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二百零九章酒厂动工

第二天一早,天色刚刚泛白,王勇一帮人就迫不及待地开上车扬长远去,准确地说是落荒而逃。正所谓轻轻地我走了,正如我轻轻地来,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王勇走了,,静静地离开了京城,悄无声息的,没有让任何人送行,只是留下了一段越传越广的活神仙传说。正所谓哥虽远离江湖,江湖上依旧流传着哥的传说。

365bet网址谁有花了将近两个小时,王勇几人又回到了熟悉的家乡小镇上。车子一刻不停地直接驶向胖子家里,他们家里人早就等的着急了,要是几个人再不回来,几位老人肯定要杀向京城看孙子了。等到了胖子家楼下的时候,胖子的爸妈,小乔的爸妈,还有妹妹都等在楼下多时了。

谢绝了热情激动的众人的邀请,王勇和王倩在四位老人千恩万谢声中,狼狈地逃离了胖子家所在的小区,开车匆匆往家里赶。

“二哥,你看那是什么花?”

王倩突然指着路旁一株长满了一串串绿色的奇怪东西的树问道。王勇扭头开了一眼,就笑着回答道:“那是榆钱树,记得以前小学课本上还有一篇文章叫榆钱饭来着,你们学过没?”

“啊!这就是榆钱啊!我当然学过了,对了二哥,榆钱好吃吗?”

“这玩意有啥好吃的?早就没有人吃了。我们小时候,农村里条件有限,家里根本就不可能有多少闲钱给我们买零食吃。所以这满山遍野的免费吃食就成了我们童年最好的零食了。像这个时节除了榆钱,还有过一段时间的槐花。”

“不好吃吗?书上写的很好吃的样子啊?”

王倩皱着眉头,十分不解地问道。书上可是把榆钱和榆钱饭写的天花乱坠,好吃得很呢!让人想起来都会流口水,应该会很好吃才对呀!

“别想了,过一段时间樱桃该熟了,之后就会有吃不完的各种水果接二连三的成熟。杏。李子,草莓,桃子,桑葚,甜瓜,西瓜,葡萄,核桃,栗子,枣。山楂,梨,苹果,柿子,每个季节都有当季成熟的果子,对于孩子们来说,那时候才是最美的时节。”

王勇回味地想起,年少时,自己和大伟跟着王强他们屁股后面去各家各户院里。或明目张胆,或偷偷摸摸地去祸害人家栽种的各种各样的果子吃。到后来他俩就成了孩子头,成了组织者,也带着一帮人整天的在村里调皮捣蛋祸害人。

“呀!二哥。你说的我都馋了!咱家里那两颗樱桃树上的樱桃都有黄豆粒大了,他们还要多久才能熟啊?”

王倩十分向往二哥所说的那种生活,整天的山上山下的乱跑,喝了。饿了,就找一棵树,摘一堆的好吃的水果。哎呀!那绝对是所有的孩子们都向往期盼的生活。不用上什么补习班。兴趣课,天天的在村里山上疯玩,抓鱼,捉鸟,玩游戏,祸害人,多幸福的日子啊!

看到王倩陷入自己营造的想象之中,王勇没有出声打扰她。生活在城里的孩子永远都不明白,这种生活其实远没有她们想象中的那么好。收拾起心情,默默地开车向着家的方向快速驶去。

等远远地已经可以看到村子所在的山口的时候,王勇发现,村外那片被规划为酒厂的区域,已经开始动工了,机器的轰鸣声和各种其它声音,离着很远就传到了王勇耳朵里。一眼看去到处都是忙碌的人群和来来往往穿梭而行的车辆。

随着距离越来越近,王勇慢慢地开始减速,王倩也被着吵杂的声响吵得从幻想中醒过来,诧异地望着眼前的一切。

“二哥,这是怎么回事?”

王勇一边开车,一边不时的向外看俩眼。听到王倩的话,便给她解释起这处工地的事情。从发现酒窖,到请人来鉴定,再到约定在这里建一个古法白酒酿酒厂。之后干妈刘慧要见一个葡萄酒厂,正好二锅头酒厂面积足够大,就从厂子边缘划了一片给葡萄酒厂。

“哦!那以后等葡萄成熟的时候,我一定要过来亲手酿一桶酒。”

王倩满脸期待地堆王勇说道,心里已经开始憧憬着自己酿造的葡萄酒受到好多人的追捧,欲求不得,自己成为了一名享誉世界的酿酒大师。

“想都别想,葡萄酒酿造可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

“谁说的?我在网上看到好多的农家自制葡萄酒,连做葡萄酒的方法都有,很容易啊!”

“呵呵,你说的那是简单的农家土法,做出来的酒保质期很短的。真正的酿酒师酿制的葡萄酒那至少要一整年时间。从葡萄收获之后,除梗,破碎,分离,压榨,前酵,后酵,陈储,下胶,冷冻,调配,灌装,最后出成品。”

“哇!二哥,你怎么知道的?你好厉害啊!”

“你感兴趣的话,回家跟我干妈学学,她老人家是这方面的大拿,之前就一直在做葡萄酒的推广。对了好像她还和一群葡萄酒方面很有名的酿酒师,品酒师之类的一起弄了一个什么在这一行很厉害的协会。”

“真的吗?回家我就去找二婶。”说完这丫头又开始陷入深深地深深地憧憬之中。

等王勇将车停在自家门口的时候,王倩这丫头还没醒呢?还在幻想着自己成了举世闻名,受人追捧的葡萄酒酿造大师。幻想着自己酿出来酒也如酒中帝王康蒂尼一般一瓶酒卖出十几万美金。二哥天天追着自己讨酒喝,变着法得讨好自己。

“醒醒,醒醒啦!”

王勇在这个已经有点幻想症的丫头脑袋上揉了一把,将王倩梳理的一丝不苟的头发揉成了鸡窝一般。

“呀!二哥,你干吗啊!人家刚刚酿出了好酒,正想尝尝呢,你就把人家弄醒了。你就不能再等一会儿吗?讨厌死了!”

王勇哑然一笑,也不生气,正想招呼她一起进屋呢,就听见头顶传来一阵阵地的孩子似的叫喊声。

“讨厌死啦!”

“讨厌!”

那声音模仿的惟妙惟肖,不过王勇和王倩却是瞬间脑袋上就浮起一道黑线,同时大声喊道:“吊主!给我滚过来!”

站在大门楼上的吊主听出来了两个主人语气中的怒气,立刻聪明的扇起翅膀,大喊着“救命啊!救命啊!”飞向屋里求救去了。

这混蛋鸟的声音刚刚响起,二奶急切的声音就在院子里响起。

“怎么啦?怎么啦?吊主!谁欺负你啦!”

二奶话音刚落,就看见自己的宝贝孙女怒气冲冲进来对着自己肩膀上的吊主就过来了。只是还没等她靠近,吊主就张开翅膀飞到半空中,嘴里嚷嚷着:“救命啊!救命啊!杀鸟了!”

“好了,好了,倩倩别跟吊主一般见识啊!”二奶抱住王倩,嘴里劝着,头却抬起来冲着吊主打眼色。看的王勇直发笑,二奶这也太偏帮了!这幸亏是她最喜欢的孙女和吊主起了冲突,换一个人估计那就肯定是明目张胆地偏袒了!

二奶费了老大的劲儿总算是哄好了孙女,又把吊主叫了下来一通数落。之后王倩骄傲的仰着脑袋,做四十五度看天状。而吊主则是站在二奶肩膀上耷拉着小脑袋,假装着虚心认错。

不过王勇却发现这个除了二奶,别的人的面子都不卖的家伙儿,趁着二奶和王倩不注意,这个惹是生非的家伙儿竟然还不时地撇一眼王倩,从它那小眼睛里,王勇给明看到了蔑视,是的,就是蔑视,瞧不起,甚至还翻起了白眼!

老天爷!这是要成精了吗?

自己是不是要当一回天师,降妖除魔一把!不过这个念头很快被抛到九霄云外。要是真的敢这么做,二奶肯定第一个不答应。

看着两人一鸟,这场景怎么这么熟悉呢?王勇暗自嘀咕。接着就大惊失色了,一万只草泥马轰隆隆在眼前奔驰而过。这尼玛小时候有人被自己欺负了,然后跑到家里找自己父母告状的情形不就是这样吗?

正当王勇心里不断地挣扎着,到底要不要冒着二奶大发雷霆的危险,将这只妖孽收服或者一个天雷劈碎它的时候,王倩突然间发现了吊主的小动作,接着就被这只鸟那气人的眼神给气疯了。

于是乌云密布,电闪雷鸣,狂风大作。王勇一看,很干脆地选择远离这个是非之地,进了屋里准备向干妈问问酒厂工地的事。

来到客厅,却发现屋里只有王刚老神在在的躺在沙发里,手里拿着遥控器胡乱的按着换频道。连王勇进来头都没抬,自顾自得盯着电视屏幕。

“挺悠闲啊!”

听到王勇的声音,王刚这才抬头,看了一眼王勇,很难得地问了一句:“孩子没事了?”

“恩,没事了。对了,我干妈呢?怎么没在家啊?”

“哦,去工地了。昨天正式奠基开的工,两个工厂一起动工,二婶和一个外国佬去工地监督施工去了。二叔去了餐厅,说是有一批花今天过来,要赶时间,以最快地速度种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