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第九十八章涮火锅

()王大海跑回屋里在厨房找到正忙活着准备晚上大餐的王勇,将大家看到的竹子的生长情况一股脑的告诉了王勇。最后直接一句话:

“赶紧的找人多弄一些竹,竹鞭过来,我要把咱村里弄出一片林海来。”

王勇看都没看大伯,他能不知道吗?那可是二十几桶灵泉水,还有一滴宝贵的生命之水,要是没这个效果那才是奇怪了!

“行啊,我明天给YN的朋友打个电话,让他帮忙弄一批过来。”

“什么明天呀,今天就打,就现在打!快点,别磨蹭了!”王大海急不可耐地催促道。

看到大伯急得脸红脖子粗的,害怕自己再耽搁下去大伯就该发飙了。赶紧拿出手机给赵志军打了过去。

“二哥,我王勇。”

“我知道,你小子到家了没?”

“到了,这不打个电话给你报个平安吗?”

“行了,可别睁眼说瞎话了。说吧,找我有什么事?”

“嘿嘿,不愧是当将军的,这脑袋瓜就是好使!”

“你小子有完没完,赶紧的,我这正忙呢?”

“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想让你给我弄点竹鞭,我想在老家这里弄片竹林。”

“成,就这点事吧,回头我找人给你弄了送过去。就这样吧,我这还要开会去。”

听着手机里传来的一阵阵盲音,王勇无语的拿着手机吐槽道:真的假的,有这么忙吗?

“怎么样?”大伯在一旁问道。

“成了,他说找人给弄。放心吧,这家伙是个武jǐng的将军,这点小事对他来说太简单了。”

“那就好,成了,没你事了,做你的饭吧!对了,我喜欢涮火锅的时候涮腊肠,你多弄点。”说完,转身就走,一点留下来帮忙的意思都没有。

看到大伯就这么不负责任地走了,王勇是一点也不意外。自己这个大伯虽然长了一张好吃的嘴,但是却根本不会做饭,连煮个粥都能煮成米饭还是夹生的。指望着他帮忙做饭,还不如让他一边待会儿,省的添乱。

晚上的火锅,王勇准备弄两个锅,一个麻辣一个清汤。锅底料是张老爷子以前做好的,被王勇用袋子装起来放到冰箱里冻上了。现在直接拿出来倒进锅里就成了,很是方便。

“恩,等张老回来一定让他再多做点。不说卫生不卫生的,张老的手艺那绝对比超市里卖的那些袋装的火锅料好多了。”王勇自言自语地嘟囔道。

远在外地的张老连着打了好几个喷嚏,慌得大伟以为师傅感冒了,赶紧就要去找医生。气的张叔在他脑袋上拍了一巴掌,这小子才作罢。老爷子身手还这么利落,应该没啥大事。

涮火锅羊肉肯定不能少,王勇特意买了俩条羊腿,从上面切下来大概有三斤多羊肉。直接卖羊肉片倒是方便,可拿东西质量是真心的没啥保证。

将这些羊肉切成薄薄的肉片,堆满了两个大盘子。

话说幸亏这羊腿切下来就被放到冰箱里冻上了,要不然想切成这么薄的肉片以王勇的刀工可没那么容易。王勇的刀工可是被张老逼着练了好久才练出来的,就这还让张老好一阵数落,说他这手艺还比不上路边小火锅店离得师傅手艺好。

除了羊肉,王勇还准备了牛肉,去皮的五花猪肉。同样都是一样两大盘子,加上那两盘子羊肉一共得有十来斤的肉了,绝对是够吃了。

除了这些肉,王勇还准备了一些那种台湾小香肠和大伯准爱吃的腊肠。小香肠就直接装盘子,腊肠则是切片之后才装盘。这些都是王勇在市里买的,自己做起来太麻烦了!倒是等张叔回来可以忽悠忽悠,让张叔做一点。王勇心里坏坏地想着。

涮火锅必备的鸭血当然少不了,还有牛百叶,牛肚,还有村里人送的自己做的粉条。不过川味火锅里另一个常有的鹅肠王勇一直都是敬而远之,一点也没准备。倒是弄了一盘子猪肝,涮着吃,虽然没有熘肝尖那么嫩,但是也是别有一番滋味的。

接下来就是各种的蔬菜了。大白菜,圆白菜,生菜,油麦菜,土豆,萝卜,红薯,木耳,香菜,金针菇,……

看着眼前一盘盘的肉和菜,王勇却总是觉得少了什么?缺什么呢?

左看右看最后在冰箱里发现一块豆腐之后才恍然大悟。吃火锅怎么能少了豆腐呢?

满天的繁星升到天空,闪烁着点点星光。白天喧闹了一天的乡村静了下来,一股饭菜的香浓味道冲忙了整个村子的上空。

王勇家里的火锅宴也开始了。俩张方桌拼成一张大桌子,上面摆满了盘盘碗碗。火锅里的汤水正上下翻滚着,一股诱人的香气不断地散发着,勾得人口水直流。

“行了,开吃吧!都动筷子,小田你们别客气啊!想吃啥就吃啥,别外道了。”二爷开口了,之后大家开始纷纷动筷子。

“这火锅底料好啊!王勇,在哪买的?”田宇凡咽下嘴里的肉说道。

“恩,这麻辣锅吃着没那么辣,很香,还不口干,真不错。”大妈也附和道。

“这可不是外面买的,这是老张自己做的底料,我弄了几袋冻到冰箱里了。还有几袋,回头你们走的时候给你们拿着,回家直接用就成,很方便。”干爹曹伟解释道。

“对,回头走的时候给你们都带回去。”干妈也说道。

“那多不好啊!还是留着你们自己吃吧!”刘慧兰赶紧缩了一句,之后还瞪了一眼田宇凡。

“没事,等张叔回来再让他做呗。以后想吃了就给我打电话,回头我好好学学,争取学到手。那还不是什么时候想吃就吃啊!”王勇为了讨好老丈人,直接将他张叔给卖了。张老那是什么身份,在外面那也不是谁想见就能见的,也就是王勇敢说出这种大话。

“成了,喝酒!你们别争了,就向王勇说得,让他跟张老弟把这本事学到手不就行了。到时候想吃给王勇来一个电话就搞定。”王大海举着就被跟田宇凡碰了一下,之后一饮而尽。

“就是,这王勇可是你女婿,一个女婿半个儿,吃他顿火锅还客气个啥!”二nǎi也放话了。这话就彻底结束了这场关于火锅底料归属的话题。

“好吃,这腊肠真好吃。又香又甜。王勇还有没,回头给我送家去。”大伯毫不客气地直接吩咐道。

“还有几根,一会回家你拿回去吧!过俩天我再去给你买点。二nǎi吃这个小香肠,可香了!”

“这土豆也好吃,还有木耳。”

“我看还是金针菇最好吃,一点也不老。我在火锅店吃每次都塞牙。”

“圆白菜也不错,以前都是炒着吃或者凉拌着吃。没想到着涮火锅也这么好吃。”

“别光吃菜呀!都点吃肉,你看这肉还剩这么多呢?”二nǎi端着盘子就要往锅里放,坐她身边的媛媛赶紧接了过来,将剩下半盘子的羊肉全部倒进了锅里。

“是这菜太好吃了,这肉啊,就顾不得了!”

“要我说啊!还是现在生活的好了,人们都吃肉吃够了。”田宇凡感慨道。

“_可不是,以前我年轻的时候,家里穷。我记得去修水库的时候,在工地我一个人吃了六个大馒头。那馒头一个能比现在的三个大,就那样还挺不到下一顿开饭就饿了。”大伯用手比划着那馒头有多大,也不知是不是大伯太夸张,按他比划的,一个馒头都得有洗脸盆大了。

“可不是,我们那时候在工地干活的时候,做的馒头都跟小枕头似的。我自己最多的时候一顿吃了四个。”大妈回忆道。

“还真是,那时候我们一家一年才分一斤多油,吃肉那只能是想想而已,绝对不敢奢求。肚子里没油水,吃的再多也不顶饿呀!”刘慧兰也感慨道。

“啊!一斤油吃一年?”媛媛看着那盆麻辣的火锅上厚厚的一层油,吃惊地看着自己母亲。

“那时候买肉啊,都是要大肥的,最好是三指以上的膘,要是分肉就分给你瘦的,那不用说肯定你家成分不好,或者就是师傅看你不顺眼了。”

“现在你想要那种大肥肉都没地买了。到处都是瘦肉jīng和人工饲料养的几个月就出栏的外国品种的猪,那种长一年才杀的年猪现在可是稀罕货。不过这一年才给一斤油,那咋做饭啊?“王勇也加入进来。

“这算啥呀!三年自然灾害的时候,我跟你二爷一年都没发了半斤猪肉,我们每次做饭就把猪皮在锅里蹭俩下就算是放油了。”二nǎi这话让没经历过那个困难年代的王勇和媛媛惊得合不拢嘴。

这也太不可想象了,那做出来的菜跟水煮的有啥区别?虽然从网络上了解过一些那时候的事,可是这跟自己的长辈亲人亲口说出来的感觉完全不同,毕竟这主人公可是自己的长辈亲人们啊!

“那怎么不种点花生之类的,然后自己榨油啊?”媛媛将心理的疑问说了出来。

“呵呵,那时候所有的土地都是国家的集体的,吃饭也是一起吃,后来虽然分开了各家单独吃,但是干活中的都是大家一起干。如果你想要自己中点什么,那是要被割资本主义尾巴的!”大妈笑呵呵地个给媛媛解释道。

“自己种自己吃也不行?”

“当然不行,所有的东西都是集体的。怎么能让个人自己种自己收?后来那是六几年啊,家家都分了一点自留地,一个人才二厘地,当时我们家四口人还没分到一分地。”大伯感慨万分的给媛媛解释了一句。

“哎!那时候,不论丰年还是灾年,就从来没吃饱过?”田宇凡叹了口气说道。

“我们这里还好点,靠着大山。运气好了能弄到点野味什么的改善下伙食。就是这样那也是不够吃啊!我记得那时候什么都吃。白薯藤,玉米棒骨头,磨碎了坐窝窝头吃。”大伯有些回味地说道。

“恩,那玩意根本就没什么营养,还特别难吃。”大妈说到这里不由得嘴里咽了口唾沫,似乎这样可以好咽一点。

“还有白薯粥,那玩意吃的人都胃酸!”源源妈也补充了一句。

媛媛又迷茫了,不解地问道:“白薯粥?很好吃啊!甜甜的,饭店里都有卖。”

“我说的白薯粥可跟你们现在吃的,那是把生的白薯切成颗粒,晒干后放起来。吃的时候直接用水煮,就当米用。”刘慧兰解释道。

365bet网址谁有二nǎi也拉着远远地手说道:“那些白薯粒煮出来的粥都是黑sè的,一年又半年就靠这东西充饥活命。不过这东西在那时候算是好玩意了,虽然吃多了很难受。最难吃的还是白薯藤粉碎之后做的窝窝头,那个难吃劲儿……”二nǎi说不下去了,甚至罕见地在脸上罕见的露出了一丝后怕的样子,可见这种窝头真的给二nǎi留下了很深的印象。