过来的时候就要求我们要暗访。实际了解当地的第一手资料。对了,您二位吃了没,要不咱们边吃边聊?”

“行,那就麻烦了!”

这位刘书记倒是一点都不客气。顺着王勇的话就应了下来。

“媛媛,你再去车里拿点罐头和火腿肠,对了车里还有一个西瓜也拿来吧。”

桌子上已经吃的一片狼藉了,实在是不适合招待客人。王勇干脆让媳妇去车里拿点罐头食品和火腿肠之类的当下酒菜。和这二位刚来的地头蛇好好聊聊。

真要想要找出一个好的帮助这里的人民脱贫致富的方法,这二位地头蛇应该算是相当关键的人物吧。至少人家对这里的情况比一般人要熟悉的多,也知道这里最需要什么。

很快。媛媛和姚大姐把桌子上的一些残羹冷炙撤了下去,然后又把媛媛取来的罐头用盘子碗的盛了端上桌子。

王勇车里的罐头的品种可是很多的,光是鱼罐头就又四种。凤尾鱼,武昌鱼,豆豉鲮鱼,香酥银鱼。都是直接吃就可以的,不过都是凉的,所以媛媛亲自下厨,豆豉鲮鱼混着野菜炒了一盘子。

除了鱼罐头,还有水果罐头,酱菜罐头,像是什么金针菇,笋丝,榨菜丝,泡菜之类的,能有六七种之多。

另外还有腊肠,也被姚大姐用大葱炒了一下。腊肠混着大葱,经过加热之后,香气那叫一个诱人啊,让作为书记、乡长的这二位都开始流口水了。

“别客气,大家动手先吃点。”

“恩,香,真香!”

“好吃!”

“就着这个机会,我代表红土梁乡的乡亲们欢迎王先生的到来,咱们干一个。”

“别,别,慢慢喝,我还有些事想要和二位请教呢。要是喝多了,那就耽误事了。”王勇赶忙打断,自己刚才可是已经喝了不少了,也没必要了,何况还有事要和这二位商量。

端着酒杯的书记这时也想起来了,人家可是来考察的,和以往那些“大爷”们可不是一路货色。

以前来这里进行所谓的扶贫的那帮玩意,哪个不是让县大吃大喝一顿的伺候好了,才会很是不屑的丢出俩个钱来,什么时候来过这么偏僻的村子来暗访的啊?今天看来,这位王先生确实是与众不同。

首先,人家这次过来没有兴师动众,就两个人一台车。可以说是轻车从简了,与以前来的那帮“大老爷”们兴师动众,前呼后拥的确实不一样。

其次,人家过来是暗访,过来根本不先和政府打交道,而是下到第一线的农村获取第一手资料。就这么一个城里来的小白脸和小姑娘能够放下身份和农民打成一片,这可是真心的不容易。

最后,人家连吃饭都是自己出了东西的。这些东西虽然不知道要花多少钱,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肯定比这家主人家拿出来的东西要贵不少。

不说那些味道好得不得了的罐头,就是那两个大西瓜,在红土梁这片地方,能吃上一口的都少之又少。

因此刘书记对王勇很是高看一眼,王勇一说,他也就不再坚持。而是首先轻啄了一口杯中酒,之后举杯向王勇示意了一下。那意思,听你的。大家随意吧。

喝了一圈之后,王勇开始说起了正事。

“我们这次的来意,想来张校长已经和二位说过了。不知道您二位对于帮助本地村民脱贫致富有什么好的想法吗?”

王勇的这个问题一下子就让这二位父母官沉默下来。

对于本地的情况,他们这二位在这里干了半辈子的人可以说是相当的了解。这里的环境恶劣,交通不便,没有具有竞争力的特产和资源。

对于自己辖区的经济发展,可以说最伤脑筋的就是他们二位。不时不想法子,可是真的是没有什么好办法。

看着乡里的百姓们年年都被贫困煎熬的生不如死,孩子们读不起书,只能小小年纪就远赴他乡。为了生活努力打拼。即使这样,大部分人也无法彻底改变自己贫困的命运。

兄弟子侄们娶不起媳妇,有病的看不起病,过年都吃不起肉,这在这一片土地上太平常了。

可是没有办法,至少是自己是真的没有任何的办法改变这一情况。也不是没有过尝试,可是每一次的结果都是劳民伤财,最后大多数人人都认命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这样一则谣言。说这里就是被老天抛弃或者惩罚的地方。没有人或者什么办法能让这里的人民摆脱贫困的命运,过上好日子。

但是作为党员和本地父母官的刘书记是不信的,他坚信一定有办法让这些善良,饱经苦难的人民彻底远离贫困。真正的富裕起来。

从王勇和媛媛身上,他看到了希望。这是真正的来帮助这里的贫苦农民的,而不是来作秀赢得名利的,这一点。刘书记深信不疑。

365bet网址谁有“我也了解了一下,这里面临的最主要的问题就是交通和恶劣的环境。路呢,现在国家正在实施村村通公路的计划。我在中央也认识一些人,回去之后活动一下,争取尽快给咱们把路修通了。有了公路,许多目前面临的困境都会轻而易举地解决。”

“要想富,先修路吗,这个都知道。”

很显然大坡村的书记明显是喝多了点,肯本就没意识王勇说的这几句话能够给这里贫困难除的局面带来什么样巨大的帮助。

作为乡党委书记和乡长,他们当然明白王勇说得这事真要能办成,会给这个贫困的乡镇带来什么样的变化。

因此二人都激动的说不出话来,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此时此刻的心情。

路,早就想修了。可是作为一个国家级贫困县,作为一个年均人收入最多只有六百块左右的贫困乡镇,修路只能是想象一下罢了。

别说乡里,县里没有这个能力,就是市里也没有能力给所有的贫困地区把路修通了。

王勇并没有在意这二位的激动,而是继续说着自己的想法。

“除了修路之外,还有就是解决说得问题。我是这样想的,方法有两个。一个就是找一处地方建一个大水库蓄水,另一种方法就是引水,修一条引水渠,把其它地方的水引过来。”

王勇的话一说完,张乡长就是眉头一皱。

“王先生,我承认你说得方法是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决本地区缺水的问题。但是这两种方法都有点不切实际啊!投资太大了,肯本不是我们乡或者我们县能负担的起的。”

张乡长的话语里充满了无尽的感慨和无奈,说到底还不就是一个字——“穷”啊!

王勇当然知道这两种方法是要花费巨额的资金的,所以之前王勇才下不了决心。

不过一想到之前在学校里见到的那个黑黑的,瘦弱的张敏,那一头犹如黑泥浆过着乱发的脑袋,使得看起来远比正常的大很多。

唯有那一双充满了渴望的眼睛,让这个可怜的孩子看起来有那么一丝的生气。

这里似乎被遗忘了角落里,有着一群和我们一样的国籍,同样的肤色,同样的血脉,同样的渴望幸福的人们,在期盼着原本属于他们的阳光能够冲破乌云的遮挡,洒落在这片饱受磨难的大地。

王勇暗自在心里下定了决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