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二百九十五章来到大坡村

和张校长聊了两个多小时,王勇和媛媛觉得自己像是受到了一次心灵的洗礼。

这里的一切都是只存在于记忆中或者电视银屏,纪录片里。可是在现在这个高呼着我国有多少万亿的美国债卷,多少多少外汇储备的时代,在我们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今天。

在这里,或许还有其他地方,还有这么多的生活在贫困县一下的人们和他们的孩子在默默地忍受着煎熬。

他们有些人已经看到了走出这里的曙光,有些则是完全看不到未来,唯有一代一代的重复着生儿子,儿子放羊,再生儿子的故事。

临近中午,没等张校长张罗吃饭,姚大姐就突然冒出来,拉着王勇和媛媛非要请他们去自己家里吃饭。

挨不过姚大姐的苦苦哀求,两人只能开车拉上姚大姐赶去她的家——大坡村。

顺着坑坑洼洼的土路,颠簸摇晃了半个多小时,他们才来到了里红土梁乡所在地只有十里地左右的大坡村。

就这还是因为王勇开的是越野性能优良的路虎的缘故,要不然一般的轿车根本就别想进来。这一路还真的是大坑套小坑,坑中还有坑啊!

不提那路上一个接一个的都能有三四十多公分的深坑,就说那路面还没有两米五的宽度,配合上那满是深坑的路面,一般的车绝对是的开沟里上不来。

就王勇这样的好车,驾驶技术也绝对不差,都进了三次路边半米宽,四十多公分深的排水沟里。靠着路虎的强大动力和四轮驱动,这才没用召集人过来抬车。

等到了大坡村,一帮子闲的晒太阳的村里人看到竟然有一辆汽车神奇地开进了村子,那惊奇的样子就不用说了!

好多没见过汽车什么样的小孩子都纷纷跟着汽车一直跑到了姚大姐家门口。

而村民们看到姚大姐从车里下来,第一时间就全部都发出了一声感叹的“哇!”的声音。王勇估计他们恐怕实在感叹。这辆车怎么可能通过那段满是大大小小的坑的路呢?

对于村里曾经的首富,现在却债台高筑,不得不离开家乡跑到市里打工还债的姚大姐夫妇,村里人如今是很有优越感的。

姚大姐说起这事的时候,也是很无奈。在村民们的简单观念里,只要家里没有背债,那就是没钱也没什么。

至于出去打工?这里虽然离着着名的晋商发源地的晋省很近,但是很显然这里的人们并没有经商的天赋。他们一直紧守得是外面再好也不是家的古训。

整个村子除了被债务压得翻不开身的姚大姐夫妇,只有一户孩子当兵转业留在外面的人家走出了村子,再也没有回来。

和乡亲们打过招呼。说了一下王勇和媛媛是路上碰到,开车送自己回来看儿子的好心人。村里人都知道姚大姐的儿子出事的消息,不少人还都去卫生院看过。

村子里虽然有的事让王勇感觉他们太愚昧,但是他们的那种质朴却是让王勇感受到了传说中的农民的热情,淳朴和好客。

不用姚大姐开口,这些人就纷纷嚷嚷着这家有鸡蛋,我家有一只野鸡,我们家里还有一块肉,那边一家又说他们家里有什么蔬菜。

然后大家四散回家。没一会儿,姚大姐家里就堆满了乡亲们送来的各种食物蔬菜。

除了十来个鸡蛋之外,肉食只有一只野鸡和一块肥肉厚道有一巴掌宽的二斤多的大肉块。

至于蔬菜,也只有韭菜。去年留到现在的土豆,洋葱,长的小小的一看就营养不良的茄子和豆角,还有一些叫不上名字的野菜。连这个时候。北方很常见的黄瓜和西红柿都没有。

实在是怕自己媳妇吃不惯,王勇从车里拿出了火腿肠,好几盒午餐肉。豆豉鲮鱼,凤尾鱼和水果罐头,打开了也能顶上几道菜。

媛媛则是从车里拿出所有的糖块和巧克力发给围着汽车摸着不停地孩子们。

看着孩子羞羞怯怯地伸出一个个小黑手结果糖块,迫不及待地放进嘴里,舍不得吃的一点一点的添着吃的样子,媛媛眼圈一红,好悬落下泪来。

姚大姐招呼着王勇和媛媛进了屋,因为看到王勇抱着好几瓶矿泉水进来,连水都不用上了,就是上了,估计客人也喝不惯本地的浑水,干脆直接进了厨房。

原本王勇两人想要进去帮忙,被姚大姐硬生生推了出来。

哪有让客人进厨房帮忙的道理?

熬不过执拗的姚大姐,王勇和媛媛重新回到屋里,开始细细打量着姚大姐的家。

姚大姐家是三间村里少有的红砖房,只是因为孩子读书花光了家里的积蓄,这个外表很光鲜(至少在村里是很光鲜的)的房子里,地面还是土地面。

地面上被夯的很结实,一些坑坑洼洼的地方都用细土填过,看起来很是平整。

这间屋子应该是他们一家四口的卧室了。很北方的样式,一面是火坑,然后隔着能有两三米多的空间是几个木质的老式衣柜。

一个摆放着一台二十一英寸电视的电视柜恐怕就是最新潮的东西,可是这东西一看就知道是自己手工打制了。外表很粗糙,造型很是粗狂!不得不说,手艺很烂!

最让王勇和媛媛感到惊讶地就是那贴满了一面墙的,最少有四五十张的奖状。看名字,都是高凤、高龙。不用说这就是姚大姐家的两个孩子得的奖状了。

这第一次看到还真是壮观啊!太养眼了!无论是谁,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的奖状都得么瞪口呆,感叹几句吧?

反正王勇自己是被震到了,他自己从小到大,就连一张奖状都没得到过。

小学的时候是因为那时候,学校经费紧张,地也偏僻,根本就不会发奖状。

初高中之后,则是因为王勇的调皮贪玩,奖状这东西,跟他是绝缘的,绝对没有他的份。

所以对于那些期末的时候能够拿着一张或者两张奖状回家的人,王勇除了羡慕,就剩下嫉妒和恨了!

自己一张都没得到的东西,这里竟然贴满了一面墙怎么能不让王勇感到惊叹!

大概在屋里坐了快两个小时,姚大姐才开始端着盘子碗的开始上菜了。

绝对的都是农家特色菜式,除了那道蒸肉和土豆炖鸡块之外,其它的一看就是清汤寡水。

这里的农村人吃油都是很省的,虽然不是相声里抠门的地主那样一斤油吃一年还有一斤半,但也绝对是城里人想不到的节省。

这里人吃的油都是猪的肥肉熬出来荤油,至于植物油,很少都能吃到。因为那是要掏钱买的,自己做不来。荤油则是来自自家养的年猪,年底一杀,几乎所有的肥肉都会用来熬猪油。

全村人和王勇凑得一桌子菜,看起来是相当的丰盛。因为姚大姐的男人不在家,姚大姐请了村里书记和村长,还有一个家里哥哥过来陪王勇喝酒。

酒是王勇贡献出来的二锅头陈酿,让三个大老爷们喝的直叫好,频频举杯向王勇敬酒。王勇还没咋地呢,他们三个就躺下了两个。

最后只剩下大概是“酒精”考验的书记陪着王勇喝一口酒,就说一大段村子的苦,叹一声村里人生活的不容易。

按照统计数据,他们村子今年的人均收入也就五百多。全村去年几乎一半都是靠着国家的救济金,救济粮才熬过来的,要不然估计这些人能活下来的都没几个。

“咱们国家现在可是全世界第二大经济体,那一年的gdp都是好多万个亿。与其去买这个、那个国家的国债,便宜了外国人,还不如直接都扶贫了呢!”

王勇昨天晚上看到一个新闻,里面说我国买了美国多达一点三个亿的国债。这么多钱白白便宜了美国人,说白了还是自家国力不强,处处都要受到美国鬼子要挟。

比如金融风暴的时候,整个亚洲除了中国几乎都被美国的那帮子玩金融投机的家伙儿给打劫了一遍。

为什么中国能扛得住呢?那就是因为中国手里有大量的美元外汇储备和国债。可以有足够的资金和那帮家伙儿使劲对冲,甚至冲垮对手。

可是因为如此,国家被大量的资金都耗费在这一方面。如果国家真正的强横如美国,那根本就不用如此储备着大量的外汇和外国国债及其它债券。以至于都进入二十一世纪十多年了,国家还有生活的这么贫困的地方。

“哎!说到底还是我们自己没本事啊!这么多年了,似乎就没有几年是不用吃救济粮的。吃着吃着,这些人都吃上瘾了,整天闲着没事,除了下地干活就是在村子里闲逛乱窜。”

书记的话让王勇心里一动,这位还挺有见识和想法啊!无论如何一定是见过些世面的,要不然可说不出了这句话。

“看来您以前在外面待过?”

“恩,八零年当兵,八一年就去了南疆,和越南小鬼子干了一仗,**年复原转业回了老家当起了村长,之后是书记,最后更是成为书记村长一肩挑。”

“哎,其实越是像咱们村子这样的地方,越是应该多出去走一走,闯一闯,见识一下外面的花花世界。”

花花世界吗?书记抬头望向窗外,目光深远,似乎越过了高山大河平原,来到了那只存在记忆中的不属于自己的花花世界。(未完待续。。)

ps:十分感谢书友tong叶子的评价票,谢谢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