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一一八章儿时的记忆(四)油炸糕

ps:感谢好哥的朋友的打赏,房子厚着脸皮再求几张票!有月票,推荐票之类的能给房子来几张不?

大伟哭丧着脸拎着两个大袋子步履蹒跚地走了。

可是他刚把袋子扔到车子里,还没等他喘口气,就看到王勇作为护花使者施施然地跟在两位美女身后两手插兜的回来了。

就在大伟都要气炸了肺,刚想发泄的时候。王静一句话就让他老老实实地上了车。

“赶紧上车,我们要去接王晗和王倩。”

既然是两个小姑奶奶回来了,对于从小就很心疼妹妹的王勇来说,这集肯定是赶不成了。不过,,她们俩怎么还要人接啊!没有车送吗?人王倩可是大干部的闺女,怎么可能连辆车都找不到?

“别瞎琢磨了,本来是王刚要送他们过来的,可是这家伙临时有事走不开,于是王晗就说自己带王倩坐高客过来。以前这丫头都是这么回家的,大家也没想着会有什么事就同意了。”王勇一边发动汽车,一边说道。

“那咱们这是去车站接她们?”

“不,先去胖子家里开那辆皮卡。俩丫头特意提醒说是带的东西很多,要我开皮卡过去拉东西。”王勇解释道。

“那么麻烦干吗?直接给胖子打个电话,让他直接开车跟咱们一起去不就成了吗?”

“聪明!我来电话了,你打。”说完,王勇就接起电话。

“喂,王倩?我这就往车站走了。肯定比你们俩先到一步。什么?好,好,行。我这就开车过去。嗯,两辆车都去!”

那边刚给胖子打完电话之后,正准备和王勇说一声的大伟听到这一连串的莫名其妙地话语之后。很是不解的等候王勇的解释。

“她们那辆大客车坏在道上了,让咱们去高速上接她们。这丫头让咱们到高速路口找哪里执勤的高速交警,说是大客车司机跟高速交警都联系好了,到时候交警会有车警车带咱们逆行过去接他们。胖子那怎么说?”

没等大伟回答,王勇就知道答案了,因为自己那辆至少是县里绝对绝无仅有的福特猛禽大皮卡已经轰鸣着出现在视野中,胖子这家伙很风骚地放下车窗正享受的看着周围人们羡慕嫉妒恨地目光。

两辆相当拉风的汽车一前一后赶到高速路口时,路口已经有好几辆同样是去接人的车已经等在那里了。王勇他们一到,还没等打招呼,一辆高速巡警车立刻拉响警笛。带着这六辆车组成的车队逆行在应急车道上往前方飞速驶去。

半个小时后,车队就一路风驰电掣一般的赶到了出事地点。很快就接上了在路边翘首期盼的王倩和王晗,不仅如此,来接人的六辆车每辆都多装上了几个,弄得那辆四十座的满载大客人一下子就剩下了十来个人。

而这时一辆救援车和一辆客车司机找来的转移人员的客车也慢慢地停到了这辆倒霉的汽车旁边。

365bet网址谁有等将那些搭车的人送到县汽车站之后,王勇和胖子才开着车一路疾驶向家里。家里的老人长辈们已经打了好几个电话了,不停地催问着,恨不得自己亲自过来看看。这也能看出老王家对这两个丫头的重视啊!如果是王勇估计也就是一个电话就完事了,绝不会这么心急火燎的一个劲的催。

在一个个电话的催促下。王勇和胖子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以最快的速度赶回了半山村王勇家里。二爷二奶已经等不急了,跑到门口不停地张望,等到四个丫头下车一人两个倒是分得清楚明白。

在四个丫头的搀扶下。二爷二奶趾高气昂,老脸都笑开了花的径直回了屋。

留下三个大男人大眼瞪小眼的看着满车的大包小包。不知道这俩丫头怎么弄到车站上车的,这么多的东西这托运费得要多少钱啊!

“看啥?搬吧!”王勇对着大眼瞪小眼地的三人说道。

三人跟个狗似的忙活半天将两辆车的大包小包搬到了屋里。这时王晗和王倩两人显摆的机会到了。不停地将一件件礼物送给大家。

二爷二奶还有张叔一人一个平板电脑,按二爷的说法就是“怎么又是大苹果啊!”

干爹和大伯都是一人两瓶二锅头特酿。据说是跑人家酒厂自己灌得。干妈和大妈则是一人一套化妆品。

之后就没了,让王勇睁大眼睛看了半天之后本来想着这两丫头能送自己什么的,傻眼了。没啦!真的没了?没自己的份!这心啊!哇凉哇凉的呀!

诶呀!对了!油锅还烧着呢!干妈大叫一声。立刻就让一群人手忙脚乱地忙活起来。有赶忙去厨房看油锅的,有急着端包好的油子糕的。等等,也许有人要问一声,这油子糕是什么东西?且听王勇给你详细道来。

这是本地农村过年时节必须要吃的一种食物,就跟大年三十要吃饺子一样,过年期间炸油子糕,那已经成了北方农民千百年来不变的一项传统。

油子糕又叫油炸糕,是一种用粘songmi(就是粘高粱磨成米)或者糯米粉和面包上馅料,一般都是豆馅的,有点像是城里的那种糯米团,麻团那样放进油锅里炸制成熟的一种吃食。

酥脆的外皮,软糯的的里层,加上甜甜的红豆馅,那咬一口,既有最外层那脆脆地的口感,在里一层就是软糯的另一层外皮,接着就是那红红的红豆馅料。

弄成了豆沙的馅料那叫一个甜啊!吃一口,甜到心里去了都!

小时候这种油炸食品那可是相当的受欢迎,因为这是只有过年的时候才能吃到的。平时可没有人家舍得做这种费油的很的吃食。一般都是一下炸很多,之后再吃的话,只要上锅蒸一下就可以了。一般都可以吃上整个正月。

不过这时候的油炸糕可不是刚炸的那种很脆的,而是热过之后变成了软软的,糯糯的,甜甜的,最关键的是没有那么油腻了。尤其是配上一碗酸菜粉丝,那感觉,让人无法相信啊!

每次每家炸了油炸糕之后都会送一些给关系近的亲戚朋友们。使得它成了农村里在过年期间拉近邻里亲戚关系的一道社交美食。只是现在这道美食不再是人人喜欢的了,不过这道社交美食却继续的发挥着它社交的作用。

虽然有好多人都不喜欢吃这种粘食了,不过每年过了腊月二十三小年就开始陆陆续续地有人炸油炸糕的习惯却并未改变。先炸的送一些给没炸的或者后炸的。或者出嫁和结婚单过的儿女们炸一些送给自己的父母,表示一下对父母的爱心。

这道美食在北方已经不仅仅是一道食物那么简单了,它是一种传统,一种关爱,一种亲情,一种友情。一种让人无法割舍的代表了传承的具有丰富意义的文化。

“哎呀!今天炸油炸糕啊!那我可得多吃点!”胖子自来熟地厚着脸皮说道。

“哎!好像没人留你吃饭吧!你怎么还没走呢?”大伟丝毫不留情面地逗着胖子。

“滚你!这又不是你家里,用的着你做主吗?”胖子很是不忿地嘟囔道。

“就是,大伟啊!你就别逗胖子了。你们今天都留在这吃饭,谁也不许走,听到没有?”二奶满脸笑容地说道。

“哼!”胖子和大伟两人互相瞪了一眼扭过头去,不理会儿对方。

“成啦!别闹了!多大个人啦!还跟个孩子似的!走,咱们先放几个二踢脚去!”王勇劝说之后提议道。

放炮竹对于男孩说那绝对是一个永远玩不厌的,憧憬到永远的事。不管是刚会走的三岁孩子还是七老八十的老人,放炮竹那都是过年时节的最爱。就像是二爷。都八十多奔九十的人啦,听到放炮竹那还会径直往跟前凑呢。

“那你们可要赶紧,我这第一锅的油炸糕可是都已经出锅了。”张叔看着这些兴致勃勃地小年轻,老小孩们说道。

“真的?那你们去放吧。我先吃两个油炸糕再说。”胖子听到油炸糕出锅了立马变节。

“来啦!油炸糕好啦!”王倩和王晗俩丫头勤快地各自端着一盘油炸糕进了客厅。

“哎呀!这玩意刚炸出来热,别烫到你们这细皮嫩肉的。赶紧给我,我帮你们端。”胖子殷勤地抢着去端盘子。

盘子刚放到桌上,这死胖子就抓起一个热乎乎新鲜出炉的油炸糕放进嘴里。烫的龇牙咧嘴的还舍不得放下手里的和嘴里的油炸糕。惹得王勇和大伟都不由的怀疑。这油炸糕有那么好吃么?

“尝尝?”王勇和大伟这两人同时的跟心有灵犀似的问了一句。互相打一个眼色,两人立刻就很有默契地各自端起一盘油炸糕,转身就走。

“哎!你们俩干妈?做人不能这么无耻吧!哎!给我留两个啊!王勇我可是客人。有你这么待客的吗?”

“也没你这么做客人的啊!”都没用王勇开口。从小配合惯了的大伟直接就回了过去。

“行啦!你们三小子别闹了!咱今天包的多,够你们吃的!”二爷对胖子很欣赏,真不知道这个厚脸皮的家伙怎么把二爷给收买了,这不又开始帮腔了。

正说着呢,王静和媛媛又各自端出了一盘炸好的油炸糕。这回不用抢了,三个大男人一人端着一盘油炸糕吃的那叫一个欢啊!

这吃东西绝对就是抢着吃才香!平时,要让王勇自己吃的话撑死也就是两个,可是现在,王勇已经吃了四个小孩拳头大小的油炸糕了,还没停住嘴呢!

“行啦?少吃点吧!再好的东西也不能像你们这么吃啊!”干爹看不过去,开口劝道。

这个时候,王勇和大伟都感觉很是肚胀,再看看手里端着的盘子。这是自己吃的吗?自己怎么这么能吃了?尤其是作为厨师的大伟,平时对于这种科学证明不是很健康的油炸食品可是从来都是敬而远之的!

刚看了今年春晚的小品,里面一句话让房子感慨万分。房子不是家,有爱才有家!可是有几个女孩和丈母娘能这么做呀!没房子,你自己完蛋去吧!还想娶媳妇?做梦呢您吧!房子刚供上一套房,这没买车呢,都找不到媳妇儿,怎一个惨子了得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