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一零四章同学小崽

()吃完午饭,王勇正在二爷的院子里,坐在二爷的摇椅上眯着眼睛晒太阳呢!一阵音乐声响起让王勇惬意的午后泡汤了。

那些冷漠的人谢谢你们曾经看轻我

让我不低头更jīng彩的活

“喂,哪位?“王勇迷迷糊糊地接着电话。

“什么哪位?我是你老姑父!没睡醒吧你?”老姑父赵振江的吼声将王勇从迷糊的状态中彻底惊醒。王勇赶紧跟这个脾气越来越大的老姑父解释。

“哎呀!是老姑父啊!你老有什么吩咐,外甥立马给你办了。“

“滚!你小子大中午的睡哪门子觉啊!赶紧来集市这里,有人找你。”说完,老姑父就把电话挂了。

话说老姑父自从提前退休之后,本来挺失落的,见谁都是爱答不理的。可是自从一群老哥们来村里弄了这么一个卖传统的吃食,玩具,各种用品,还有其他的老东西老物件之后。那不仅是身体越来越好,关键这脾气是越来越大。

以前见了王勇总是笑眯眯地,现在吗?尽管王勇的名气越来越大,可是到了赵振江这里,逮住了就是一顿训斥。根本不管王勇的什么权势,财富。

用他的话说就是我是他姑父,教训他两句怎么啦?再说了,我都退休了,不愁吃,不愁穿,儿女也不用**心,我也不用求他指望他什么,干吗不能说他,我管教他天经地义。

话虽很糙,但是这话传到王勇耳朵里,那是真心的高兴。因为王勇还真的怕将来随着自己名气越来越大,可能会有很多曾经熟悉的人会变得不在熟悉,甚至会感到陌生,这样的例子委实不少。但那确实不是王勇希望的。

一路连颠带跑的向村里的小集市赶去,路上好多村里人都打趣道:

“王勇,这是干吗去呀!这么急,是不是媳妇来啦?”

“不对,要我说呀,肯定是丈母娘来了,要不他能这么着急?”

“别扯了,如今能让他怎么着急的,除了他老姑夫赵振江还能有谁呀?肯定是赵振江又训他了。”

“恩,没错。除了老赵,现在别人可没什么人能让这小子这么急了。”

王勇也不理会众人的调侃、打趣和议论,直接就来到了老姑父的摊位旁。

一眼就看到那里除了老姑父外,还站着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上身一件价格不菲的皮夹克,下身一条黑sè西裤,脚上是黑亮的皮鞋。看上去还真是有些人模狗样的。

“小崽?”王勇看着这个昔rì的初中同学,失声叫道。

这小子在初中的时候,因为家里过的不是很好。加上发育的较晚,长得又瘦又小,经常的挨同学的欺负。

因为这小子和王勇在初二初三都是同桌,所以当时王勇和自己的几个死党可没少照顾他,就这样他也没少被一些同学,甚至是女同学欺负。

“行啊,还能认出我来。”小崽笑着看着王勇,似乎对于王勇认出自己一点也不意外。

“认出来顶个屁呀!我连你名字都忘了,就记得你叫小崽了。”王勇实话实说道。

“我大名孟庆丰。我可是一直记得你叫王勇的。”小崽装着一副伤心yù绝的样子说道。

“成啦,你俩别恶心人了。要叙旧自己找个没人的地方,别在这里妨碍我做生意。”赵振江嫌弃两人在这里耽误他做生意,开始赶人。他可不管你是不是什么老同学,话说这可都是他曾经的学生!

王勇赶紧拉着小崽进了村委会,离得老姑父远远的,来到自己的办公室里。

给小崽倒了一杯茶水之后,王勇这才打听起他的现状。说实话,真没想到当时那个身高也就一米五几,又瘦又小的小男孩能长到如今这般将近一米八的大个,膀大腰圆孔武有力的,不过王勇还是依稀的看出了他原来的样子。

原来这小子初中毕业之后上了一个中专技校,跟着一群同学混了三年。之后毕业出来找了一个工作干了没有半年,就凭借同学的关系,找了个机会在他们村的附近开了一个铁矿的选矿厂。

正好赶上这几年几年铁矿石涨价,这小子一下就发大财了。之后这小子开始迅速地又弄了几处选矿厂,那钱就跟流水一样往怀里搂。有了钱之后,这小子结识了不少的朋友,有官面的,也有社会上的,生意做的是越来越大了。

365bet网址谁有前年这家伙预感到铁矿要降价,就把手里的几个选矿厂全部出售,一个不留。之后果断的进入了房地产行业。如今他的公司在县里已经开发出来了一个小区,近千套房子全部销售一空。还有几十套商铺,这家伙jīng明的一套没卖,除了送了几套给几个关系户,全部自己留着出租。

今年这小子又在市里拿了一块地,正准备明年开发出来,再大赚一笔。看着他一副财大气粗的样子,王勇还真是那一跟以前那个穷的上学都要走路的穷小子连在一起。

“靠!那你现在可是大土豪了!“王勇很为这个老同学高兴。

“得了吧,我那生意虽然挣得是不少,可需要上下打点的地方太多了。到我手里能剩下多少?还是你小子舒服,连村子都不用出,在家里就把钱轻松地挣到了。“小崽很是羡慕的看着王勇说道。

“扭过头去,别用这种眼光看我。再看我,再看我就把你吃掉!”一句熟悉的话脱口而出,说得小崽,如今的有身份,有地位的大富豪两眼通红。

上学那会,小崽不止一次的用羡慕的目光看着王勇。每次王勇都是安慰他一番,后来实在被他给弄烦了,就学着当时的一个电视广告里的一句话跟这小子来上这么一句。

“哎!这些年我咬着牙,拼了命的挣钱。就是为了让那些曾经看不起我的人后悔,让他们在我面前给我溜须拍马……”

“停,我说你不会这么肤浅吧?哥们可是教过你不少的招的,你不会一招都没记住吧?”王勇打断了小崽的话说道。

同时王勇想起来初中毕业填报志愿的时候,小崽跟自己说以后一定要挣很多钱,让所有的曾经欺负过他的人都后悔,要让他们都为此付出代价。

王勇和大伟,还有胖子三个人就给他出主意等到了那一天怎么整这些人。大伟这家伙就说到时候天天请这群人吃饭。去最好的饭店,点最贵的酒,上最好的菜,让他们都羡慕死。

胖子这家伙儿更绝,这死胖子建议小崽到时候就把这些人都找到自己手下干活。给他们开高工资,让他们成天提心吊胆的生怕你那天把他们给开了。

当时一帮青chūn年少的小男孩给小崽可是出了不少的点子,哄得这小子陷入到自己的遐想里嘿嘿傻笑,连口水都留了出来。

这小子在去上中专之前,特意的用自己捡破烂攒了一年多的钱请王勇哥几个吃饭。最后喝的伶仃大醉,嚷嚷着混不好绝对不会来见哥几个。之后一个劲的说将来他混好了一定会报答几人。并且还非要让王勇起誓一定要把他说的话告诉已经去学厨师的大伟,让他记着自己今天的话。

“嘿嘿,现在田志强是我公司里的一个小头子,但是拿得是跟我的副总一样的工资。还有李静,这丫头跟她老公都在我公司里做事,还有那个……”小崽一连说了好几个初中的时候看不起他,经常欺负他的同学的名字,现在都在他的公司里干活,或者是他帮忙介绍的工作。

“是不是很爽,现在这群人是不是一见到你都是一副感激涕零的样子,整天的在你跟前说恭维的话。”王勇笑呵呵地问道。

“唉!”小崽叹了一口气,接着说道:“一开始我心里真是那叫一个舒服啊!心里想着你们也有今天。等着吧,那天老子气不顺了就把你们丫的开掉一个出出气。”

“你开了几个啦?”王勇装着很好奇的样子问道。实际上王勇知道这小子心地善良,没准到了那时候就下不了手了。

“开什么呀!现在都在我那干着呢!哎!你那什么眼神呀!信不信我现在一个电话就把他们全开了。”小崽看到王勇眼里就知道是这样的眼神,感觉自己很丢面子,大声的嚷嚷道。

“信你才怪,就你那揍xìng(xìng格的意思,本地土话)你打一个给我看看。”大伟的声音从门外响起。接着这小子推开门,大大咧咧地走了进来。一屁股坐到小崽旁边,屁股一顶,将小崽顶的往里去了一点。

之后俩个没出息的家伙儿就跟小孩子一样互相顶起个没完。看到这俩个没长大的家伙儿在哪里玩的高兴劲,王勇一拍脑袋大叫一声:“真是没救了!”

听了王勇的讥讽的话,两人一起对着王勇伸出了中指,正好王勇也向他们俩做出了这个动作。顿时十几年没见过面的老同学立刻就将所有的陌生抛到脑后,抛得远远地,变得一下子亲切起来。

“哎!我听说你现在混成大老板了?在咱们县里牛的不行啊!“大伟好奇的问道,很难想象当初那么一个胆小怕事,xìng格内向木讷的人竟然闯下了一份足以让这个国家大多数人仰望的成绩。

“怎么,就行你成为大厨师,我就不能当大老板啊!”小崽毫不示弱地反击道。

“呦呵,行啊,崽,会反驳了都,出息啦!”说完,大伟这小子一翻身子按着消灾的脑袋就往沙发上按。不甘心受压迫的人立刻开始反击,于是一场压迫与反压迫的大战立刻就进入了白热化。

最后,当王静来到村委会找大伟的时候就看到了这样的一副画面。三个大男人勾肩搭背,衣服凌乱,各个头发都跟个鸡窝一样的七歪八扭地坐在沙发或者椅子上互相瞪着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